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能人  

2013-02-17 16:50:0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人

 

在元元村,提起国子和玉儿,没有人不知道的,国子和玉儿,是元元村的能人。

国子在和玉儿刚结婚的时候,只是元元村很普通的人,国子是普通的男人,玉儿是普通的女人,国子和元元村其他的男人没有区别,玉儿也与其他的女人没有区别,都一样穿着普通,衣服上满是补丁,灰尘,吃的也没有什么差别,糊汤,瓜瓜菜菜的吃。一年四季,就忙着种地,家里也就有口饭吃而已。

国子的父母都死的早,早早的时候,就一个人过日子,在没有孩子的时候,玉儿就跟着国子一块种地,有了孩子后,玉儿就在家里操持家务,国子就忙着种地,一家人的负担落在了国子身上,要撑起一家人的日子,让国子感到有些吃力。国子不但要种地,让一家人有口饭吃,还要在种地空闲的日子里想办法挣钱,顾家里的油盐钱,有了孩子,孩子意外生病,以及其他方面的问题,需要花钱的地方多。国子就感到,仅仅靠他一双手,一个肩膀,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难以支撑起家里的日子,哪怕仅仅是有口饭吃,有衣服穿。

见种地没有希望,国子也就在想着其他的办法。但是,想了许多的办法,最终落在地面上都是空的,违法乱纪的事情,国子不敢做,正当的事情,却似乎没有。这让国子叹息,感到失望的,在焦急的时候,他恨自己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帮助自己的人。而玉儿家,日子也贫苦,父母都是老实人,也仅仅有口饭吃而已。国子想,玉儿当初能嫁给他,当初也许就是看到只有他一个人过日子,家里人口轻,加上他勤快,不却吃穿吧!而现在,虽然他再勤快,他一个人一双手也难以支撑起一家人的生活。因为,家乡这地方太偏远,贫穷了,土地就河边一绺,是沙石地,只长玉米,黄豆,洋芋,要想吃饱饭,得在山坡上开荒种地。挣钱的门道,也没有什么,抬头是山,低头是山,唯有的就是乘着种地空闲的日子,去山里挖野药材,偷偷的弄点儿木头,下套套下了牲口卖点儿钱,可是,这都是有季节限制的,不是随时能挣的,有时需要用钱的时候,只有去给别人家下苦工挣点儿钱。

国子在外边跑过,有点儿眼界和头脑,他倒想到了个好办法,能挣到钱,不用种地,也能让一家人不愁吃不愁穿的。那就是弄辆三轮柴油蹦蹦车,把山里人认为不值钱的东西,从家乡依山的坑洼的泥巴路拉出去,然后,把山沟儿外地方不值钱的东西拉回来,两头都能挣到钱的,还能偷偷摸摸的拉些木头出去卖,这样,就不愁挣不到钱,有了钱了,什么买不到,吃穿不愁的。

但是,国子知道,买那样的三轮蹦蹦车需要很多钱,对家里没有一份积蓄的他来说,这就是天文数字。这只是个美好的可以改变家人生活,命运的想法,却无法落实在地面上。

国子只有叹息,也知道仅他的一双手,种地无望,也改变不了家里人的生活时,对种地也就失去了希望,人倒变得懒惰了,让别人也感到没有以前勤快了。

玉儿在家,一天带着孩子,除了孩子睡了的时候,做饭,洗衣服之外,什么也做不成,于是,家里的日子,渐渐的就难以过的下去了,有的时候,吃盐都需要去借,粮食也不够吃,吃了上顿,就操心着下顿。地里的庄稼,虽然生长着,长的也不怎么好,还有许多的活要干,才能让他们能顺利的收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搭上新粮食下来。

玉儿除了唠叨国子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开始,国子就沉默着,不理会玉儿,而玉儿唠叨的多了,国子也就沉不住气了,就和玉儿争吵了起来,在争吵中,国子冲玉儿说,你以为我没有本事,不想把家里的日子过好啊!只是,我一个人,一双手,一个肩膀,要支撑起一家几口人的生活,我行吗?我也没有三头六臂。我倒是想到了个办法,能让家里的日子过的好起来,但是,有那本钱吗?

