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麻儿老师的梦  

2013-03-08 18:46:35|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儿老师的梦

 

当忙碌了一天,闲下来,静静的坐在小屋里时,麻儿老师总是在心里涌上一个梦想。随着岁月无情的流失,身体一天天苍老了去,心里曾经有的美好的梦想,都渐渐的远去,而只有一个梦想,是那么的明晰,而且成了麻儿老师内心的隐疼。

麻儿老师想进职称。

当了一辈子的乡村小学老师,到了风烛残年,还是小学一级教师,许多年轻的教师,他教过的学生都成为了高级教师,每每想到这些,让麻儿老师感到颜面无光,而且心里也隐隐作痛。

人一点点的老了去,对地位,名声,金钱麻儿老师都不去想它,也能放下,而唯有这职称的事情放不下。进了职称,的确能获得声名,也能加许多的工资,获得金钱上的利益,但是,对麻儿老师,他不是因为这些而梦想着进职称,而且是仅有的梦想,他是想通过进职称,对他一辈子从事的工作得到肯定,那名利不过是顺带的身外之物。

可是,当面对要进高级职称的指标,复杂的社会关系时,只能让麻儿老实感到心凉,觉得当年考学时,他都没有怕过,而面对进职称时,让他感到害怕,仿佛比登天都难,似乎成了一个难以圆的梦,成了奢望,人生的遗憾。

麻儿老师深深的知道进高级职称的难,首先得要指标,有了指标,还不一定想进就能进,不仅仅是以教育教学的水平来进行衡量,而是打着这些幌子,暗地里在较着社会关系的劲,只要社会关系硬的,暗地里操作,怎样都能进的上。社会关系不硬的,得用钱去打通各个关节。而且遇到了这样的好事,符合要求的人都像进,在那独木桥上,行走着黑压压的人,面对那些关系硬,又有钱的人,只能让麻儿老师心凉。他没有过硬的社会关系,也没有钱,加上身体日渐苍老,进职称是他的梦想,却又是与他无关的事情。他总被那些关系硬,又有钱,还意气风发藐视一切的人抛出圈外。

这时,麻儿老师除了心凉,还是心凉。那是心中的梦不能实现,成了奢望的心凉。那是面对岁月,无奈的老去,再难以与后来的人抗衡什么,被抛出圈外的心凉。

麻儿老师就感到他真的就像一只蜡烛,把一生最美好,最青春的年华奉献给了学生,自己的生命,也一点点的像蜡烛一样燃烧尽了,梦想一点点熄灭,最后,也只剩下这苍老的身体,什么也不剩了。苍老的生命,再发不出光焰,不但照亮不了别人,也照亮不了自己,让身心陷入到黑暗中。

这时,麻儿老师的心,总是会被勾回到多少年以前,他正值年轻,意气风发,一脑子梦想的时候。

那年,他带着自己的梦想,父母的期望,考上了学。以他的成绩,完全可以报考别的学校,但是,听了父亲的话,说当老师稳当,没有社会中的复杂,也没有政治风险,还有寒暑假期,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轻轻松松的过一辈子。还说那个社会,什么职业都离得了,却离不开老师。于是,麻儿就听信了父亲的话,报考了师范学校。

在那个城市里上学时,被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被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样的号召所吸引,麻儿脑子里也就做着梦,豪情万丈,觉得选择教书,当老师这个职业的美好。

那年,麻儿就带着一脑子的梦,一腔的豪情走进了那个乡村的学校。那时,他一头黑发,脸很白皙,眼睛锐利,目光明亮,人青春,有活力,有朝气,折射着他内心深处的梦,要在这山村的学校里,实现他的梦。

可是,当一腔的豪情落在现实的地面上,当书生意气面对冷峻的现实,麻儿的心,一点点的凉了,那高空中的梦,也一点点的落在地面上。面对领导无休止的批评,打压。面对学生的调皮,对峙,麻儿才感到,尽管他觉得他才高八斗,尽管他有一腔的豪情,可是,在这乡村的学校里,在学生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

麻儿的那份意气,就像刚燃烧起来的火,一下遇到了风雨,就渐渐的熄灭了,那份豪情,也一点点的消散了。人也就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学会顺应环境,接受现实。

当豪情消散,意气不见了,梦想从高空落在地面上后,看清现实和自己,麻儿才知道,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什么天阳下最光辉的职业,他就是一个从事这个职业的人,他就是他自己,在这个职业上做好自己的工作,获取生存的报酬的一个人而已,别的,他什么都不是。

麻儿的锐气,被现实一点点的打磨掉了,脸上有了岁月落下的印迹,眼睛里的目光不再明亮,人也少了活力,那份精神也不见了。他学会了顺应,顺应环境,顺应所有能领导他的人。

总算在那似乎无休止的批评中走了出来,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自己的生活空间,在夹缝中找到了自己的生活的道路。

