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呢喃  

2013-03-06 13:24:4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呢喃

 

我说不清从家乡是被赶着走的,还是逃着走的。

在家乡,再也找不到记忆里那些温暖的情景了,老一辈的,死的死去,活着的,也步履蹒跚,老眼昏花。父辈们,也都一点点的苍老了,苍老的他们,满脸的沟壑,目光黯然无关,腰板弯曲,手也弯曲了,关节长了硕大的骨节。他们曾经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就用双手在家乡那贫瘠的土地上劳动,梦想着用双手开辟出希望的生活。而希望的尽头,也仅仅是有了口饭吃,有了栖身的地方,别的希望,都一点点的破碎了,在这贫瘠的土地上,种不出金子来,最后,落下的也就是失望。面对这份失望,是对人生渐渐定型后的绝望,还是希望变成失望后的无奈,他们有的沉默着,话语渐渐的少去,无所谓希望,无所谓不希望的生活的。而有的却是话语越发的多了,一整天都是絮叨着,唠叨儿女怎样怎样的没有用,不争气,也生怕被人忘却,对自己似乎关注的不多,倒是非常的操心别人的事情,村子里的风吹草动都是他们感兴趣的事情,无非都是鸡毛蒜皮,偷鸡摸狗,男盗女娼的事情,并且以谈这些为乐趣。而我们这一代的人,在父辈们风风火火的开创着梦想的生活时,也做着美好的梦,在我们的儿时乐园里快乐的生活着。我们在场院里追逐着,打闹着,做着游戏,玩着泥巴。在院外的河滩上,搬家家,在小河里,捉鱼,夏天里玩着狗刨。在四面的群山里,折花,找野果子,留下了我们欢快,温暖的生活。依稀记得,有了好吃的,就分给大家吃。依稀记得,在一块玩的是那么快乐。也依稀记得,偷偷的拉过那个女孩子的手,然后做一脑子长大的梦。而岁月一晃就过去了,父辈开始老去,我们也不再年轻,多年后的我们,那儿时绚丽的梦落在地上,也如父辈一样的凄惨,别的梦想都无从谈起,就连梦想的爱情,婚姻,完整的家庭,都成了奢侈,除了仅有的几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女人,有了完整家庭。女孩子都飞走了,外边的女孩子找不进去,其他的都打了光棍。作为人活着的最基本渴求,爱的渴求,婚姻,家庭的渴求都满足不了,自然对生活,也从希望,渐渐的变成了失望,人一旦失望后,活的也就消沉,慵懒了,原本勤快的人,就会变得懒惰,原本精神的人,也会变得萎靡,什么也怕做的,对什么也没有了兴趣,对生活,无所谓希望,无所谓不希望,混一天算一天的生活着。而晚一辈长大的,也许早早就看到了家乡村庄里荒凉,空落的生活,给自己带不来希望,女孩子依旧是纷纷飞走了,男孩子早早的就不再依靠家乡贫瘠的土地生活,也不愿意坚守家乡,就像女孩子纷纷飞走一样,出去打工,边打工,边渴望能寻找到希望的生活。而有的在外边当了上门女婿,有的在外边领了女孩子回来,也的确找寻到了生活的希望。只是,长年都不在家,只有过年才回来,家乡的村庄里,因此时常都显得是空落的,苍老的。只有那些小孩子,还背着书包,行走在村庄外的公路上,做着梦。那些稀少的,懵懂的小孩子,孤独的在场院里玩泥巴,或者与狗相伴着玩,无所谓梦想,无所谓不梦想,无忧无虑的,不谙世事的样子。

父辈们的梦想,落座地面上,竟然是那么的残酷,也仅仅是一口饭,有栖身的地方,别的似乎都没有发生改变。而年轻的一代,并没有因为他们辛勤的劳作,希望,生活就发生了改变,而且,似乎比他们还凄然,没有希望。而且,这凄然,没有希望的生活,比他们来的还早,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就来了。

行走家乡的村庄里,看着老一辈的人呆坐在阳光下,残喘着生命,仿佛在等待死亡来临一样。看着那些苍老的父辈,要么对生活没有希望变得沉默,或者唠叨着,谈论着男盗女娼,鸡毛蒜皮的事情时,当看到同龄的人没有希望,萎靡消沉的生活时,面对没有年轻人,小孩子也孤独的玩耍的村庄,我的心里异样的空落,凄凉。脑子里总想着那些老人慈祥的样子,总想着父辈风风火火在家乡贫瘠的土地上开创梦想生活的场景,也想着我们做着梦,无忧无虑在家乡快乐的情景,这让人的心里更失落,隐疼。

于是,在听着母亲的劳动,也和那些老去的人一块鸡毛蒜皮的谈论着别人的事情时,面对兄弟没有爱情的滋润,连想有个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家庭都成为奢侈时,我不知道我无法改变他们什么,帮他们什么,能让他们找到生活的希望的时候,不知道是自己逃走的,还是顶撞了对生活没有希望的母亲和兄弟,然后,就被他们赶走的。

