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林场  

2013-05-31 15:49:45|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场

 

沟儿里,有一个外地来的人开了林场,在村庄里找了许多去场上伐木,加工木材的工人。

村庄里就去了许多的人去那场上干活。

在伐木的山附近一处山脚下宽敞的地方,用木棒,茅草盖了住的房子,房子了用木棒搭了床铺,铺了被子,就是夜里睡觉的地方了。

村庄里一块去的,有成了家庭,为了家庭日子,去林场挣钱的中年人,也有没有成家,想挣了钱,将来找媳妇,有个家庭的年轻人。

但是,都住在那个硕大的木棒搭起来的草棚里。在一进门的地方,在过道的两边,依着墙就是一长排的木棒搭起来的床铺,床铺上放了被子,各自找了喜欢的地方睡了。

在隔壁有一间小屋子,用石头泥巴搭了一个硕大的灶,还用木棒支了个不大的床铺,是一个做饭的女人和她的男人睡的床铺。

天蒙蒙亮,女人就起来做饭,吃过了饭,伐木的工人,就穿了胶鞋,腰上的刀削里插了弯刀,肩上扛了斧头,往伐木的山上去了。

给大体指了伐木的山头,上山后,就各自散开了,各自给各自伐木,最后按照伐下的木头的方量给工钱。

只是,那些关系好的,或者有亲戚关系的,就在相隔不远的地方伐木,时不时喊叫几声,搭个话,有个互相的照应。

白天里,就只能听到山上斧头砍伐木头的梆梆声,和树木倒下的咔吧,哗啦的响声。

沟儿里的工棚里,很寂静,只有空空的茅草屋子,屋子里的床铺静静的躺着,床上的被子,有的叠了,有的还是人起来时的模样。

女人没有什么事情,就坐在草棚外,坐在木墩上纳着鞋子,看着日头,到了工人快回来吃饭的时候,就放了鞋底,去给工人做饭。

工棚里最热闹的时候,是山上伐木的工人回来的时候。伐木的工人一回来,女人也就把饭做好了,伐木的工人洗了之后,就端了碗去舀饭吃。

边吃饭,边说着伐木时的一些事情,谁伐的多,各自在伐木中遇到的哪些惊险的事情。

做饭的女人的男人,也在伐木,跟着那些伐木的工人一块上山,回来后,跟别的工人一样,端了碗,舀了饭,边吃边聊。

因为有男人在旁边,尽管一些伐木的工人想和做饭的女人开玩笑,或者偷偷的在女人的奶子上摸一把,却不敢这样做,尽管心里在干了一天的活空闲下来的时候,心里像火一样的烧,在女人的面前,只能装作规矩。

吃过了饭,天就黑了,做饭的女人,就和他的男人在工棚隔壁小工棚里睡。

这是在伐木的工人里,干了一天的活,夜里唯一有女人陪的男人。这让同是伐木的工人,都羡慕,也嫉妒。

也是,小工棚里传来的一点儿声音,都会引起隔壁大工棚里的骚动。有年龄相仿,和那男人和女人熟悉的,就冲着隔壁喊:

你们在做那事吗?要做那事轻些,不然让人受不了。

隔壁的男人和女人都没有吱声,那声音却就不见了。

虽然干了一天的活,但是,夜晚的山沟儿一样的寂静,早早的上床睡了,是怎么也睡不着的。那些有女人的男人,就在心里想自己的女人。那些年轻的没有媳妇的男人,就在心里想着想象里的女人,或者和自己曾经的相好。

但是,在工棚里干活的人,都是从村了来的,都认识,而且,有的还有亲戚关系,加上年龄大的和年龄小的都混住在这一块,于是,尽管难耐,寂寞,却没有人胡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就那么想着各自的心思,心里承受寂寞夜晚涌上的欲火的煎熬,在山风吹过树林的哗啦声中,在青草里虫子唧唧的鸣叫声中,竟然不知不觉间睡去了。

 

 

日子,单调而平静,白天里吃过饭后,男人都扛了斧头,腰上背了刀,穿了解放的鞋子,往山上去,找了各自的位置伐木去了。女人就在工棚里,收拾锅碗,然后准备工人下一顿的饭。都做妥当后,没有了事情,女人就坐在工棚外边做鞋垫,纳鞋底。

山上,到处都传来斧头砍树的梆梆声,和偶尔人们的说话声。沟儿里很是幽静,鸟儿在鸣叫,溪水叮叮当当的流淌,风吹过山林发出的涛声,此外,就是寂静。

女人边做纳鞋底,边想着孩子,山上伐木的丈夫。孩子上学要用钱,家里的生活要用钱,家里没有挣钱的门道,林场里要伐木的工人,也要做饭的,就找了这活儿来做,不但和丈夫一块能多挣点钱,而且,还能照应丈夫。

