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长坪  

2013-12-23 10:47:41|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坪

 

堂妹夫打电话,说蒿沟里长坪有个同学喊他去玩,让我也去。周末没有事情,有人相约着玩,总是好事,他们先乘车去了,我在后边也就开车前往。

因为那边菜弄好了等着,一路上我也就走的匆忙,只顾开车,来不及欣赏沿途的风景。纵然进了蒿沟后,面对蒿沟里的景色也没有欣赏,也大概是今年时常从蒿沟里经过吧,再美的景色,看的多了,就发生视觉的疲劳了。

只是,在到了一个叫两岔河的地方,过了河面上的一座小水泥桥,往那个叫长坪的沟儿了去时,因为是土路,路坑洼不平,也极为的狭窄,不得不慢了下来。

车买了以后,一直走的是水泥路,或者柏油路,走这样坑洼的土路是第一次,听着车咯吱,咯吱,前轮咚咚的声响,真的有些舍不得,心疼车,但是,想着相聚的热闹,也只能是辛苦了车了。

这样的路,是家乡多年前的情景,而这条路,多年前也走过。对蒿沟这条沟儿,虽然不是我的家乡,但是,我就像对家乡一样的熟悉,那是因为最初在镇子上工作,时常要到乡村里的学校里去查看,也因为后来,我的堂兄在这个沟儿里工作,我的堂妹夫也在这个沟儿里工作,堂兄在这个沟儿里工作时,我就在沟儿外不远路旁工作,下午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时常来沟儿里玩,堂妹夫在沟儿里工作时,我也来过沟儿里。再后来,有空的时候,或者从高速路回家,时常也要经过这沟儿。

但是,对蒿沟正沟儿之外的岔沟儿,像长坪,最初自己是在镇子上工作时来过,后来,跟了堂兄一块儿逛过,之后,再没有来。

我想到了十几年前,那时正一脑子梦想,豪情,也意气风发,想干一番事业,成就一番大事的我,来到蒿沟儿长坪的情况,第一次来,是走路来的,那时路,和现在的路是一样的,是坑洼的泥土路,也一样的狭窄,不同的是,大概沟儿里买了小车的人多了,路上的石头少了,用泥土填了坑,平整些了罢了。开车走在这路上,这路没有多大的改变,而路两旁的山,景色,河流,白花花的石滩似乎也没有改变,让我依稀找出记忆里的影子,一瞬间,就感到时间开始倒流,我看到了当初青涩,意气风发的自己,走在这条路上的情景,而一晃之间,这山这水,这路没有改变,而改变了的是自己,自己变得老了,当初的青春,豪情,梦想,早就湮灭在了岁月里,生活里,想想当初的自己,看看现在的自己,面对这方没有改变的山水,我真的不知道是应该受到嘲笑,或者自卑。

我知道,山水是不会嘲笑我的,山水就像佛,或者父母一样,始终用一样的容颜,一样的胸怀,容纳任何一个融入他怀抱的孩子,无论得意,失意,无论青春,或者苍老。

我也想着,和堂兄一块在这山水间逛的情景了。堂兄最初来,是由他母亲和我一块送来的,开始在长坪这沟儿里旁边一个岔沟儿里工作,那个沟儿叫天府寨,名字虽然好听,但是,去了后,让人感到荒凉。那学校,在很高一个山坡的坪儿上,学校旁边没有什么人家,四周是高高的山,头上是碧蓝的天,四周都空荡荡的的,真的宛若神仙,在天上一般,怕因此叫天府寨吧!如果作为一个看破红尘的出家人,这真的是一个好地方,但是,作为一个凡夫俗子,红尘中人,尤其又是年轻,充满了梦想,和欲望的人,呆在这样一个远离人群,尘世的地方,内心要受多少的痛苦和煎熬啊!

堂兄当时教几个孩子,教室里一切都是天然的,凳子,是很长的条凳,桌子,是树杈支起来的。条件虽然简陋,不过,对堂兄来说,似乎很满足,毕竟,在这里有住的地方,吃饭不愁,也没有过多的事情的缠绕,不用像呆在家里那些年轻人一样,下地辛苦的干活,而且,还能做自己的梦,这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堂兄在天府寨工作时,我去的不多,后来,到了两岔河工作时,我时常到他单位玩,因为在长坪,天府寨这沟儿里呆过,他人很熟,就跟了他进沟儿里逛。沟儿里的人对他很热情,往往弄了酒喝,喝的我们忘了山里的岁月,醉倒在沟儿里。

沟儿里还有个风景区,有一个接待中心,我跟了堂兄一块去接待中心玩过,也去了那风景去里玩,和家乡山里的景色没有什么差异,不同的是山更为的高大,树木参天,沟儿里很幽深,那石坎也高,挂起了高高的瀑布。只是,走了一程后,怕累,也怕离开了人群的寂寞,或者,这些景色我们都见的多了,就返回了。沿途,能见到那些从西安来的城里人,背着背包,艰难的行走在坑洼的路上,很是虔诚的走进沟儿里来游玩的情况。看着这些城里人的生活,我们的脑子里对那个叫西安的大都市充满了想象,那对我们来说,可是天堂一样美好的地方啊!在那里,可以让我们寻找到梦想,爱情,可以让我们找到精彩的生活,释放内心的欲望,和力量。只是,不明白这些城里人却与我们相反,要逃离城市,到这我们认为很普通平常的地方游玩,还要花那么多的钱。我们不懂这些西安来的城市人,正如城市人不懂我们一样。多年后,从城里又逃出来的我,开始懂得了这些逃离城市,不辞辛苦来到这沟儿里游玩的人了,那是看透了精彩,内心里已经没有欲望,回归到了平静中,于是,就想逃离喧闹,回归自然,在自然的宁静中,寻找内心的安然。而蒿沟,长坪,就是这样一个还没有被尘世浸染,远离喧嚣的地方。