玉儿想想国子说的也是,一家人生活的担子,忽然就压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怎么能支撑的起来。也怕争吵让村子里的人都来了,也不好看,就止住了嘴。只是,国子说他想到了能改变家里日子的好办法,夜里,和国子在一块时,玉儿就忍不住问国子,国子沉默了好一会儿,给玉儿说了,说毕了,就叹息了,淡淡的说,这还不是个想法而已,哪有那么多的钱去买那三轮蹦蹦车。

玉儿也叹息了,心里也想,虽然这的确是个挣钱的好门道,但是,也的确没有那么多的钱去买那机器。

 

 

国子依旧在没有希望之中,用他孤独的双手,艰难的支撑着家里看不到希望的生活,在日子变得艰难时,面对吃了上顿,操心下顿的日子,听着孩子的苦恼,玉儿唯有的是没有希望的唠叨。懂得了国子的心后,明白唠叨也改变不了,国子一双手,孤独的身子任凭怎样奔波,也改变不了家里日子的艰难。而国子心里想的能改变家里生活状况的美好愿望,却因为没有钱而实现不了。玉儿也像国子一样,陷入到无望,叹息中去了。

而也就在这时,时常有山沟儿外地方的人,开着国子说的那样的三轮蹦蹦车来山沟儿里,把山沟儿外的东西拉到山沟儿里,这些在山外也许并不值钱的东西,在山里不但值钱,而且人们都非常需要。也把山沟儿里并不值钱,可是,山外的人非常需要的东西又收购起来,拉出去,真的是两头挣钱,生意非常的好。

来了后,玉儿也有这山外的人需要的东西卖给他们,也从他们那买些需要的东西。一来而去,就认识了,玉儿说不清的是,对这些人忽然莫名的热情,尽管家里吃上顿操心下顿,却热情的给这些人做饭吃,在这些人走不了想住宿时,就让他们在家里住。

没有多久,玉儿和这人熟悉了,就向这个山外的人诉说了家里日子的艰难,诉说了国子想改变家里生活的想法,却没有办法去实现。这人听说后,就笑着说,人都是先苦后甜,日子有了难处,是正常的,但是,人只要有想法,也总会实现,度过难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

玉儿就说,你真会说,度过难处,实现想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只是,要是有了你的帮助,也许就能度过难关,实现想法。

这人双眼盯着玉儿,玉儿不回避,也一样盯着这人,眼睛里倒又了火一样的柔情,这人就从玉儿的眼睛里,仿佛明白了玉儿的心,全身就燥热起来,心就激动起来。

夜里,玉儿给这个开三轮蹦蹦车的山外人弄了菜,喝了酒,国子陪着喝,玉儿弄好了菜后,给孩子喂饱了奶后,孩子睡了,也来陪着喝。玉儿喝不了酒的,但是,为了国子心里那能改变生活的美好想法,为了家里的日子能挣脱艰难,她就撑着喝,辣出了眼泪。

国子似乎懂得了玉儿的心,而也感到,想改变家里的生活,实现他的想法,孤独的他们,唯有的也就是这样的办法了。

在酒喝到了一定的程度时,国子就说有什么事情,就离开了家。离开后,国子的心里很疼,他想到了初见玉儿时的一幕,玉儿那么的清纯,娇羞,脸上飞满了红晕。也想到了和玉儿从别人介绍,到走入婚姻的一幕幕,和玉儿都梦想着未来幸福,圆满的生活。玉儿和他一样,都特别的要强,用自己的双手劳动着,创造着,改变着生活。可是,却因为有了孩子,玉儿不能和他一块去劳动了,他一双手,在家乡着贫穷的地方,怎么也支撑不了一家人的生活了。