家乡的村庄,寄托着人最温暖的记忆,有最做着梦,最幸福美好的时候,那里有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山水,时时诱惑着人回去。但是,家乡的村庄,回去后也在破灭着我内心的记忆,带给人冰冷,凄凉。离开了家乡的村庄,我没有别的可以去的地方,我唯有的也只有回我唯一能栖身的小城的家里。那是前几年居无定所的漂泊,意外的知道小城里有可以付首付,然后居住的房子,于是,咬了牙,交了首付,简单装修后就入住了。现在还在还着房贷,不过,终于有栖身,落脚的地方了。此时,我也不再年轻,人到中年,所有的梦想,希望落在地面上,也唯有的就是有个栖身的地方,有饭吃而已。不过,我比家乡那些同龄人幸运的是,无论幸福与不幸福,总算有了家庭,而且,房子也在城市里,这是让他们羡慕,而无法企及的。

但是,我根就在家乡的村庄里,是总土地上出生,长大,然后又在土地上工作着的人,自然是离不开土地,离不开那方山水,那些人,和他们在一块,有说话的人,有事情做,也让人感到仿佛回到了母腹,什么也不想了,感到踏实,温暖。

没有进入城市时,城市对人来说是精彩的,热闹的,对城市生活就充满了向往,仿佛城市就是天堂,在城市里人生活的就一定幸福。而进入了城市,才发现与自己梦想的幸福生活越发的远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在这表面精彩的生活里,让人越发的孤独,找不到想要的温暖。

城市生活,外表是精彩的,但是,属于自己的只有孤独,人与人之间,除了经济和利益之外,人都不来往,同住一幢楼,同从一个单元门进出,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到谁的家里去,一个人在家时,总让人担心,如果和外界的人没有联系,那么死在家里多少天都没有人知道吧!而这在家乡的村庄里是不存在的情况,一有空,人们就凑在一块,互相窜门子,谁离开村庄,谁什么时候回来人都知道,哪个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村庄里的人都晓得。面对这样人与人之间不来往,关在自己屋子里的生活,作为一个在农村出生,长大,生活的人自然是不习惯。

呆在屋子里,就有鸟儿被关在笼子里,或者被囚禁住的感觉,于是,就总像飞出笼子,到外边的世界里去。

但是,行走城市中,人来车往,我谁也不认识,也没有人认识我,都是擦肩而过。小城里,充满了各种声音,但是,也都与我无关。街道那么长,那么宽阔,街道旁的房子那么多,却没有我落脚的地方,唯有的是走到城中心的广场上坐坐。但是,在这谁也不认识,没有我任何事情的地方,让人感到自己就像一个痴呆着一样,心里也被掏空。

夜色里,行走在城市中,黑夜就像面纱,笼罩着城市,那无数的灯光,装点着城市,在朦胧中带给人诱惑,于是,各种的场景,就在上演。在那些幽暗的角落里,少男少女拥抱在一块,在抚摸着,亲吻着。在街道上,醉汉在跌跌撞撞。在歌厅里,正歌舞升平,在酒楼里,还散发着酒菜的香味,而在那些灯光幽暗的场所,打扮的妖艳的女子,正在诱惑着男人,然后进行欲望和肉体的交易。

在这样的时候,是人越发的失落,寂寞的时候,心里越发的想念村庄,想念乡村。

在这时,也深深的知道,家乡的村庄,也带给不了人温暖,只让人感到空落,失望,凄凉。我想念的只是记忆里的村庄,记忆里的乡村。那里的山连绵着,山上春天盛开了各种花儿,夏天里树木的叶子绿的充满了生机,秋天,山上有各种的野果子,冬天的山,在皑皑的白雪里,呈现出好看的形状,冰清玉洁的。山脚下,横七竖八的是土墙黑瓦的房屋,在房前屋后都有果树,房前有场院,房屋的周围,是贫瘠的只长玉米黄豆的土地。在土地间,有河水清凌凌的流过,有鸭子在河上悠然的嬉戏,河里有鱼儿悠然的游来游去。河边有野柳,芦苇,乔木。这就是儿时的乐园,天堂,在这天堂里玩耍,做梦。梦想着长大后,能飞的越高越远的彩虹一样的未来,梦想着拉着喜欢的女孩子的手,徜徉在花丛,行走在草原上,在那灯光幽暗的新房里,害羞的,轻轻的给她解开头上的盖头。而这是我的梦,也是所有和我一块长大的伙伴的梦。但是,梦的尽头,却是这样的残忍,凄凉。

我就发现,我找不到我的家园了,就像一个游子在飘荡,在寻求记忆里温暖的,能寄托灵魂的家园。

听着他的呢喃,我感到我和他何尝不是一样,在我们的记忆里,父辈们带着希望在给我们开创梦想的生活,我们也做着美好的梦,梦想高远的未来,甜蜜的爱情。可是,落在地面上,竟然是这样不堪。在无望中,凄迷中,我们都找不到我们的家园,我们都成为了寻找家园的孩子,我们都行走在寻找家园的路上,这路,也许永远没有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