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回家过年  

2013-03-06 13:23:1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过年

 

橙子和妻子妮子早早的就做着回家过年的准备了。

橙子和你自己在农村的家里结了婚,有了孩子,把孩子带到了能走路,会说话的时候,实在感到农村的家里没有什么希望了,就准备出门打工。

虽然橙子人勤劳,什么都能做,但是,在贫穷,偏僻的家乡,橙子在贫瘠的土地上,种不出金子,在连绵的群山里,寻找不到宝藏。妮子虽然人也一样勤劳,尤其能做的一手的好菜,嘴巴也能说会道,为人处事灵活,能做到四处逢源,但是,被孩子捆着,而且在家乡这地方,就像丈夫橙子一样,没有发挥能力的地方。

村子里许多的人都出门打工了,能离开家,出门的中年人,年轻人几乎都去外边打工了,村子里就留下了老人,走不开的中年人,和很稀少的孩子,村子显得空落,荒凉了。家乡村子带给不了橙子和妮子希望,留不住他们,于是,橙子和妮子也就把孩子放在家里,让橙子飞母亲领着,他们离开家乡出门打工了。

橙子和妮子没有离开家乡村子多远,到了县城里找活干,如果混不下去了,随时可以回去,家里有个什么事情了,也能照应。

开始,在县城里去,妮子找了家餐馆给人干活,端菜,洗盘子的,橙子就找些出力的零活干,什么能挣钱做什么,在建筑工地干过,遇到一些零碎的出力的搬运到活儿也干活。虽然苦,累,竟然也养活了两个人,还挣了些钱,攒了些钱,在县城里生活了下来。仔细一盘算,比在家乡村子里种地强,就在县城僻静处租了处房子,房价并不贵,有了居住的地方,就像鸟儿有了窝,心里安心了,踏实了。妮子的餐馆管饭,也管住的。橙子吃住得自己想办法,租住了房子后,妮子就准备在租住的地方住,也回到租住的地方自己做饭吃,让那餐馆给加点儿工资。橙子不忙的时候,就自己做饭吃,忙的时候,妮子就在空闲的时间做饭等他回来吃。两个人的小日子,在县城里竟然过的平顺,而且挣的钱也一点点的多了起来,妮子和橙子就做起了梦,将来能在开个店,自己给自己做,再能买套房子,把父母接过来住,孩子也到县城里读书。

这样想,橙子和妮子也这样努力,心里的梦想,也就一点点的实现了,在县城里两个人开了家菜店,橙子进货,妮子卖,生意很是好,手头有了钱了,就在县城里买了房子。

有了房子,装修入住时,橙子和妮子的父母都来了,看着新房子,很是高兴。只是,他们都说习惯了农村的生活,不习惯城市里的生活,住不了楼房,怕不了楼,最主要的是不习惯城里人不来往,不窜门的生活方式,还是回农村去了,孩子就跟了橙子和妮子,在城里读书了。

而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许多年了,想想当初在家乡呆着无望,就那么空手离开,到现在,有了自己的小店,也有了房子,想想这些年的收获还是很大的,橙子和妮子的心里都特别的激动。只是,一晃,就到过年了,两个人在心里才想起来,自从那年离开家,就从来没有回家过过年,其间回去过,都是有时,匆匆的回去,匆匆的走,在家里连夜都没有过过。那些年没有回家过年,那是因为打工的店里过年不放假,也是因为,自己刚开了店,要看守着店。而现在,房子有了,店里的生意也做顺了,孩子也到了城里来上学了,似乎是走出了家乡农村,告别了农村,成为城里人了,橙子和妮子忽然想着回老家去过年。

自从离开了老家后,在城里过的这些年,过的都很简单,单纯,在县城里没有亲戚,也没有什么朋友,过年前买些喜欢的菜,过年的时候,做了随便吃,吃过了饭后,就看喜欢的电视节目,过年的时候,电视的节目办的很是热闹,在电视里,让他们感到了浓浓的暖意。街道上,时不时有放鞭炮的,烟花的,还有玩狮子,灯笼的,橙子和妮子就去看热闹,从那热闹的场景里,也感受到了年的气氛,忘却了身在他乡的孤独,寂寞。

