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世儿  

2013-01-31 13:57:42|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儿
  
  春天的时节,阳光明媚,温暖,群山泛青了,河边的野柳长出了嫩绿的新叶,小草也钻出了地面,到处都盛开着花儿,洁白的像雪,粉红的就像霞,山间,给人一中安详,幽静的感觉,大自然充满了生机。
  村庄里的人,也从过年的喜庆中,一点点的平静下来,年好过,要过平淡的日子了。
  人们都在自己家的田地里开始忙碌了。有的在把田地里的枯枝败叶聚拢,然后烧着了,燃烧后的灰烬是上好的肥料,烟就在袅袅的上升,飘散在村庄外田地的上空。有的人田地里的枯枝败叶已经清理干净了,在弯着要低着头,屁股撅在天上挖地。有的田地里,是用耕牛在耕地,犁地的人,一手扶着犁,一手拿着鞭子,时不时吆喝着,鞭子也甩的叭叭的响,牛时而也发出长长的哞叫,回荡在山间,分外富有韵味。后边,田地的主人就走犁沟里,拣没有挖干净的洋芋,泥土散发着芳香,在田地里过冬的洋芋,圆满硕大。
  世儿弯腰,低头,撅着屁股在挖着地。那块田地在山脚的转嘴处,不怎么平整,田地里也有许多的石头,不能用牛耕,每年只能人工挖。
  世儿前些日子把田地里的荒草点火烧了,现在准备把田地挖出来,过些日子种玉米,洋芋,或者黄豆。
  世儿的父亲早些年因病死了,母亲也在前几年死了。兄弟好多年前就出去混,后来在很远的地方找了老婆,给人家当了上门女婿,一直没有回来过。世儿没有找到媳妇,现在年龄大了,就不想找媳妇的事情了,就一个人过着日子。
  人活着,总要想办法生活下去,再没有依靠的世儿,只有靠自己的双手种地。
  其实,种地这事情,对世儿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世儿在村子里的学校里读了几年书,念不进,家里也根本没有钱供应,他就回家了,回家了之后,就开始跟着父母学种地的事情,小小的年纪,世儿就会种地,并知道什么季节种什么庄稼,什么庄稼怎样种。现在,年龄已经不小的他,什么风雨没有经历过,什么活没有干过?品尝过生活各种滋味的世儿,已经能顺应生活,承受风雨,用双手养活自己,好好的生活着。而唯有让世儿感到艰难的,是内心的孤独,煎熬。
  世儿在青春萌动的时候,也像所有的小伙子一样,做过爱情的美梦,也在心里偷偷的喜欢过女孩子,偷偷的和女孩子在院外的小河边,柳林里,芦苇丛中,玉米地里相约。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爱情的梦想落在现实的地面上,终究是破碎的,家庭的贫穷,加上不时袭来的灾难,家庭的变故,让世儿根本不可能在把他的爱情,修成现实中的婚姻,而相伴一生一世。
  一晃,世儿的青春岁月就逝去了,再一晃,人就不再年轻,成了大龄的人了,是根本不可能找到媳妇的光棍了。
  世儿的内心经历了破碎后的煎熬,尽管痛苦,看清现实后,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但是,世儿却感到内心的孤独,痛苦。尤其是在忙碌的干了一天的活回到空荡荡的屋子里的时候,尤其是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没有人在家给他烧着热水,做好饭等候他,夜里,也没有人陪伴他,和他说话,给他暖身子,更主要的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时常涌上躯体的本能也无法排遣,让世儿感到压抑,煎熬,憋闷,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世儿就和一个长的很肥胖,比他年龄大的女人好着。
  女人叫春儿,和世儿是一个村庄的,自从和世儿好上后,对世儿特别的好,给世儿洗衣服,给世儿做布鞋,家里有了好吃的,总是把世儿喊去吃。
