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小城名人  

2013-11-01 10:28:4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城名人

 

居住的县城不大,就在两条河的交汇处,依山,傍河而为城,城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真正的街道,不过算是弄巷罢了,在弄巷的两边,林立着楼房,都但是不是什么高楼,灰土土的,没有什么洋气,与别的县城相比,真的不过算是个镇子罢了。但是,小城里,应以为傲的,却真是这山,这水,而这又是别的县城所没有的,山,是连绵的峻高的山,山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木,随着季节的不同,而变化着颜色。因为山里没有污染,空气好,山头上的天,就碧蓝,碧蓝的,飘着几朵洁白的云,悠悠的,寄托了人一腔的幽情。城中流淌而过的水,也美,极为清澈,不同的季节,水也不同,冬天,是枯瘦的,水在冰下,或者干涸的白花花的河床上默默流淌,春天,和秋天,水是丰腴的,就像成熟的女子,散发着诱惑人的气息,夏天,是狂暴的,随着下雨,各处流下的水,就汇合到了河里,河水就暴涨了,没过了白花花的石头,在奔腾着,怒吼着,发出隆隆的响声,水也不再是清澈的,而是混黄的,从小城中奔腾而过,让人仿佛来到了黄河的岸边,亲历了黄河的伟岸,雄伟。

大概,真是因为这山,这水,也就滋润着一方人,虽然小城里人不多,才一万多人,就像大地方一个镇子的人多,但是,在小县城里,却聚集着一些名人。

当官的名人,是一方诸侯,人人知道,自不必说,经商的名人,有洋楼,名车,也人人知道,自不必说,我要说的,是在自己喜欢,或者懂得的领域的名人。

于是,我就知道了字写的好的,是一个姓廖的,那字的确飘逸,潇洒,每次回到县城里,遇到了,还聊一会儿。画画的好的,是一个姓张的,以前是个官员,现在退休了,依旧在画画,画的一手的好牡丹,栩栩如生。小城里,刚举行了歌唱比赛,一下涌出来了许多歌唱的好的,让县城里有了生机和活力。而文章写的好的,有多年的朋友,有后来结识的文友,有些散文,诗歌,也有写小说的,文章或恣意汪洋,或寄托一腔的深情,或者寓意深刻,都让人膜拜,每次回到县城,和他们在一块,是最快乐,轻松的时候,仿佛找到了知音一样,内心里有了共鸣的快乐。

只是,在写文章中,有一个人的名气特别的大,不过,他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认识的文友中的同类,他似乎是个异类,他不是写散文,小说,诗歌,而是写新闻,材料,与我们在文章中寄托情感,梦想不同,他是直接反映某件事情,搞定某个人。

这个人,在多年前,我偶然的机会认识的,那时,他开一个小诊所,我脖子上不舒服,散步的时候,见到了路旁的一个诊所,就走进去看,他看了之后,在脖子上摸了摸,捏了捏,就给开了些药。而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他诊所墙上挂的一副字,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阳春题写的。写的什么字,我现在忘了,只记得那字写的遒劲,属于狂草性的吧!虽然一心在文学上,痴迷的做着文学梦,但是,却没有忘却在梦想之外,关注窗外世界的事情,而了解更广阔天地的事情,那时没有网络,就靠电视,而电视里,我对央视达到了膜拜,崇敬的地步,觉得是那么神圣,说的就是圣旨。而对于《焦点访谈》,那犀利的报道,透彻的揭露事实,更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那时《焦点访谈》的记者,阳春当然就记得了,对于他能来这样一个小县城,而且到了这样一个小诊所,更是感到诧异。我就赶忙问这医生,阳春来过这小县城,来过他这诊所,这字是阳春题写的,他就点头说是,就是问阳春来小县城里做什么,他怎么认识,干嘛要给他题字,他只淡淡的说,县城里发生了那么大的洪灾,还死了人,阳春能不来么!至于他怎么认识,为何要给他题字,他没有说,我见他人一直严肃的,也不好问,就离开了。从此,就记住了这个戴着眼镜,精瘦精瘦,一脸忧郁的男人。

