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愉快的周末  

2012-10-18 12:55:58|  分类: 记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开车到了小县城的家里,没有了工作的缠绕,让人感到很轻松,踏实。
母亲也在家里,家里给收拾的干干净净,地板反着光亮,物品摆放的很是整齐。母亲是闲不住的人,在老家时刻在土地上忙碌,寄托内心,在县城的家里,这是钢筋水泥构筑的丛林,没有了土地,又在高层上,远离了土地,母亲就在不停的收拾屋子中寄托内心。
听说我要回去,母亲把菜都切好了,等着我回去做了吃。在西安的堂兄弟也要到小县城办事,开车在路上,就等着堂兄弟来了一块吃饭。
夜来了,街上的路灯亮了,昏黄的灯光里,小县城朦胧美丽,给人清幽的感觉。
堂兄弟到了小县城后,打了电话,我告诉了地点去接他们。去西安时,在堂兄弟那呆了许久,虽然分别一晃又过去了许多的日子,可是,却并没有冲淡那份亲情,见面后,分外的亲热,仿佛我们没有分开过。
和堂兄弟到了家里后,母亲就忙着弄菜了。堂兄弟是第一次到家里来,看了小屋后,觉得挺温馨的,和堂兄弟内心的远大目标,和那繁华的都市相比,这小屋真的都不算什么。但是,我知道,为了这小屋,我付出了多少,工作了这么多年就落下了这个小屋,有了小屋了,就有了家的感觉,有了落脚的地方,不再风雨中漂泊了,让人的心里还是感到满足,幸福的。
母亲把菜弄好后,堂兄,还有一样在县城里买了房子的老乡,母亲,孩子,妻子,我们相聚在一块,边吃,边聊。菜虽然不丰盛,但是,酒却是好酒,是堂兄弟带的说是一千多块钱的好酒,真的让人感到奢侈。不知道是酒的确好,散发着醇香,还是亲人团聚的那份亲热,让人的心里暖融融的。过了一会儿,一个同学来了,更增添了喜庆,觉得小屋里充满了温暖,让人感到温煦。心里就想,和母亲,堂兄,同学,老乡相聚在小屋里这是第一次,而且都在各种的生活中忙碌着,能相聚在一块的机会不多,心里就挺感动,觉得,这样的时刻,让人珍惜,而在日后,定是最美好,温暖的回忆。
第二天,早晨一早,母亲说想去离县城不远的城隍庙。那庙在河的中间,在一个不怎么大的坪坝上,河水到了这个坪坝,就被分流成了两条河,分别从坪坝的两边流淌,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历经了多少年,经历了岁月沧桑,无论这山间发过多么大的山洪,河水泛滥进了县城,而这个坪坝,和坪坝上的庙宇安然无恙,让人称奇的,让人觉得,这是庙里的神灵在起作用,河水就冲不了坪坝,和坪坝上的庙宇,否则的话,真的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自家人了。因此,这个庙宇就很有名,不但当地的人都知道,远处许多的人知道,慕名而来的。
我在多年前曾经进过去过,看了次戏,是免费的。后来,再没有进去过。去了后,知道要门票,母亲就说,想来烧个想香,要门票的话就不进去了。见如此,门口的僧人就说,不买门票也可以,买香和纸也行。于是,母亲和堂兄弟分别买了香和纸进去。
庙宇里,树木成荫,四面是围墙,围墙上,有许多碑文,记载着关于这庙宇的事情,可见这庙宇真的有年代,有历史。
庙宇的朝向,是对着正门的,一重,一重的,在两重庙宇间,就是场院,有树木,花草,流淌的溪流,给人清幽的感觉。树木的叶子不再是一色的绿,有深绿,金黄的,地上还静静的躺着落叶,给人肃穆的美丽。