  春儿的男人对女人和世儿的好,采取了顺从的态度。世儿从春儿的身上,获得了温暖,慰藉。
  春儿的男人身体瘦弱,单薄,春儿人胖,也干不了什么活,家里有什么活,世儿也去帮忙,手头有了钱了,给春儿用,也给春儿买一些春儿想要的东西。
  世儿虽然没有女人,在内心里,春儿仿佛就是自己的女人,在春儿那获得了女人才能给予的温暖,幸福的感觉。
  也就在这样的感觉里,让世儿找到了活着的动力,希望,也排遣了几许的孤独,寂寞。
  只是,村庄里的人都谈论,世儿作践了自己,怎么和那样一个比他大,又长的那么肥胖的女人好。
  世儿听着,心里也有些不平衡,但是,却也想,那些谈说的人,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他没有别的可以相好的女人,去青春萌动时,偷偷在村庄外相约相好过的女人,早就走出了他的生活,那些让他激动,带给他甜蜜,激动的事情,除了他的内心里记得外,早就消散在了岁月里,现在,他唯有在春儿身上,能寄托肉体本能的需要,获得内心的温暖,慰藉。
  
  
  就在世儿撅着屁股,弯腰在挖着山嘴那块乱石从中的土地时,枝子从村庄里走了下来。
  枝子是月子的媳妇,有两个孩子,都是女儿,都出嫁了,都嫁到了离村庄很远的地方去了,就月子和她过日子。
  枝子和世儿大不了多少,大概养的都是女儿,没有给儿子娶媳妇的烦恼,受的煎熬少,家里的日子过的也清闲,所以,枝子却显得年轻。
  枝子在年轻的时候,本来就漂亮,高挑的身子,乌黑的头发,梳着辫子,在肩膀上晃悠,眉毛很浓,眼睛明亮,深邃,鼻梁端直,嘴巴小巧,脸蛋白里透红,胸部就像小山丘一样,是柔美的线条,走到哪都是风景,追求枝子的男孩子很多,而在村庄外的山水间,也留下了枝子和许多男人的风流韵事。只是,最后枝子选择的是月子。
  月子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他就开始独自一个人过日子,在村庄里人的关系,帮助,引导下,枝子什么活都会干,日子竟然也过了下来。
  枝子跟了月子后,先后生了两个女儿。只是,在没有娶枝子的时候,月子还勤快,什么活都干,而娶了枝子后,人竟然渐渐的变得懒惰,种的田地,养活不一家,也挣不来钱,枝子有时也就只有下地去干活,只是,枝子也干不了什么活,因为长的漂亮,就有了优裕的感觉,人也怕干的活,就和月子懒到了一块。
  日子总是要往下过的,那些在枝子年轻时曾经相好过的男人,有些成家离开了,而许多依旧围在枝子身边,遇到家里有活了,就帮忙干活,身上有钱了,就偷偷的给枝子,图的就是能和枝子偷偷的在村庄外相约,获得肉体上一时的愉悦,满足肉体的欲望。
  而月子人懒,家里的日子难以过的下去,所以,对枝子的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然知道,也装作不知道,家里的日子就靠着枝子,竟然也过的下去。吃喝不愁,而且,枝子还穿的好,玩的好。
  虽然村庄里有人背后说枝子,但是,月子不管,枝子就是听到了,也不在乎,渐渐的,村庄里的人也就没有了谈说的劲头了,都是种自己的地,吃自己的饭,谁也管不了谁。
  只是,在孩子大些的时候,枝子收敛了些,山封了,国家给粮食吃,钱也比以前好挣了,月子找些门道能挣些钱,家里的日子好过了,轻松了,枝子也就不再和那些男人好了。
  那些男人,有的见在村庄里也没有出路,就去了外边给人当了后爸,也有见村庄里无望,就在外边一直漂泊着。
  在女儿长大了,有人上门提亲了,月子家的门槛就被上门提亲的媒人踏破了,家里的烟酒,各种好吃的,好穿的就多了起来,钱也不缺了,日子就悠然,滋润了起来。
  月子和枝子,就吃的好,穿的好,玩的好,真的是让人羡慕。虽然,枝子以前和许多的男人好,靠那些男人养活着,在村庄里名人不怎么好。但是,现在女儿大了,家里提亲的人多了,渐渐的热闹,兴旺起来,倒让人忘却了枝子的过去不光彩的事情,反而对月子和枝子羡慕了起来,家里有儿子的,对枝子的女儿有意思的人家,更是对月子和枝子殷切起来,以前,在村庄里被人看不起的枝子,月子,在村庄里一下子风光了起来。