而孩子来城里上学后,一块过年时,有了孩子,就更增添了气氛,看电视,一块去街道上逛,孩子见到什么都好奇,就跟着孩子一块玩,也感受到了年的气氛。

自从想着回老家过年时,橙子和妮子就开始准备,给家里准备买的东西,给橙子家里人的,亲戚的,给妮子家里人的,亲戚的。该买的东西都买好了,虽然花了许多的钱,但是,想着回老家过年的热闹,喜庆,心里却感到暖融融的,也舍得。

在橙子和妮子的记忆里,家乡过年时,特别的热闹,小的时候,老早就盼望过年,就掰着指头数着日子,终于把年盼来了,家里贴上了对联,挂起了灯笼,他们也穿上了新衣服,就在院子里约了伙伴在一块玩,互相炫耀着自己的新衣服。下午里,家家都放鞭炮,吃团年饭,桌子上的菜很丰盛,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边吃边喝边聊。吃过了年夜饭,夜来了,打着灯笼,满院子的跑着玩,院子里就是他们活泼的身影,嘻嘻哈哈的笑声。一直玩到累了睡,有的时候,彻夜不眠。凌晨的时候,院子里挨家放鞭炮,鞭炮声吸引了他们小孩子,就到放鞭炮的人家门前,等人家放毕了鞭炮后,哄抢落在地上没有响过的鞭炮,在日后有引子的就点燃了放,没有引子的就用锤子砸响,在过年的日子里,虽然大人不放鞭炮了,但是,院子里却时时能听到鞭炮的叭叭声。橙子和妮子现在还能记得过年时的情景,还记得和那些伙伴在一块玩的热闹情景,院子里过年时的喜庆气氛。

有几次过年,院子里还来了唱戏的,在一家人门前搭了戏台子,戏台子前黑压压都是人,有院子里的人,有附近村庄赶来的人,戏台子上依依呀呀的唱,戏台子下人们专注的看。在戏台子旁边,有卖麻花的,父母就买了给他们吃,虽然看不懂戏,听不懂戏文,但是,依偎在父母的怀里,吃着麻花,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橙子有,妮子也有。

再长大些了的时候,不像小孩子一样的盼望过年了,过年时,橙子就在家里忙着贴对联,挂灯笼,父亲上坟了,也跟着父亲一块去。妮子就帮着母亲做着活,当着小手做饭。过年时,也一样的要穿新衣服,只是,不再像小时候满院子的跑着找伙伴玩,打着灯笼,在院子里四处走动,看着那些小孩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童年,心里感到暖融融的。橙子就找了关系好东西玩,妮子就在家里,有女孩子喊去玩,也跟着去玩。在新年来临的时候,有人放鞭炮了,虽然去看,但是却不像儿时一样去抢落在地上没有燃过的鞭炮了,看着别的小孩子去抢,脑子里也涌上儿时的情景。在过年的时候,橙子和妮子都去各自的亲戚家走动,都是跟了各自的父母去的,什么事情都有父母操心,他们只顾着找和自己能玩到一块的人在一块玩,在酒席上,也和他们坐在一块,边吃边喝,然后就放肆起来,说笑,打闹,特别的温暖,有趣。而年,也就在这样的热闹,有趣中过来的。

橙子和妮子各自的脑子里都想着记忆里,在家乡过年时留在心里的温暖,做着回去的打算。

回去了,先回到橙子家,到了初一,再去同在一个村子的妮子家。接下来,就是走亲戚,最后,到记忆里能玩到一块,说到一块的人家里去走动走动。

这样想着,临近年的时候,橙子和妮子终于安排妥当了城里家中,店里的一切,然后,带了东西,兴奋的去车站,准备往老家赶了。

沿途的路很崎岖,要翻越山梁,山路也窄,弯道急,坐在车上,把人晕的不行,但是,想着回家过年的喜庆,那涌上心头温暖的感觉,掩盖了坐在拥挤的车里跋涉的不适。

班车只到镇子上,橙子知道家乡有面包车在跑出租,就在镇子上联系了会儿,终于联系到了辆面包车,然后就乘坐面包车回家乡了。

虽然离开后,其间时常回来,但是,当带着兴奋的心情,进入家乡的山沟儿里后,虽然山还是那熟悉的山,水还是那熟悉的水,可是,面对村庄还是那样的村庄,土墙黑瓦的房屋,在没有树木花草掩映中,裸露无遗的呈现出来时,涌上橙子和妮子心头的是荒凉。只是孩子睁大了乌黑的眼睛,不谙世事的盯着窗外的一切,也许在做着回到老家,家到爷爷奶奶的梦吧!也渴望在爷爷奶奶的怀里撒娇的温暖吧!