母亲和妻子,堂兄弟就忙着烧香,在神像前下跪,默默的祈愿。我就在院子里逛,感受那份清幽,宁静。母亲让我也跪着祈愿,我说以后吧,因为总觉得,世界上本无神否,神否只在人的心里,人信的时候就有,不信的时候,就没有。神否,大概就是内心的一种祈愿,精神世界构筑出的虚幻的寄托吧。所以,只要内心里有那种寄托,给那人工而制作出来的神否跪不跪,祈愿不祈愿不重要。
在庙宇的最里边,有两棵高大的松树,树林三四百年了,树干粗壮,枝叶繁茂,枝条像龙一样游走,挺拔,苍劲,很有造型。我和堂兄,母亲,妻子就以松树为背景照了像,与松树相比,我们就显得渺小,猥琐了。是呀,与松树相比,我们都是过客。这松树存在的时候,没有我们,也许,我们离开的时候,松树还在延续。对松树而言,我不知道她的来路,也不知道去路。与自然相比,与松树相比,我们的生命,显得那么的短促,微弱。
从庙宇里回来,和堂兄弟一块去帮他办事。下午,那老乡喊去玩。弄了许多的菜,煮的火锅,边吃,边喝,边聊,气氛一样的热闹。
吃毕了饭,堂兄请着去了小县城里最好的歌厅去唱歌。喝着啤酒,唱着各自喜欢的歌。那些熟悉的歌声,那么样的打动过内心。听这些歌的时候,我们还年轻,而现在不再年轻,让人忽然感到世事沧桑。人不是曾经的人了,心境也不是曾经的心境了。一路走来,总想追寻什么,留住什么,可是,追寻到了什么,留住了什么呢。
夜深了才回去,许是酒喝多了,一觉醒来已是天亮,然后,又相约,一块去离小县城不远处的一个森林公园去游玩。
开车没有多久就到了,是在一个幽深的山沟儿里,山上树木的叶子,绿的深绿,黄的金黄,红的火红,绚丽,肃静。山沟儿里的公园,虽然景点都是人工造出来的,有湖水,有木头的亭子,屋子,有石子甬道,甬道的两边,盛开着许多的花儿,却也让人感到美丽。尤其在离开城市的地方,有这样一处清幽的地方,能让人的心静下来,什么也想,什么也不想,回归自然,融入自然。
进了一个木头屋子组成的场院,里边是个书院,四面都是木头的屋子,有溪流从场院里流淌而过,想在这样清幽的地方读书,写作,一定能进入境界。不过觉得,红尘滚滚,人的心里都在红尘中骚动,充满了欲望,能归于宁静,安于宁静的人很少了,也难。而这份宁静,一是造出来的,纵然人在宁静处,心却难以安静。
离开了公园,去另外一处的狩猎场。是石子小路,路的两边,是树木,树木的叶子金黄,路上也满是叶子,车经过的时候,叶子就开始飞舞,看着飞舞的叶子,让人感到秋天来了,季节深入了,寒冷马上就要来临,一年温暖的好日子不多了。
狩猎场挂的名头挺大,是国际的。可是,去了后让人大失所望了。在一块长满了草的荒地里,圈养着一些羊,一些我还不认识的什么鸡。说如果要打的话,羊一斤三十块。鸡一只二百八。打死一只羊,需要几千块,也吃不了。那鸡也让人感到太贵。最让人难以接受是,这些可爱的动物,鲜活的生命,在一声枪响之后就瞬间消失,总让人觉得残忍。
好的是看了之后,没有人提议说是要打。不打猎了,就在山里长大的我们,觉得沟儿里也没有什么看头,就提议说回小城了。
回到小城后,一路去的另外一个在县城里工作的老乡,在一个餐馆里请我们吃饭。都是特色的菜,味道不错。只是吃过了饭后,我们和堂兄要赶路,他要回西安了,我要回乡下的单位工作,他们也该忙什么就忙什么了,于是,就没有喝酒。
吃过了饭后,打过招呼,就匆匆离开了。让人觉得这相聚的日子过的真是快,让人感到愉快。而心里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少,日后,就成为美好的记忆,永远温暖着人的内心。
我们都是在各自的生活轨迹上运行的星星,瞬间的交织,就碰撞出温暖人心的美丽的火花,在这光焰里,让人忘却了生活的劳累,忘却了各自承受的痛苦,不快,而仿佛回到了儿时一样轻松,愉快。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