时间也就在飞快的流失,很快,麻儿就不再年轻,除了干好工作外,麻儿有了他的梦,梦想着甜蜜的爱情,相守相伴的人。

麻儿盼了许久,寻觅了许久,梦想了许久。脑子里美好的梦,落在地面上总是那么的残酷。在经历了希望,到失望,经历了甜蜜,到痛苦的反反复复的过程,总算有了个家庭。

走入婚姻,家庭,肩膀上立刻就有了担子,这担子都需要麻儿去挑。麻儿一边肩膀挑着工作,一个肩膀挑着家庭。在许多的时候,麻儿感到他都要快被压的爬下。

在没有走入的时候,都在梦想,而当走入的时候,梦想面对的是现实,才让麻儿感到那么的艰难,苦涩。

但是,却无法逃避,只能是在艰辛中往前走。工作的时候,麻儿是个老师。休息的时候,麻儿是个农民,家里的,地里的活都要干。渐渐的,麻儿一头乌黑的头发,渐渐的稀少,额头就发光发亮了。脸上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眼睛里的目光,变得浑浊,迷茫。当初那意气风发,一腔豪情,青春,活泼的麻儿呢?

找看镜子,麻儿都不相信这是曾经的自己。

但是,在艰苦中,有还贤惠,始终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的妻子,看着一天天长大,眼睛乌黑,灿烂的笑着的孩子,麻儿的心里特别的甜蜜。心里又有了梦想,希望,希望家里的人都好好的,孩子能健康,平安的成长。

心里有了这梦想,麻儿的心在艰苦中,有了甜蜜,也有了对生活的盼头。

而生活,也在艰辛后,给了他甜蜜,因为没有指标的限制,也没有什么竞争,他的工作干的也不错,职称顺利的一步步的进到了一级。家里,妻子贤惠,把家里操持的也井井有条,日子过的顺利,孩子也健康平安的成长,一晃,就长大了,进入学校读书了。

麻儿的心,从天空中落到了地面上,也就在土地上扎了根了,没有想着要飞出山沟儿,飞出乡村,他就和妻子,孩子相伴,坚守在乡村里,梦想着把孩子的学供出来,梦想着最后能把职称进了。也梦想着在村子里的父母身体能好,有空的时候,就多回去看看。

一晃,时间有过去了许多年。老天似乎很是眷顾麻儿,孩子的书读的很好,最后,虽然没有考到名牌学校,也终究是考到了一个不错的学校,对于这麻儿很高兴,孩子也很满足。而村子里的父母,人虽然越发老了,身体也还不错,麻儿有空了就回去看他们。只是,麻儿当面对自己的工作,自从多少年前职称的变化外,这么多年来没有改变过。

这么多年来,麻儿一直辛勤工作着,成绩一直不错,还获得了奖。但是,遇到要进职称的问题,不是没有指标,就是有了指标,却因为各种的原因,让别人进了去。领导也劝过他,说机会有的是,总能进的上的,先让那些年轻的,更有能力的进,这样更能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要麻儿姿态高一些。麻儿于是就高姿态了,于是,这姿态一高,机会一年年的失去,单位的指标就满额了,一晃多少年都没有指标。就是有了指标,又以各种的理由让别人进了去。

看着那越来越年轻的面孔,看着镜子里越来越少的头发,发光的额头,满是皱纹的脸庞,眼睛里枯涩的目光,弯曲的身体,麻儿感到,这职称怕是与他无缘了,他怕在退休前是进不上职称了。

麻儿的心里,就想着多年轻听了父亲的话,进入那个师范学校的情景,也想着一腔豪情,带着青春朝气走进乡村学校的情景。也想着从意气,渐渐的坠入现实,顺应现实的情景。也想到走入家庭,懂得了生活,艰难的扛着工作和家庭前行的情景。也想着脑子里一直变换着的梦,在走出学校时,那梦是多么的绚丽,多么的美好,心也多么的高远,满是豪情,可是,落在地面上,经过了岁月沉淀后,竟然是这么的不堪,获得了什么,在工作上,尽管一直都问心无愧,辛勤的工作着,除了获得他应该获得的报酬外,没有获得什么,倒是生命一点点的像蜡烛被耗尽了。在工作之外,获得的就是有始终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的妻子,健康成长,把书读出来的孩子。想着,麻儿有些悲凉。

老了,身体不行了,而在更年轻的一代人眼里,什么都不行了。麻儿也接受承认自己的不行。他不再渴求什么,地位,名利,只渴求能在退休前,把职称进了,那是对他坚守在乡村一辈子这样信念的肯定。然后,退休了,就回到家乡的村子里,陪陪苍老的父母,相伴妻子,给远行,做着一脑子梦的孩子,提供一个温馨的家园,让他在外边做梦,沿着梦飞翔,遇到了艰难了,就回来,有他们做后盾,孩子不会害怕,心里会踏实,飞的会更高,更远。虽然,做梦的人,总是会在梦想破灭后,跌的很残疼,但是,麻儿却希望孩子能做梦。有梦装点的人生,才精彩,绚丽,也才有希望。如果人生没有梦想,面对的是冰冷的硬邦邦的现实,那么,会让人感到残酷。

 

2013-3-7日草毕

 

故事纯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