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坏家伙  

2013-12-12 13:18: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坏家伙

 

每天,村庄里总时不时响起用喇叭喊着的声音,一会儿喊,菜来了,卖菜,卖水果。一会儿,是鸡来了,卖鸡。一会儿是猪娃子来了,卖猪娃子。那喊叫的声音,除了偶尔的本地人相近的口音,多是秦岭那边关中平原上人的口音,一听到那口音,村庄里的人就说,坏家伙来了,知道他们来卖什么了,需要什么的就赶忙去路边买。

这样喇叭喊叫的叫卖声,从早晨就喊起,断断续续的,一直到临近暮色才结束。以卖菜,卖水果的居多,其他如卖猪,卖鸡,家具,和其他一些日用品的也有,所以,虽然在小村庄里,但是,买生活用品都很方便,觉得与在城镇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些关中人来卖的东西,都很便宜。

听着那喇叭喊叫的叫卖声,听着他们嘴里说着坏家伙来了,边去到路边,在关中人停下的车旁,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有说有笑,挑挑拣拣,讨价还价的和气样子,在心里就想,为什么和家乡人一样,秦岭这边山里的人,都把关中口音的人喊叫坏家伙。而现在嘴里虽然这样喊,但是,只是对他们那样口音的人一个称呼罢了,用于和山里人的区分,并没有骂他们,说他们坏的意思,反而,不但不像对待坏人一样对待他们,提放他们,买他们的东西,和他们讨价还价,和他们有说有笑。

其实,为什么把秦岭这边山里的人,为什么把关中口音的人叫坏家伙,我很小的时候,就问过大人,大人说了一些翻越秦岭,去到关中时,曾经受过关中人的整治。还说了关中人到村庄里来做的一些坏事,说了哪些具体的事情,大都忘记了,只记得说过的一个故事,说关中人到了村庄里来,家里正在做油馍,让关中人吃,关中人说不吃,不吃,但是,到了最后却吃了两三个。于是,家乡的村庄里,就有了个顺口溜,坏家伙,吃有油馍,不吃,不吃,吃两三个。虽然说的只是一个吃油馍的小小的故事,但是,从这故事里,却折射出一个大的事实,仿佛通过这来说明关中人的不耿直,心计多,肚子里有花花肠子。

只是,在后来,我二姐嫁到了秦岭那边关中的一个村庄里去了,于是,在假期里,和空闲的时间,我就时常翻越秦岭,去关中的二姐家玩,从二姐夫身上,从接触的那许多关中口音的人身上,我渐渐的发现了关中人的性格特点,其实,他们并不像家乡人认为的曲折,有心计,不耿直,反而,他们才比家乡人更加的耿直,做事情不曲折,不委婉,是什么就是什么,虽然给人粗暴,鲁莽,狂妄的感觉,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了他们的直爽。比如,你到了关中人家,问你吃过没有,如果谦讲的说吃过了,那么,就要饿肚子,吃不上饭了。他们去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吃饭,有人问吃了没有,他们也会直爽的说,没有吃,饿了,赶快做,并且把想吃肉,甚至喝酒都会说出来。再比如,他们做买卖时,如果答应,说好的事情,是分毛都必争的,哪怕一分,一毛钱都不能少,该给的给,该收的收。他们耿直里,透出了粗狂,但是,也有心细,和善良的一面,我在二姐家的路口等车,只要有车过往,能坐,就一定会停下,把我捎到二姐的村庄里,再听说我是走亲戚的,就亲热的仿佛他的亲戚一样,把我送到二姐家。

也许,他们的太过耿直,不会委婉,直来直去的性格,让家乡人难以接受,也许,那粗狂的性格,太过耿直的说话,做事,也让习惯了委婉说话做事的家乡山区人接受不了,感到受了整治,而在有一点上,他们最看重的是外表上上的事情,住的房子一定要漂亮,坐的车一定要高档,穿的衣服一定要时髦,说出的话,也一定要豪迈。但是,在具体的接触后,才发现他们住的虽然是洋楼开的是好车,穿的时髦,说着豪迈的话,可是,吃的却是极度的吝啬,最喜欢的就是一碗面,去了客人了,也舍不得弄酒菜招待。而这点,对家乡这山区的人,是难以做到和理解的。所以,就说他们的坏家伙。

在寒风烈烈中,听着那关中人凄冷中的叫卖声,不禁让我想到了白居易的诗歌《卖炭翁》: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上一尺雪,晓驾炭车碾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赦,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这写的正是秦岭南边山区里人的生活,在那个久远的年代,秦岭那边的关中平原,是一个皇城,关中的人就沾了皇帝的仙气,过的是那神仙般飘渺优裕的生活,而秦岭这边的山里人,却为了他们的优裕的生活,承受着如此的悲苦。

但是,岁月流转,关中平原上的皇城,早就成了历史的记忆,关中,那曾经的风光,优裕不再,而秦岭南边的山区,随着高速公路,铁路修通,形成了便捷的交通网络,而这里因为秦岭的阻隔,成为了与世隔绝,荒僻,闭塞,贫穷的地方,却有因秦岭山而有了得天独厚的资源。有了这些资源,可以让他们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在这寒冷的冬天里,不见了秦岭南边山里的卖炭翁,倒见到了关中平原来卖东西的皇城人。

斗转星移,岁月流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荣辱,富贵,贫穷也在蓦然交替。而一切,都需要岁月来说明。岁月掩盖了那些烦嚣的,也挖掘出那些被掩埋的。只有岁月,才是一把最锋利无可匹敌的利刃,抹杀一切,又扒开掩埋,发现一切。在垂青一些人,也嘲弄一些人。

写到最后,交代一下,家乡这山区人是这样说着三个字的:坏(哈)家伙。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