堂兄后来没有教书了,离开了蒿沟,在家里呆了几年,就去了西安,然后,在西安一呆就是多少年。我不知道,呆在西安,切身体验了西安的生活,内心深处是否像那些城市人一样,厌倦喧闹,渴望宁静,内心深处一定特别的怀念蒿沟的生活吧!我依稀记得我们一块在蒿沟的许多人家喝酒的场景,依稀记得和他在蒿沟游玩的情景,依稀记得去了他的单位,在河边野炊时的情景,这些情景,想起来多么美好,只是,山水依旧,人已经不同,再难以找回了。多么渴望,在有空闲的日子,我们能一块到蒿沟,去那喝过酒的人家喝酒,去那逛过的地方逛,在河边支一口锅野炊,寻找年轻时我们的自己,和那时的情怀。

堂妹夫在这沟儿里工作时,我来过一次,夜里喝了酒,酒后去学校旁不远的一个潭边的平整的石头上玩,和堂兄一块儿也来过这里,石潭依旧,平整的石头依旧,就连平整的石头上那棵小树也依旧。和堂妹夫一块,让我找到了和堂兄在一块的感觉。

车在坑洼狭窄的泥土路上颠婆前行,我的脑子里满是回忆,心里满是感慨。自以为对蒿沟,对长坪很熟悉,可是,最后本来要往长坪去的,却错误的把车开进了天府寨的沟儿里。虽然,沟儿里路更为的陡峭,车轱辘爬的冒烟,但是,面对天府寨的景色,我仿佛找到了堂兄,和年轻时的自己,大概是因为堂兄的召唤,所以走错了路,却觉得值得,遗憾的是,堂兄在西安,没有随行。

从天府寨出来,我在路旁停了车,看着远方的山,那是白花花的石岩,送入了碧蓝的天空里,有些山头上,白皑皑的,那是白雪吧!而群山,则是在枯黄里,那岩石,那白雪,就显得更为的明亮,耀眼。天蓝的那么的洁净,就像处子的心田,我被这样的景色陶醉了。

欣赏了景色,待镇静下山来后,我又开车前往,没有多久,那熟悉的村庄,熟悉的一切,就出现在眼前,我的脑子里又开始回忆,感慨。只是,这时约我来玩的堂妹夫,他的同学,已经在等候我了,极为热情的邀请我到家,然后,立刻加入到了酒席中,开始热情的说话,放开了肚量喝酒,就像当初和堂兄来沟儿里喝酒一样,沟儿里的人,总是那么的热情,好爽。

只是,在边喝酒,边聊着我和堂兄的事情,边聊着我当初来这沟儿里的情景,在坐的人都因为太过的年轻,不认识堂兄,也不知道我们来沟儿里玩的事情。而我喝过酒的人家,如果去了那人家的门上,见了人,我能认识出来,人家的名字就忘记了,也就不知道怎样问。于是,在面对热情,美酒,陶醉在这样的气氛里时,内心了就有了遗憾,落寞,那遗憾和落寞,是内心的沉甸甸的记忆,没有人应和的空落,遗憾。我好想和堂妹夫说说我来沟儿里,和他去石潭边的事情,但是,他忙着和同学喝酒,我没有好问。于是,内心里只有遗憾空落罢了。

在坐的,除了我不是同学外,他们都是同学,真的让人羡慕他们了,人走出社会后,还能如此的重视同学情,有同学在一块玩,是多么好的事情啊!而我似乎没有这样的情景,小学的同学,似乎不知道什么同学情谊,许多不知道在哪儿,而在一块的早就被生活磨砺的内心麻木了,没有了情感,中学是在外地上的,自从分开后,再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联系过。而考上了学后,是在那个城市里上的,班上我们县就我一个,也像中学同学一样,分开后,就没有联系过。县里一块去上学的,外班倒有几个,回来工作后,人家倒看得起,喊我为同学,但是,人家当官的当官,不当官的也混到了县城里,就我没有一官半职,还呆在一个小村庄里像个要饭的乞丐一样,也没有那个档次,和机会像堂妹夫的同学这样在一块,于是,内心里只有羡慕,觉得,属于自己的,也许只有孤独吧!

我边喝酒,边在内心里想堂兄,也在对和同学喝的正开心的堂妹夫说,内心深处,一定要珍惜同学情感,和这相聚的情景,因为,这就是日后最美的回忆,有些事情,只有记忆,在现实中想找,再也找不到了。

时间不早的时候,我们都要回单位了,才离开。车缓缓的驶出长坪,蒿沟,我的内心里满是回忆,想着蒿沟,堂兄,感慨万千。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