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家乡的能人  

2013-05-09 15:05: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乡的能人

 

想写家乡题材的比较长的小说,于是,脑子就在家乡的山水间游荡,也在记忆的人事里寻找回忆,以期寻找到写作的素材,和突破口。可是,发现关于家乡的比较长的题材,几乎都写过,实在再难以写出什么有新意的东西了。而那些记忆里的人和事,都只是片段,零碎的记忆,他们的生活,我大多都没有经历过,感受过,写出来,也只能是零碎的,无法达到内心渴望的长度。

于是,这一让人冲动的计划,也只能是在冲动后,慢慢的平静下来。但是,回忆了,总会在心里落下些什么,倒是想到那记忆里的那些能人,因为不熟悉他们经历的生活,也无法把他们写进小说里去,只能是把记忆里他们留在心里的印象写出来。

那几个能人,都是与村子里一个沟儿里开办的林场有关,都是在林场里发迹起来的。

有几个是给林场开车,拉木料。有几个是专门在外边跑外交,推销林场加工出的木材。而林场的厂长,据说也是个能人,只是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在心了也没有留下印象。我父亲和村子里许多的人,都是去林场伐木,加工木材干活的,虽然里边也不乏能人,但是,都是靠苦力挣钱,下苦的人,相比那些开车的,跑外的能人,显得就失去了颜色。

那在外边跑外交的,有个姓杨的,个子不高,脸黑黢黢的,长了个大嘴巴,见了人就一脸的笑,咧着嘴巴,而人没有到,声音也就先到了,说怎么,怎么,一脸客气的样子。因为能说会道,是走江湖的人,在山外很吃的开,把木料在外边推销的也多。木料买的好,厂里挣了钱,他也挣了钱。有了钱了,虽然一样是居住在山沟儿里,却吃的好,穿的时髦,人有了钱了,腰板也就挺的直,说话有了底气,声音大,那口气也大,在村子里很是风光。

开车拉木料的人很多,记在心了的,是一个姓陈的师傅和一个姓郝的师傅。他们开的是长鼻子的解放车,嗡嗡的叫着,像蜗牛一样的在坑洼的山里泥土路上行驶。这车,怕是我和村里的人见到的最早的汽车,汽车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就是这个样子,直到多少年后去了大城市,才改变了汽车在心里的形象。

他们隔三差五就去沟儿里拉木料,进去的时候是空车,开的快,只听到机器的嗡嗡的叫,汽车在坑洼的路上就像跳舞,车也颠簸的噼噼啪啪的响,一路向沟儿里快速的行驶而去。从沟儿出来的时候,拉了满满的一车木料,而且拉的老高,用绳子捆绑住了,才车就哼叫着,像蜗牛一样,一点点的在坑洼的泥巴路上爬行。汽车拉着木料,在坑洼的路上,一起一伏,挺害怕的,但是,大概见多了这阵势,也没有人害怕,到爬到木头上坐着,搭顺路的车坐一程。

一直要走出家乡的山沟儿,把坑洼的泥土路走完了,到了乌黑的柏油路上,车和人都大松了一口气,这才放开了速度跑,拉了木料,车被压的沉着,跑的不但快,而且沉稳。

那开车的师傅,坐在驾驶室里开着车,无论是在柏油路上,还是在坑洼的泥土路上,都特别的神奇,对家乡的人来说,那都是值得羡慕与骄傲的生活。于是,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就是能坐哪驾驶室为荣,觉得坐在那里边,就被人当成了人了。

那姓郝的师傅,人比较沉稳,车开的沉稳,挣了钱了,也一样的沉稳,不言不语的,对坐在驾驶室里的人,也沉稳,有话了说话,不说话了也没有别的什么举动。而那姓陈的师傅,人就像那姓杨的跑外的一样,大概找到了好门道,挣了钱,人的脸上时常都是笑,见了人了,人没有到,话就到了,人很是精神,豪迈。而在开车的时候,车开的也一样的精神,尤其当车里遇到了女的时候,大概秉性了师傅教的,挂档摸腿,拐弯亲嘴吧!乘着挂档的时候,在女的大腿上摸一把。女的不好意思说,他也乐的心里快活。挣了钱后,也毫不掩饰自己有钱,住宾馆,酒楼,吃香的,喝辣的,更主要的是喜欢找女人玩。钱也许挣了,但是,手头上却没有攒下什么钱。不过,他心里有他的想法,能花就能挣,就是花光了,反正有车,又能挣。

但是,事情往往在最兴旺的时候,就意味着衰败。林场没有多久,就倒闭了。

开车的师傅,尽管车开的好,在坑洼的泥土路上如走平地。尽管有车,但是,林场倒闭了,没有什么拉的了,也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车跑不起来了,挣不到钱了。那姓杨的,再能说会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林场倒闭了,没有木料让他推销了,也没有了挣钱的来路。

一条生活的道路断了,无法走下去的时候,人就想着走别的路,姓杨的大概手里有了钱,就举家搬到山外一个地方住去了,从此再没有回来,留在村子里的土墙黑瓦的房子,在风吹雨淋中,倒塌了,只留下残垣断壁。

而那两位师傅,一个师傅虽然没有木料拉了,把车卖了,手上攒的有钱,就在家里过起了平稳的日子。在多年后,又瞅准了机遇,买了面包车拉人,虽然人不再年轻,倒找到了生活的出路,不依靠儿女,自己坚强的生活着。而另一位师傅,手头没有攒下钱,全花了,图了一时的潇洒快活。因为还欠的有帐,车卖了后,还了帐手头也没有什么钱,虽然有开车的好手艺,但是,却只能回家种地去了。多年后,人渐渐的不再年轻,想用钱了,只能是像村里的人一样,上山下套套牲口卖,或者挖药材卖挣点钱,买烟抽,买酒喝。而当面对此时的他,村里的人如何都不相信,这就是曾经开车的师傅,那是那么的风光,而现在落魄至此。

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心里留下的一样的是感慨。所有人都有家乡,家乡都有能人。那些能人,都是家乡的风景,名片。只是,在时间的流失中,有许多的能人,就像昙花一现,像流星一样,在天空化过,留下了一瞬间的光亮,却难以掩饰日后的沉寂,落魄。真是让人想到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话。人生无常,谁都不可能一辈子风光,谁也不可能一辈子落魄,千年的瓦屋都漏水,人真的是说不清。就告诉人,在低沉的时候,要看到希望,在风光的时候,要找到退路,脚踩在地面上才踏实。

岁月啊!真的是可以检阅一切。让虚浮的沉寂,最后那沉寂的反倒破土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