夜里,国子就在村庄外小河边的芦苇丛中躺着,想着和玉儿的过去,想着夜里玉儿和那个山外的开三轮蹦蹦车的人将要发生的事情,心里难过的落泪。但是,想着从今天夜里后,他将不再用自己的双手种地了,将能一点点的按照能改变家里人生活的办法而生活,家里的日子会因此一点点好起来,国子的心里,就像漆黑的夜里,用了隐约的灯光,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因此而欣慰。

国子走后,玉儿和那个山外的人没有再喝酒了,那个山外的人从玉儿的眼睛里,热情里,从国子离开的举动上,就明白了一切,但是,他却不敢主动表现出来,而是在国子走后,就佯装喝醉了,玉儿就去搀扶他,进入了屋子里,玉儿和那个山外的人就倒在了一块,玉儿把他的身子交给了这个山外的人,这个山外的人,也在玉儿的喃喃细语,万种柔情中,获得了特别美好的感受。

第二天,国子就没有再去种地,而是跟着那个山外的人一块走了,那个山外的人教他学开三轮蹦蹦车,说带他去山外看看,开看眼界。

没有多久,国子就会开三轮蹦蹦车了,对外边本就熟悉,在这个人的指点下,就更加的熟悉,也更明确了贩运那些东西去山里能挣钱,把山里哪些东西贩运到山外能挣钱。

每次来山里后,把东西卖光了,这个山外的人就住在国子家,玉儿给弄菜,喝酒。国子也就说有事出去了,不再睡在芦苇丛中,而是睡在三轮蹦蹦车上。想着和这个山外人一块挣的钱,家里的日子因此一点点的改变,吃喝不愁,还给玉儿,孩子,他自己都买了新衣服,心里倒不怎么难过,而是对生活有了希望,憧憬,越发的接近他的想法而高兴,欣慰不已。

国子没有车,也没有本钱,这个山外的人对他也很仗义,两个人一块跑车,挣的钱了两个人对半分。而且,夜里和玉儿在一块缠绵时,玉儿的柔情,玉儿的呢喃往往会感到他,这个山外的人也就很是豪爽的掏出了钱给玉儿。

国子挣了钱了,也舍不得花,都交给玉儿,在过了一些日子以后,和玉儿在一块一数,让国子的心里激动了,玉儿也激动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而这些钱,不但能实现国子的想法,还能改变家里的生活,家里的生活,因此将发生改变。

 

 

国子买了三轮蹦蹦车后,玉儿就再也不理那个山外的人了,国子也不跟他一块了,渐渐的,那个山外的人来的也少了,就不在来元元村做生意,元元村的生意,国子就做着。

国子通过和那个山外的人在一块跑车,已经熟悉里山里和山外的行情,知道山里人需要什么,山外人需要什么,往往通过很低的价钱,收购到山里的东西,来到山外,有把山外价钱很低的东西,拉到山里,两头挣钱。在这之外,国子还偷偷的砍木头,把木料拉到山外,更挣钱了,他不再挖野生的药材,就收购别人挖的药材,也很是挣钱。国子不再种地了,靠种地生活,国子按照他的想法生活着了,在这样的生活道路上,不但吃穿不却,而且吃的好,穿的好,家里也不缺钱花了,家里的日子,就像燃烧起来的火焰,轰轰烈烈的了。

国子家的生活,让元元村的人羡慕,也有人谈论,国子能过这样的生活,不是凭他的本事,而是靠女人玉儿的本事,和那个山外人好,挣了钱,才买了蹦蹦车,要不是玉儿和那个山外人好,要不是那个山外人,国子怎样都不可能这样生活,家里的日子没有这样红火的。