  只是,这样的日子,也就几年的时间,随着两个女儿先后嫁了出去,很快结束了。
  虽然村庄里有人围着枝子的女儿转过,但是,枝子的两个女儿,最后都嫁到了村庄外的地方去了。而且办的出奇的利索,干脆,事情说好了之后,按照月子和枝子的要求,提亲的人家拿了彩礼,简单的操办了婚事之后,就把两个女儿先后嫁了出去。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淌,月子家里的烟酒,好吃的,都渐渐的喝完了,吃光了,那些钱,也一点点的用光了,虽然,在那些日子里,家里的日子过的特别的滋润,吃好了,喝好了,穿好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一切都散去了,那新衣服也破旧了,家里的日子,又陷入到以前那样的情景中去了,再不可能有两个女儿出嫁前后那些日子的滋润,风光,而是又像以前一样的拮据,就靠着国家给的粮食,一些补助的钱过日子,这让月子和枝子都不怎样习惯,尤其是当在有的时候,想要什么东西,需要挣钱去买时,就感到了辛苦。
  虽然枝子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却风韵犹存,而且还有了成熟的风韵。
  
  
  当世儿抬头看到了枝子后,心猛然间就猛烈的跳动起来。
  世儿看着枝子高挑的身子,富有风韵的样子,心里就有控制不住的冲动,枝子的模样,是比春儿更加吸引世儿,尽管春儿对他很好,给了他家的感觉,给了他温暖,幸福,慰藉了内心,可是,当看到长相比春儿漂亮,富有风韵的枝子,世儿的心里,还是被枝子打动,春儿在心里,瞬间就模糊了。
  在这村庄外的山野里,没有别人,只有头顶蓝蓝的天,温暖的阳光,四周连绵的群山,群山泛绿了,到处都盛开着花儿,在这宁静的环境里,也就增添了人的欲望。
  世儿的脑子里,也飞快的闪过多年前和枝子之间的事情。
  多年前,枝子还住在世儿老家附近不远的山沟儿里,世儿时常去那山沟儿里玩,虽然枝子比世儿大一点,但是,彼此之间似乎没有年龄的界限,在一块时,在只有枝子在家,父母都去山上地里干活时,就放肆起来,世儿就对枝子说着一些下流的话,枝子也不恼,就和世儿打闹,世儿也就在枝子的身上乱摸,有时,在枝子家草棚房子里,有时,在沟儿溪流边的草丛里,留下了世儿和枝子继续的疯狂和缠绵。
  后来,枝子家就搬到山沟儿下的村庄里去了,枝子在村庄里又有了许多新的相好,世儿和枝子因为距离的原因,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就淡了下去,化为了美好的记忆了。
  只是,想后来世儿的父母先后死去,家里也发生了一次火灾,把所有的东西都烧光了,就在村庄里买了一处房子,到村庄里居住了。
  枝子先是被许多的男人包围着,后来,家里的日子一点点过的滋润起来,再到儿女大了,枝子也就收敛了,不再和男人好了,世儿和枝子之间都没有故事。
  尽管世儿的心里在肉体和内心都渴望慰藉,满足的时候,也想过许多和他好过的女人,也想过枝子,可是,世儿没有靠近枝子的机会,只能把曾经美好的一切珍藏在心里,在没有地方能获得慰藉的时候,就和春儿好了,而且,好了许多年。
  在村庄外着寂静的山野里,让世儿没有想到,和枝子不期而遇,勾起了世儿多年前的记忆,也让他心里看着枝子富有风韵的身体,而猛烈的激动起来,心里升起一股暖流,四肢的力量,都往心窝里汇集,浑身燥热,仿佛第一次和女孩子幽会一样。
  就在世儿看枝子的时候,枝子也看着世儿,冲世儿笑着,那笑能摄世儿的魂魄。然后,对世儿说,世儿,在挖地啊!
  世儿嗯了一声。
  枝子又说,咋你一个人?
  世儿说,你也不陪我。
  枝子就说,死世儿。
  世儿说,你去哪,我陪你。
  枝子说,去下边山坡上的地里看看。顿了会儿,对世儿说,你春儿姐管着你,你敢跟我去吗?