橙子和妮子的心里,唯一也就渴望回家,家里能带给的温暖了。就想着父母热情的话语,温暖的笑容,想着老家那温暖的火炉,狭小的屋子里记忆里能带给人温暖,惬意的床铺。

车在院子中间停下,许是父母早就得到了他们要回来的消息,已经在院子里等候了,下车的时候,橙子和妮子就喊爸妈,虽然他们都热情的答应着,也作出了笑问他们回来了,但是,却在一瞬间,涌上橙子心里的是寒意,觉得父母的笑,是那么的苦楚,脸上满是皱纹的他们,笑的是那么的苍凉,而也就在这一瞬间,感到父母一晃间就老去了。

打过招呼之后,赶忙从车上下东西,父母帮忙提着,橙子和妮子也提着东西,孩子跟在后边一块往家走,院子里的人的盯着,在说着什么,从父母忽然间变得矫健的步伐上,忽然有了精神的容颜上,让橙子感到,过年了,他们回来了父母是特别的高兴的。

而涌上橙子心头的感觉,同样也是涌上妮子心头的,妮子就在心里想,她的父亲和母亲也一样会给她这样的感觉吧!真的,就在一晃间,他们就苍老了,虽然对他们回来,他们是热情的,但是,面对苍老的他们,却再也找不到记忆里的那种暖意了。

回到家,老屋依旧,土墙黑瓦的房屋,所不同的是,就像忽然间就苍老的父母一样,老屋显得更破旧了,屋面上的瓦不平整了,檐口还有些地方的瓦脱落了,屋面上满是青苔,墙面也不平,斑驳了,墙角上,也满是黑色的青苔。

好的是,屋子里的炉子燃的很旺,从屋顶升出的烟囱的管,冒着烟,袅袅的升上天空。靠墙整齐的堆放着柴禾,许是年前,父亲和母亲弄回来,劈好了,堆放在墙角的吧!

进屋,炉子的暖意,驱散了沿途见到的荒凉,父母的苍老,老屋的破败涌上心头的荒凉。

在炉子边坐下后,母亲就忙着问吃什么,她去做,妮子忙说,不饿,要吃什么一会儿她去做。就在炉子边坐下来,橙子的父母谈着家里的事情,橙子和妮子也说着城里的一些事情,孩子依偎在爷爷的怀里,很是温暖,幸福的样子。炉子里的柴燃烧的很旺,炉子都烧红了,屋子里暖融融的。

这时,进来了一条黄狗,冲橙子和妮子汪汪的叫,看来,回来的少,黄狗把他们当初外人了。黄狗是前些年逮回来喂的,已经长成了大黄狗了,被父亲训斥了一顿,狗就不叫了,橙子就唤着黄狗,黄狗低下了脑袋,凑到了橙子的跟前,心里大概想着是自己家里的人吧,橙子就摸黄狗的脑袋,黄狗在橙子的身上凑了凑,嗅了嗅,摇着尾巴。然后,又凑到了妮子和孩子身旁嗅了嗅,爷爷怕吓着孩子,呵斥了一声,黄狗就逃出屋子去了。橙子的心里忽然感到凄凉,大概回来的少了,连家里的黄狗都不认识自己。

没有过一会儿,橙子的兄弟也从外边哪玩够了回来了,见了橙子和妮子,淡淡的问了声又走了。兄弟已经长的老高了,成了个大小伙子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却因为家乡的女孩子都嫌家乡地方太偏僻,贫穷,都飞到山外去了,在家乡找不到媳妇,想把家乡外的女孩子找回来很难。所以,到了成家的年龄,找不到媳妇,兄弟很悲观,活的很压抑,沉重的,对人也少了热情,对人和事情一点点的淡漠了开去。这么多年,一直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照顾到家里和兄弟,而橙子也不知道他能如何帮倒兄弟,毕竟,爱情婚姻都是各自的事情,他唯一能帮的,就是在兄弟谈好了女朋友,需要他跑路给钱的时候,别的,他想不到如何的帮。