人们尽管谈论,但是,却改变不了国子的生活,国子听到了,也装作没有听到,忙着他的生意,家里的钱,就哗哗的进,人们也就谈说的没有劲头了,倒又人羡慕国子家的生活了。

国子家的生活,从国子不再种地,有了蹦蹦车贩运货物做起生意后,一天一个样子,很快,就成了元元村日子过的最好,最惬意的人家了。

加上元元村的人从谈论,到羡慕,更是让国子得意的。而也就在国子得意的时候,却出事了。国子偷偷拉木头的事情,被上边的人知道了,到了元元村里来查,这可把国子和玉儿吓的不行,害怕被罚款,把辛苦挣的钱罚光了,而更害怕的是,没收蹦蹦车,或者把国子拉去坐牢。怕是怕,事情来了,就像在贫穷时没有人能帮,而在富裕时,遇到了事情也一样没有人帮,只能靠国子和玉儿自己了。

国子跑车山里山外跑了这么些时候,见过一些世面,遇到一些事情。而家里的日子能好起来,能达到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想的道路生活,也幸亏了玉儿的灵性。于是,虽然事情来了,上边的人来了,国子却并不慌张,就好烟,好酒的买了回来,玉儿也就给这些人陪着笑脸,忙着去弄菜。上边来的人,嘴巴上虽然说的硬,也来势汹汹的,可是,当玉儿弄好了菜,国子把好烟好酒都上上的时候,嘴巴也就软了下来,那汹涌的来势,也就像洪峰过去了一样渐渐的平静下来,加上玉儿话说的那么的甜,目光充满了柔情,来的人就没有什么话说了,让国子象征性的交了点罚款后就了解了,然后,就上桌子喝酒。开始国子陪着喝,没有多久,国子就有些醉意了,玉儿弄好了菜就陪着喝,玉儿心里灵性,早就知道来的人谁是头儿了,和所有的人都喝了之后,就喝头儿喝,话说的越发甜,眼睛盯着头儿,充满了火。头儿就让手下的人喝好了吃饭,吃过了饭后,先去车里等着。国子故意把孩子弄哭了,然后说出去哄孩子,去一下就来,也离开了家,去蹦蹦车里呆着了。

都走后,玉儿依旧和那来查他们的头儿喝酒,玉儿说的话,能甜死人,眼睛的目光充满了诱惑,渐渐的就和头儿贴在了一块,头儿早就明白了玉儿的意思,内心的火早就燃烧了起来,拉着玉儿走进了屋子里,把玉儿放在床上,就在玉儿的身上胡乱的摸起来,在玉儿的身上,获得了比抽烟,喝酒还惬意的感受。

结束后,从屋子里出来,经过村庄时,玉儿对头儿不停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了,要多照顾。头儿打着官腔,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玉儿说,关照什么,做什么事情要放小心些,犯了事情,该罚的罚,该抓的抓。玉儿没有再说什么,内心里明白头儿的意思,从他的眼神里,从他外表虽然生硬,却能让她感受到温度的话语里,玉儿就明白,头儿这话是说给村里人听的,国子以后该做什么,还是能做什么,只不过是要小心些罢了。

从这以后,国子不但没有停止偷偷的弄木头,反而胆子更大了,弄的更多了,只不过是小心的多,隐蔽的多。那检查的头儿也时常来元元村,来了后,当着村里人的面,训斥着国子,罚国子的款,最后,依旧是到了国子家,吃烟喝酒,最后又偷偷的和玉儿在一块缠绵,把当着村里人面罚的款都又给了玉儿。

村里人的眼睛尖,心里也明,很快就看出什么来了,知道玉儿就像当初和那个山外人好上了,才挣了钱,买了蹦蹦车一样,玉儿有和那头儿好上了,现在,有了那头儿撑腰,弄木头不会有人管的,管也是当着人的面,哄人的眼睛的。

但是,这次村里没有多谈说玉儿和头儿的什么事情,而是谈说着国子家的日子,以后就是村子里最好的,以后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而在若干年后,事实也的确像村里人预感的一样,国子家在村里是最好的,修了楼房,不再看蹦蹦车了,家里大车,小车什么都有了,钱也多的用不完。

元元村的人,都特别的羡慕国子家的生活,而一旦提说起国子和玉儿,就说他们是能人。

2013年2月17日草毕

 

 

本故事纯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