  世儿说,你看我敢不敢。
  枝子没有接话,而是边走边回头的往下边去了。
  世儿的心里很乱,脑子里瞬间也想过春儿对他的好,给他做的鞋子,给他洗衣服,做的饭,带给他的温暖,幸福。但是,脑子里也想着和枝子曾经在一块的缠绵,脑子里满是枝子高挑的身子,饱满的胸脯,那摄人心魄的眼神,世儿控制不住内心里的激动,在矛盾了好一会儿后,世儿放了锄头,往枝子走的方向赶去。
  
  
  进了一个沟儿,在一面山坡上的坪坝里,世儿见到了枝子,世儿喘息着,是因为爬上山坡累的,也是见到了枝子后内心的激动。
  枝子见到世儿后,先是一惊,一愣,就冲世儿很是柔情的说,你跟了来,不怕你春儿姐。
  世儿说,不怕,不怕,想你呢!以后就有你了。
  枝子说,骗人的,我不信。
  世儿说,是真的,不信你摸我的心,这里是热的,在跳呢!说着,世儿就拉着了枝子的手,把枝子搂进了怀里,在枝子的身上乱摸起来。枝子有轻微的反抗后,就依着了世儿,也一样饿喘息着,心剧烈的跳起来,由世儿亲吻她,抚摸她,然后,就软了下去,和世儿倒在了坪坝上。坪坝上,满是嫩绿的青草,散发着清幽的香味。
  就在坪坝的青草馨香的包围中,世儿在枝子的身上疯狂着,在枝子的呻吟声中,在枝子像蛇一样的缠绕中,世儿的身体就飘荡了起来,获得了酣畅淋漓轻松的感觉,幸福的他有些晕眩。这样的感觉,是春儿给不了的,也没有的,是和春儿给予的感受不同的。
  从幸福的晕眩中清醒过来之后,世儿搂着枝子,静静的躺着,头上的天,那么的蓝,有云在悠悠的走,阳光好温暖,四面的群山,静静的立着,山上是充满了生机的绿,到处都盛开着花儿,洁白的,粉红的,空气中有花香,青草的香味,世儿感到好美丽,幸福。
  世儿就对枝子说,时间要是能停止,我们就一直这样在一块多好啊!
  枝子说,那你不想你的春儿了?
  世儿说,从今天开始,我只想你了。
  枝子说,骗人。
  世儿说,我说的是真的。还记得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在那沟儿里的事情么!
  枝子的脸就哄了,浑身燥热,眼睛睁的大大的,充满了柔情,对世儿说,你真坏,真坏。越发紧的依着世儿,世儿就紧紧的搂着枝子,内心里满是亲昵。
  枝子喃喃道,那时多好,年轻多好。
  世儿叹息着说,是啊!可惜的是,虽然有那些美好的记忆,却没有一个能陪伴我的女人,我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女人,一个人过着孤寂的日子。
  枝子说,你不是有春儿么!
  世儿说,不许再这样说了。
  枝子说,其实,也都一样,有了家庭也怎样,家里的日子过的一般,月子人没有出息,人懒,养活不了家。就那么辛苦着把女子拉扯大,不都成了别人的人了,自己还是自己,日子依旧还是得辛苦的过。现在女子是人家的人了,自己用一份钱都难,家里的日子还不是过的艰难。
  世儿就说,慢慢来么!一切都会好的。
  枝子就说,怎么能好。月子人懒,加上人也不再年轻,什么也怕做的,也做不了什么,挣不来钱了。
  世儿就说,只要你对我好,有我,我身体好着,什么都能做,能挣到钱,让你过好日子的。
  枝子就说,骗人的,还不是像其他的男人一样,在我的身上获得一时的满足后就忘了,男人我见多了,没有几个靠的住的。
  世儿就对枝子说,我说的是真的,相信我会对你好的。我也不再年轻,虽然没有自己的女人,但是,也希望找一个能真心换真心的女人。
  枝子就说,那你和春儿怎样办,春儿能答应么,春儿知道了后还不闹,我的日子咋过。
  世儿就说,她是对我好,但是,她又胖有老,我和她好也是无奈,但是,毕竟我和她也没有婚姻关系,也不受什么保护,我不想好就不好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骂让她骂去,不理她就行了。
  枝子不再说什么,像绵羊一样依着世儿,世儿搂着枝子,山里静静的,充满了幽静,世儿感到好幸福,脑子里也就憧憬着和枝子的未来。
  
  
  世儿回到村庄里后,春儿做了好吃的,等着他回去吃,世儿回去后,春儿就去喊世儿去吃饭,世儿说不饿,等会儿自己做了吃。这让春儿感到惊奇,以前世儿可从来不这样。春儿就盯着世儿,问世儿怎样了,世儿说没有怎样。见世儿冷冷的样子,春儿也就走了。
  世儿虽然感到春儿对他是真心的好,带给了他家的温暖,但是,世儿的心里已经有了枝子,再看着春儿肥胖的身体,心就不在春儿的身上了,也就感受不到春儿的温暖,对春儿也就没有感觉了。
  春儿回去后,心里很难过,也不知道是那做错了,世儿到底是怎样了。想不明白,就想,也许是世儿心里有事,过些日子就会好的吧!
