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石板沟  

2013-03-08 18:45:19|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板沟

 

石板沟,刚进入的时候,很是狭窄,两边的山,似乎要挤到一块,只留下头上狭狭的天,山头上,是明晃晃的岩石,在阳光下山着清冷的光芒。小河水,从两山之间流过,只在河边的乱石滩上,有坑洼的路通向沟儿里。河水清澈,河里有鱼儿悠然的游来游去,阳光落在水面上,就闪着波光。河水在乱石间跳跃,流淌着,很是湍急,遇到石坎,就挂起了白色的瀑布落下去,发出哗的声响,瀑布下,就是偌大一个水潭,落下的水,在水潭上冲击起一连串的水泡,前边落下的破碎了,后边的又盛开了,水流不停,水花也就无休无止。只有水声,鸟儿的鸣叫声,沟儿里很是幽静。

进沟儿不远,两山就渐渐的开阔了,山坡上长满了树木,以青冈树,桦树,松树居多,树木长的很是茂盛,挺拔,高大,山上就绿油油的,在冬天树木落尽了叶子,那挺拔的树木,就像竹子一样的整齐。山虽然高耸入云,但是,却渐渐的平缓,给人柔和的感觉。

在两山之间,就有了坪坝,坪坝里有了田地,与山脚相连,是缓缓的坡地。有的地块经过修正,用石头砌了石坎,田地就一坎,一坎的。有了田地,就有了人家,远远的就听到了鸡拖长了声音在鸣叫,狗在汪汪的狂吠着。渐渐的,就看到了人家黑瓦的屋顶,屋檐翘起来,很是威武的样子,接着就看到了土墙的房子,房子前的场院,房屋前后的树木,也见到了人,有的在田地里劳作,有的在场院里好奇的看着进入沟儿的人。

沟儿里散落着土墙黑瓦的房屋,大都依山,临河,各抱地势修建着,并不集中,而是顺着沟儿,散落着的。

于是,对于一户人家来说,有房子,有场院,就是家。而许多这样散落的人家,就是石板沟里的村庄。

虽然散落着,沟儿里的人来往却频繁,没有活的空闲日子,就窜门子,人家看似散落,其实从村头走到村尾,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在没有事情做的日子里,对于山里显得漫长的时间,有的是功夫跑。聚在一块了,天南海北的说,说正经的,也开玩笑。说够了,就打牌,或者喝酒。有活干的时候,有细小的活儿,就各自做各自的,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些很重大的活儿,村庄里的人就各自给各自定了时间,然后,就互相换工干活,从第一家开始干起,一直要把村庄里每家人的活都干完。如果有的人家劳力少,活有多,欠的有别人的工了,就记下来,在那些人家有了活了,再去给人家还。在一块干活时,依旧是有说有笑,说正经的,开玩笑,在嘻嘻哈哈中就把活干了,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感到开心,充实。一天的活干毕了,做活的主人家还弄菜喝酒,很是热闹。

于是,村里的人家虽然散落着,人交往却频繁,人与人之间都熟悉,不但外表熟悉,内心里也熟悉,谁家有什么事情,都知道。于是,日子艰苦的岁月里,就互相依偎,帮助,获得内心的温暖,对好日子的希望。

沟儿里的人,在和别人换工干活时,就像给自己家干活一样,感到认真,仔细,用力,都以心换心。沟儿里民风淳朴,在悠然之中,给人世外桃源般的感觉。

杨家,是石板沟里的望族,被沟儿村庄里的人喊叫杨伯。杨伯的女儿嫁在了沟儿里一户家庭条件也很好好的人家,儿子也找了沟儿里一户也有家势的人家。于是,杨家和他们的亲戚,就雄踞着石板沟。但是,他们秉承的是和善,正义,公平的对人,从来不欺压别人,于是,也深得沟儿里人的爱戴,在石板沟儿里有了威信。于是,杨伯说的话,就成了石板沟儿里人规则,人们都在这规则里生活着。人们互相换工种地,打牌,喝酒。沟儿里鸡犬相闻,人们互相往来,伴随着日出日落,过着平静,平凡,平淡,而在内心里又感到踏实,甜蜜的生活,这样的生活,真的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要不是隆隆开进石板沟的机器打破了沟儿里的平静,石板沟儿里的人会一直这样生活,繁衍生息,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有老板,看上了石板沟儿里的石板,就把路一直往沟儿里修,在机器的轰鸣声里,在炮声阵阵中,路就修进了石板沟,路穿过了村庄,一直修到了沟儿里开石板的地方。

石板沟儿里不再安静,每天都能听到机器的轰鸣,汽车在沟儿里往来。

沟儿里的人,因为有开石板的厂子了,人们就不再种地,那稀少的,贫瘠的土地就荒芜了,就去那石板厂找了活儿干。不种地了,人们就不互相换工了,都各自忙各自的,来往就少了。

而杨伯就在这时却得了病,到处看都没有看好人就死了。嫁在院子里的女儿,也得了重病把命要了。没有了父亲,家势一下就败落了,娶回家的媳妇就不跟了,跟了人跑了。

没有了杨伯,加上石板沟儿里的人不再种地,人们来往的就少了,沟儿里的人就散了,人散了,心也开始散了。人们都在石板厂里挣钱,也想了各种的办法弄钱。人们都只为了钱,为了自己,不再像以往一样想到别人,关照别人。

石板沟里,一下就冒出了许多能人,这些人在以前,都是其貌不扬的人,人懒,干活不行,喝酒,打牌倒厉害的人。这些人想了各种办法,在石板厂里是弄了不少的钱。

有了钱了,就嫌石板沟不好了,就在外边买了房子,搬走了。

在后来,石板开采完了,石板沟儿里也就沉寂了下来。沉寂了下来后,石板沟儿里就没有什么人了。

留下的人,是石板厂没有弄到钱的人,都是些老弱病残的人,还有一些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希望的光棍。

石板沟依旧是石板沟,却再也找不到记忆里那样悠然,世外桃源般的生活。看着那老弱病残的人,看着那颓败了的断墙残壁,只让人感到凄凉。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