坐着,烤热乎了之后,妮子就去做饭了。家里没有什么菜,冬天里,都是靠在入冬前腌些菜,然后,在冬天里顿顿就靠腌菜吃饭。腌菜有时候炒一下,有时候就那么捞起来吃,吃的人吐酸水。妮子怕就吃酸菜,孩子怕不想吃,就把带回来的菜取了些出来炒着吃。

吃过了饭后,天就黑了,炉子的屋子里依旧温暖,但是,夜来了,山里一片寂静,也没有去的地方,就早早的睡了,第二天就是年了,要准备过年的事情了。

虽然眼睛见到的都让人感到荒凉,但是,睡在老屋里,睡在老屋的床上,感受着山村夜自然的宁静,在这样幽深的宁静中,橙子和妮子仿佛回到了儿时一样,睡的那么的沉,那么的酣然,醒来,感到那么的轻松,惬意,这老屋的床铺,真的给人母腹一样的感觉。

起来后,吃过了饭后,妮子就和橙子的母亲一块忙着做团年的饭,父亲,橙子就忙着贴对联,挂灯笼,兄弟还躺在床上怕起来的。大概对爱情婚姻失望的他,已经开始心灰意冷,对年也不感兴趣了。

孩子起来后,穿了新衣服,就在场院里玩着了。但是,却因为院子里没有什么小孩子,孩子玩的很孤独。女孩子嫌偏僻,贫穷,都不愿意嫁在家乡,纷纷飞到山外边去了,外边的女孩子不会嫁到院子里来,小孩子大多都找不到媳妇,院子里就没有什么小孩子了。仅有的小孩子被大人看的紧,都在自己的家里玩。这些与橙子留在心里的记忆不同,小时候,院子里的伙伴特别的多,过年的时候,就聚在一块,炫耀着新衣服,在一块说笑,打闹,给小院里的年增添了喜庆的气氛。这让橙子的心里忽然间感到有些失落,觉得家乡的小院变了,变得苍老,空落了。

贴好了对联,挂好了灯笼,橙子就去给亲人上坟,父亲老了,走不动了,橙子就说他去,很小的时候,和父亲一块去过这些亲人的坟上上过香,橙子知道坟的地点。

有些坟,在山峁儿上,有些坟,在坪坝里,有些坟,在山脚的角落里。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一样的被荒草掩埋,坟塌陷了,坟前的石头,也长满了青苔,变黑了。橙子一个坟,一个坟的山,心里涌动着的是奇怪的感觉,为死去的亲人难过,也为坟的荒芜而感到荒凉,也感到,人活着,无论多么的轰烈,死后,也就是这样一个土堆,化为永远的沉默,除了亲人,渐渐的被人遗忘,最后,就这样荒芜,塌陷了去。这样想时,橙子忽然间感到虚妄,这虚妄让他感到人似乎干什么都没有意义,都是空的。

上坟回来,如果不是家乡院子里家家门口贴着的红红的对联,屋檐下挂着的红红的灯笼,而是像回来时一样的空落,荒凉,给人荒芜的感觉,真的让橙子感到空落,虚妄,而迫切的想走了。

回来后,时间不早了,一年最后一天的太阳,渐渐的向西边的山头落下去。冬天天气本来就短,而在这样喜庆的气氛中,时间似乎过的就快。

父亲已经在堂屋里把桌子摆好了,是八仙桌。厨房里,妮子给母亲当着下手,把菜也快做好了。

院子里,已经有鞭炮声响起,那是别的人家,已经给亲人上了坟,菜也做好了,开始吃团年的饭了。

鞭炮声驱散了落在心里的荒凉,空落,虚妄,把小院带入到了喜庆中去。

橙子家把饭菜弄好后,端上了桌子,家里的人都围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吃团年饭。感情没有着落,消沉的兄弟也来了,想在场院里玩的孩子也被硬拉上了桌子。团年饭,图的就是团圆,在家的人都得围坐在桌子旁,不图吃不吃,喝不喝的。