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直到在多年后,我才把这个人,和他的名字联系起来,和阳春给他题字联系起来。

原来,曾经和我在一块工作过的同事,后来嫁给了这个医生。再后来,县城里的一个局级的官员,因为什么事情,被这个医生弄住了,拍了资料,发到了西安的报社,最后上了电视,引起了关注,最后,这官员就因为这医生反映的事情就倒了。

那天,是在单位的办公室,和同事突然看到消息,然后就谈论起来,从同事们的嘴里,我才真正的把这个医生,和他的名字,以及他娶的老婆是谁的事情联系起来了。

大名就不好说了,这医生姓柯。虽然不写散文,诗歌,小说,但是,却写的一手好材料。大概我一直在乡下工作,去县城里买房都是后来的事情,进县城迟,了解的事情少吧!这柯医生在县城里,可是个名人,提说写作,绝对没有人会提说我的文学朋友,和我,而提说这医生。而在这之前,他已经做了许多在小县城里引起轰动的事情,不少的官员因为他而倒下。

于是,我就记住了小县城的这个写作上的名人,姓柯,但是,却与文学无关。

不过,从那次事情过后,听人说,这医生没有开诊所了,被县里的医院录用,进了县里的医院工作。

而从这之后,许多年没有听说过他再弄出什么事情来,大概有了正式的工作,在忙着治病救人。偶尔之间在街道上停车,却能见到他挎着个包儿在收费,就奇怪的问人,他不是当了医生了吗?怎么又在街道上收停车费。听人说,他妻子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上边照顾他,让他工作的空闲里收费补贴生活。

在前些日子,听人说,这医生又在网上弄什么事情了,我大体看了一下。而今天早晨打开一些大网站的首页,这医生弄出的事情,上了《中国青年报》,这下把事情就闹大了。网站上的文章,在首页配的有图,是他戴着钢盔,拿着擀面杖,在自己家电脑监控前的画面前,第二幅图是十万块钱,说是事件中的人为了摆平事情送给他的。

仔细的看了文字,大体的知道了来龙去脉,和这姓柯的老哥,在好好的当着医生时,为何突然有动了大怒,又做出如此惊天之举。至于他反映的事情具体如何,不知道,不评论,至于柯医生举动的具体目的,也不知道,也不评论。反正,小县城里,从此又多了一个名人,姓柯。这名人的名气,大概比此时小县城里任何人的名气都大,我们都仅仅在那个小县城里,而人家却是全国都知道了的,真是身在小城,名声在外。

不过,我总是有个疑惑,就是人做任何的事情,总是有自己的目的,纯粹没有目的,而打着行侠仗义,或者一心为公的事情,是让人感到虚伪的。打假斗士王海在走下神坛后,还原了本来的面目,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只是有感而发,不去评论什么,不卷进一些事情,和漩涡中去。以中庸之道处事,自己留一方安静的环境,平和的心情,然后,书写内心中喜欢的文字。我感到,如果我有爱,或者有恨,觉得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文化人,应该有文化人和知识分子的做法,我们的文字,无力改变某件事,某个人,改变社会,就算弄出了一件事情,搞到了某个人,仿佛就是为了私人恩怨一样,况且,就算一个人倒了,一样有人前赴后继。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给自己筑起一个生活的坚硬的躯壳,然后,用身心感受社会,用眼睛观察社会,把看到的人和事,用文学的手法表现出来,让人在温婉中,看清事实,得到警醒,也许,才真正能促进社会的进步。文学人,应该做文学的事情,飞蛾只能扑火,而明哲都会保身,保全了自身,才能做喜欢做的事情,也才有能力和精力去做。所以,在更多的时候,我都不愿意去眼看身边的人和事情,我宁愿看天,看山,看花,看草,在自然中,与世无争,保持自己的心性。这话,是说给老柯的,也是说给自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