  过了些日子,春儿很快就看出来了事情的端倪,也忽然间明白了世儿为什么忽然对她冷淡了,原来,世儿和枝子好上了。
  春儿的心里很痛苦。但是,面对世儿不再到她家里去,她去世儿那,世儿也不再搭理她,世儿对他一下子就冷淡了,春儿的心里也没有办法,春儿本想着哭闹,但是,却感到她没有哭闹的理由,村庄里的人会笑她的。春儿知道,她和世儿之间,如果没有了感情,冷淡了下去后,世儿和她什么都不是。
  春儿就只有忍受住内心的痛苦,逢到村庄里的人谈说起世儿时,就骂世儿,骂世儿不是人,也骂枝子,说枝子是狐狸精,是婊子,也说世儿就是图枝子长的好看,但是,好不了多长时间,枝子和多少男人好过,最后,又对谁真心好过,好到头了,还不是想哄男人的钱。
  任凭春儿怎样骂,怎样说,世儿听到了也装作没有听到,不理会春儿。世儿也对枝子说过,不要理会春儿的骂,枝子也就和世儿一样听到了装作没有听到,不理会春儿。
  春儿就那么骂着,心里难过时就骂,骂了许久的日子,骂的倦了,累了,也没有改变世儿,世儿对她已经死心,彻底不理她了,世儿和枝子火热的在一块,春儿也就不骂了,心里忽然间感到,别的男人无论怎样,都是靠不住的,就慢慢的收回了心,对自己的男人好,把对世儿的心,全部用在了自己男人的身上,虽然自己的男人瘦弱,但是,却也能支撑起整个的家庭,家里的日子离了世儿,也能过的下去。在一些日子后,春儿就在心里把世儿渐渐的忘却了。
  
  
  世儿一心就在枝子身上了。
  没有了女儿在身旁的顾及,月子也不管枝子,枝子就和世儿也不忌讳别人说什么的在一块。既然月子不管,村庄里的人也懒的谈说什么了。
  世儿给枝子买了新衣服,枝子想要沙发床,世儿也给枝子买了。世儿和月子之间的关系,也很是好,月子爱喝酒,抽烟,世儿就给月子买烟抽,买酒喝。有时,月子就借故有事不在家,世儿就和枝子在一块。有时,枝子就到了世儿的屋子里,两个人在一块,就像夫妻一样。
  枝子给予世儿的感觉,是不同于春儿的,是比春儿更美好强烈,这让世儿很快就忘却了春儿,春儿在心里,就彻底的淡了下去。这不仅仅是枝子比春儿漂亮,长的高挑,性感,充满了成熟风韵,更主要的是,在枝子身上,能让世儿获得更加强烈,美好的难以言说的感受。世儿就一点点的陷入在了枝子的情感里了。而枝子,也一点点的陷入在了世儿所给予的感受里,世儿年轻,比月子能给予更多的疯狂,让她获得美好的感受,让她的身子一点点的飞起来,在天空里飞翔。
  就在彼此给予的美好感受里,让世儿和枝子产生了浓烈的感情,无比的恩爱,仿佛夫妻一样,在有的时候,甚至无视月子的存在,世儿对月子好,月子也明白枝子想从世儿身上获得什么,那是维系家庭渴望的滋润生活的东西,所以,也就像曾经一样,不去管枝子,在这样的时候,也就视而不见,由世儿和枝子好去。
  在感情一点点的深入,深到化不开的时候,枝子就陷入在了世儿的胸怀里了,在缠绵过后,依偎在世儿的怀里,对世儿说,世儿,我不想和月子过了,想和你在一块。
  尽管世儿知道他也陷入在了月子的心里,爱上了月子,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就像和春儿在一块一样,图的是肉体和灵魂的满足,获得家庭的感觉,慰藉空落的内心。枝子的话,让世儿的心里一惊,对枝子说,这样不是很好么,就这样在一块不行么?