该说的话,在昨天回来时似乎都说了,橙子和妮子给说了城里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也说了家里的事情,于是,吃团年饭的时候,倒没有了话说,就吃一阵,喝一阵。孩子早早的就说吃饱了,离席了,兄弟也说吃饱了,也离席了。

最后就剩下橙子他们几个,边吃,边喝,父亲突然就对橙子和妮子说,你们算是安顿了,我们也老了,没有什么用了,你们得想办法给兄弟找媳妇,把他安顿下来,不然怎么办。

橙子和妮子都没有多说话,只是嗯着,说尽量想办法吧!刚安顿下来的他们,也不知道怎样想这办法。然后,就没有话说,吃了一阵,喝了一阵,橙子就说吃饱了,然后,就去院子里逛,妮子和母亲收拾桌子。

橙子就窜到了一家人屋子里去,屋子里的人很多,在聊着天,很热闹的样子,院子里没有小孩子的身影,让人感到空落,橙子就也凑到这家人屋子里去玩。

聊了一会儿天,渐渐的没有什么话了,就有人提议打麻将,橙子就跟他们在一块玩。玩的人,都是院子里的人,年龄相仿,几乎都是儿时的玩伴。边打麻将,就让橙子的脑子里边想着儿时的事情,想着儿时和这些伙伴在一块玩的情景,在河滩上搬家家,在场院里做游戏,疯狂的追逐,打闹,在河里玩狗刨,满山里跑着找夜果子吃。谁有了好吃的了,就分给大伙吃,在一块玩的特别的愉快,记忆里,满是快乐的笑声,是鲜花,是温暖的阳光。这样想的时候,橙子也想,过年的时候,看有机会没有,把这些儿时的玩伴请到家里玩,或者也到他们的家里去玩玩。

就这么玩着,到了午夜了,妮子来了,找橙子回去睡,说晚会也玩了,她瞌睡了。橙子就准备回去睡了,虽然输了不少的钱,但是,和这些儿时的玩伴在一块玩,钱输给了他们也没有什么的。只是,在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却因为没有零钱,有一个人十块钱,橙子正要走,却被呵斥住了,说让他把那十块钱给了再走,那样子似乎没有钱,就不让他走,或者恶狠狠的要打他的样子,妮子见状,忙从兜儿里掏了十块钱给了,这才能走。不知道为什么,橙子的心里忽然很凉,出来,尽管小院被各家门前屋檐下挂着红红的灯笼散发出来的光笼罩着,显得温馨,祥和,可是,却让橙子感到凉,空落。他的心里,不禁又想到了打牌的事情,想到了边打牌,边在脑子里的回忆,也想到了过年时的打算,可是,面对最后的结局,他才冷静的知道了,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在内心里寻求温暖的时候,那些儿时的玩伴心里想的不是这些,想的是打牌赢输的问题,想的是钱的问题。于是,橙子就后悔打牌了,并不是因为输了钱,那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而是如果打牌仅仅就是为了钱,那么,他宁愿不打牌,如果人与人之间,也就剩下了钱,那曾经美好的记忆,那温暖人内心的情景,都不再记得,那也让人感到冰凉,似乎也就没有在一块的必要,只自己独自守候着内心美好的记忆,而不要让冰冷的现实,打破了内心残存的美好情景,连那点美好都不留,那是否是太过残忍。

好的是,回到了老屋里,躺在老屋的床上,有妮子相伴,掩盖了内心涌上的冰凉,橙子很快的睡去了。

新年来的时候,橙子决定和妮子回不远处的妮子家了。

回去的时候,妮子的父母对妮子和橙子自然是热情,妮子也就忙着在帮母亲做着什么了。只是,在面对妮子父母热情的同时,也让橙子对他们有和对自己父母一样的感觉,怎么时间流逝的这么快,怎么人这么的经不起岁月的洗礼,他们都让人感觉到老了,脸上的皱纹深了,头上的白发多了,身子也没有记忆里的利索,变得笨拙,弯曲了。看着,想着,让橙子有面对自己父母一样的心酸,觉得人原来什么都不怕,生活的磨难,历经的风雨,而怕的是岁月。

橙子想,妮子也和自己有一样的感觉吧!