女人的头发乌黑,梳着辫子,耷拉在背上,额前梳着发荫,眉毛很浓,眼睛有神,脸微胖,显得富态,身子丰满,散发着成熟女人诱惑人的气息。可以看出,女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

女人静静的做着鞋垫的样子,在山沟儿里,就像一副静美的画。

花香自然吸引蜜蜂来,女人来工棚里做饭时,就有人心里想着女人了。那是那些伐木工人中的人。在伐了一天的木头,回来吃过了饭,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哪怕隔壁工棚里,传来细微的一丝响动,都让这些工人不安,内心里躁动着,心里对女人的男人,是又羡慕,有恨,想要是自己能搂着这样丰满的女人,在这寂静的山沟儿里睡一夜,那是何等的幸福的事情啊!

各自的心里有了想法,就有了达到想法的办法。

有的工人想的是等拿到了钱,偷偷的给女人钱,然后约好时间,有的想的是乘女人的男人上山伐木的时机,偷偷的溜回工棚。

女人的心是敏感的,女人的眼睛也是明锐的,很快,女人也就发现了对她有想法的男人的眼神,懂得了那些男人的意思,让女人心里感到胆战心惊的。

女人是个正派的女人,懂得了世事,知道了男人,为了不被这些男人侵扰,女人借口家里有事,就回去了。一回去,好几天都没有来,女人的男人就回去找女人,女人就对男人说了,那些男人对她都不怀好意,男人说,他咋没有看出来。女人说,等他看出来,就晚了。男人问女人,她怎样看出来的。女人说,她从他们的眼神,举动,感受出来的。女人对男人说,她是个正派女人,可不想挣那些不干净的钱,被人谈说。见女人这样说,男人只好由了女人,让女人在家里照看家,他去了林场。

去了林场后,扯了个谎,说家里有人生病了,离不开人照看,女人就回家照看了。

做饭的事情,就临时让一个伐木的工人做着了。

 

 

没有了女人的林场里,夜晚是最热闹,炸开了锅的时候。

那些有了女人,家庭,或者还做梦找媳妇的年轻人,还收敛些,那些没有女人,年龄也不小的男人,就显得特别的放肆。说的话,基本都不离女人。而在这样寂静的沟儿里,虽然辈分不同,有些还有亲戚关系,但是,心里想的都是这些事情,也都听着,有些还符合着说。

在工钱下来的时候,那些有家庭的男人,就赶忙回去了。没有家庭的男人,就买了烟,酒,扑克。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就打牌,抽烟,喝酒,来打发沟儿里寂寞的日子。

有了女人在林场的时候,内心里是羡慕的,嫉妒的,同时,也是充满了欲望,有希冀的。而没有了女人的林场,虽然发了工钱,有了钱了,抽烟,喝酒,打牌,混久了,也就忘了辈分,亲戚,在一块说着下流的话,但是,终究感到空落了,似乎感到上山伐木都没有了劲头,夜里说着下流的话,也引不起人激动。

就在这时,有人提说到了林场下边不远出的院子里,有几个女人很漂亮。既有没有出嫁的黄花闺女,也有女人。那黄花闺女清纯,秀丽。那女人,丰满,成熟,漂亮。

自从这话说出来后,夜晚来了之后,工棚里总是会不见了一些人,都说是有事回家去看看的,至于是真的回家去看看,还是去做了别的事情了,只有他们知道。

而在一些夜晚,一些人酒喝的高了,终于控制不住嘴巴,就说了偷偷去了下边的院子里,找了女人,玩的怎样的舒服的话。

看着这些伐木的工人,忽然想起自己女人忽然不再做饭的事情,觉得女人真的是敏感的,有直觉的。

而没有女人在身边,男人不知不觉间,竟然也融到了这些伐木的男人里去,说下流的话,甚至心里听说林场下边的院子里,有漂亮的女人,听人说了那些感受后,内心里激动不已。尽管他的女人是正派女人,对他那么的好,但是,男人控制不住自己。他不恨这些男人曾经对他女人的想法,而在心里感到,其实天下的男人都一样的。

过了没有多久的日子,林场里的新鲜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出,林场下边院子的一个女孩子,被林场里的一个小伙子领跑了。做饭女人的男人,钻一个女人的窗户,被女人赶回家的丈夫给捅伤了。

林场在没有多久后,也就倒闭了。工棚在风雨中倒塌,被荒草掩埋。那些人,那些事,再没有人提起。

只是,那被小伙子领跑的女孩子,最后成了家庭,有了孩子。而那个做饭的女人,却成了别人的老婆。

 

2013-5-30日草

 

 

故事纯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