  枝子说,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块,就像夫妻一样在一块,让别人不再谈说,不再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谈论我们,而且,也能像别的夫妻一样,和村庄里的人正常的交往。
  世儿说,我们现在不是就光明正大的在一块,不顾及村庄里的人么!别人谈说,由他们谈说去,我们当没有听到。
  枝子说,我也不想月子有时还是使性子,老觉得有管束,有眼睛盯着,要是彻底的和他分开,和你在一块,就不顾及这么多,就更自由,幸福。
  世儿说,我们对月子好些,月子也知道,不会管我们的,我们一样能自由,幸福。
  枝子说,我还是怕,怕你一时的热情过了之后,就不要我了。要是我们能在一块,我就不担心了。
  世儿说,不会的,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我们永远会在一块的。
  枝子就说,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和我像夫妻一样在一块,和我结婚。
  枝子说,不是不想,而是许多的事情,没有这样做的理由。毕竟,你也生不了孩子了,不管结不结婚,像不像夫妻一样在一块,图的就是肉体的满足,灵魂的满足,这些我们都得到了,虽然有村庄里的人谈论,虽然感到有月子的监视,但是,只要不去管些,会处理事情,一样是自由的,能像夫妻一样在一块的。只要能这样这样一块,何必要那张结婚的纸。
  枝子说,我想要个名分,也想心里感到安稳,踏实。
  世儿说,名分是空的,只要心是相通的,就会永远在一块,不会分开,能安稳,踏实的。如果要像你说的那样做,村庄里的人会谈论的更多,会用别样的眼光看我们,你的女儿女婿怎么看待,更主要的是会伤害了月子,月子将来怎么办,他一个人也会孤苦的。人到中年了,何必做那么些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的事情,让别人谈说,异样看待的事情,只要满足了内心的需求就行了,还渴求更多做什么。毕竟岁月不饶人,不再年轻了,不能再那样折腾,最后,也落不了什么。
  枝子不再说什么了,而是低低的哭泣,世儿就给枝子拭去泪水,对枝子说,别哭,别哭,你应该懂得我的心,只要你对我好,我会永远和你在一块,永远不分开的。我没有找到媳妇,也没有别的女人,只要你对我好,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枝子仿佛懂了世儿的心,也理解了世儿,在世儿的柔情里,像小绵羊一样依着世儿。
  
  
  枝子想要什么了,世儿就给她买什么,家里有什么活了,世儿就去做,世儿就像枝子的男人一样,对枝子好。
  枝子的女儿仿佛也知道了母亲的事情,回来后也不说什么,把世儿喊叔叔,喊的特别的甜,世儿就给枝子的孩子买东西,给她们的孩子也买东西。
  日子,在几人之间,竟然也平顺的过着,让世儿获得了家的温暖,肉体和灵魂都满足。世儿在这样的感觉里,也不再想什么,渴求什么,感到未来的人生,就这样过下去,也满足了,幸福了。就一心对枝子好,月子好,对他们的孩子好。村庄里的人,渐渐的也默许了他们的事情,不再谈说什么。
  可是,在蓦然一天,世儿在山上干活回来,发现了枝子和村庄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块时,世儿的心里特别的痛苦,像刀割一样,眼前也特别的黑,心里一下就仿佛陷入在了黑暗中一样,看不到希望,内心里构筑的精神家园,瞬间塌陷,心仿佛被掏空了,什么都不剩了。
  世儿回去后,喝了酒,喝的大醉,然后去枝子家找枝子,责问枝子,另世儿没有想到的是,枝子对他说,他们也不是夫妻关系,世儿管不着她。世儿好想打枝子,但是,枝子的话,仿佛忽然间惊醒了他一样,世儿喃喃道,是啊!我们不是夫妻关系,我是管不了你,什么除了内心里曾经那美好的感受维系外,我们谁都不是谁的谁。而枝子又有了另外的男人,让世儿忽然间感到,枝子也许在他的身上,再找不到感觉了,枝子不再满足他,需要他了。
  想想多年的付出,让世儿的心里好痛苦,空落,但是,却没有办法去挽回什么,他好后悔当初没有按照枝子说的那样去做,没有想到,担心他会背叛她,最后背叛的竟然是枝子。
  世儿忽然想到了春儿,他当初为了和枝子在一块,对待春儿,不就是此时枝子对待他的一样吗?
  世儿就深刻体悟到了当初他背叛春儿,带给春儿的痛苦。
  现在他也只能承受这样的痛苦。
  夜里,躺在床上,感受屋子里无边的黑暗,世儿感到心里也陷入到了这样的黑暗中去,看不到光明。心里,就一直在想懵懂时,和那些喜欢的女孩子在村庄外的约会,想到了和春儿在一块的幕幕往事。世儿好想一直在懵懂时不长大可该多好,也想着,要是和春儿一直在一块也多好,现在也才知道,春儿是真心对待他,爱他的。只是,一切都成了过去,懵懂的时代不再复返,而春儿也收回了心,真心的对待她的男人,也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世儿就在痛苦里,不知道将来的肉体和内心在何处能找到慰藉,也不知道在哪又能找寻生活的希望。
  
  2013-1-21日草毕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