妮子的兄弟,也和橙子的兄弟一样,也长大了,到了恋爱成家的年龄了,但是,也和橙子的兄弟一样,在家乡这贫穷的地方,爱情是奢侈的,婚姻也是梦想的。只是,他人比橙子的兄弟小一点,许是希望还多,人也就没有橙子兄弟的消沉,人倒还精神。对妮子和橙子很是亲热,闻讯着城里的事情,嘴巴也特别的甜,说让在城里给他找个事情做,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他也想去城里。还和妮子喝酒,和橙子也喝酒。

橙子的心里,就想着谈年饭桌上父母的仅有的话,父母渐渐的老了,渐渐的懂不了了,心里许多的事情,有了想法,却没有办法,他们已经顺应了生活,唯有放不下的,怕就是兄弟,因为他没有找到媳妇,没有家庭,这是作为父母最操心,痛苦,却面对现实又无奈的事情。

橙子听着妮子兄弟的话,也就想到了自己的兄弟,他虽然人变得消沉了,话不多了,对他似乎也冷淡,怕说什么话。但是,他的心里,许是和妮子的兄弟,有一样的想法。家乡没有希望了,也许,梦想着在家乡之外还有希望,希望能找个女朋友,希望有个家庭。

橙子想着自己买的房子,自己开的小店。也仅仅是刚落下脚,所做的事情也刚刚做顺。而这么些年,忙着房子,做事情挣钱,开店,认识的都是生意人,要给两个兄弟介绍女朋友,对他来说还是比较难。

橙子就想着自己最初进城的事情了,就想,只能先给他们在城里找个事情做,让他们边做事情,边结识人,看能不能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自己的希望,能否也像自己一样,挣脱没有希望的家乡,而进入城市。

从妮子的家里离开后,橙子就去了自己的亲戚家,妮子的亲戚家。而每到一个亲戚家,真的,橙子的心里涌动着的总是和面对父母一样的感觉,觉得时间流逝的太快,那些父辈们说老了就老了,虽然热情,虽然也在辛勤劳作,与生活挣扎着,但是,却也只能顺应生活,面对儿女,有希望,更多的是无奈。然后,也像自己的兄弟,妮子的兄弟一样,有女儿的家庭,就盼望橙子在县城里给介绍个好的人家,有儿子的找不到媳妇的人家,就盼望橙子在县城里给找个媳妇。

面对父辈在岁月里,似乎就是一瞬间就老去的模样,让橙子的心里难过,酸楚。面对他们让他给想办法让他们的儿女在县城里寻求生活的希望,橙子又感到交给他的担子太重。对于县城来说,他虽然有了房子,有了个小店,但是,他也是个陌生人,是个外地人,是个乡下人,没有多少的人际关系,也没有多少的熟人,尤其是内心熟悉的人。就像他无法改变岁月把父辈打磨的老去一样,也无法拿起父辈们交给他的担子,给他们的儿女找到希望。况且,他连他的兄弟和妮子的兄弟都不知道怎么给他们寻找生活的希望。橙子感到,生活的希望,别人能给指点,而要寻找只能靠自己,而能寻找到什么,也完全靠自己,有些事情,是别人帮不了忙的。

想着亲人的苍老,托付他的担子。想着儿时记忆里的情景再难以寻找,人与人之间似乎仅有金钱的冰冷,在过到了初五的时候,橙子就推说有事,和妮子领着孩子匆忙的走了。而妮子似乎也和橙子的心里感受一样,也应和着橙子,说走就走了。只有孩子,睁大着乌黑的眼睛,对奶奶,爷爷有无尽的留恋舍不得走。

临走的时候,橙子叮嘱着父母多休息,少干活,家里需要什么了,他给。也对兄弟说,过些日子,如果想来城里就来,来了后想办法给找个事情做,边做事情,看能不能边找到对象。

橙子不知道这些话能不能给苍老的父母带去安慰,给兄弟带去希望。只感到,他的日子算是渐渐的稳定了,仿佛挣脱了土地,逃出了农村,而对于家乡来说,亲人来说,他身上的担子还很重,他不知道他能否让父母在日益苍老后感受到生活的希望,能否给在家乡农村来说,没有希望的人给他们带去希望。

 

2013-3-2日草毕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