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苗子  

2013-06-23 11:34:5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苗子

 

多少年过去了,苗子的心里,一直记得那个傍晚。

那是夏天的时节,太阳在西山头山,阳光不再炽热,山间凉爽了下来,群山在旺盛的绿色中,很是秀丽,鸟儿在叶子间,叫的清脆,悦耳,山间就幽静了。苗子扛了锄头,去门前的菜园里給菜锄草。菜园子里的菜,跟随着季节,飞快的长着,有的长出了藤蔓,开出了花儿,有的长出了嫩绿的叶子,草也在疯长着,苗子就把蔬菜下的草锄去,让蔬菜自由的生长。

丈夫出门,在外边干活去了。家里只有苗子,和孩子。孩子在门前屋檐下玩着泥巴,苗子就乘孩子自己玩的时间,把菜园里草锄了,让菜园里长出各种蔬菜,丈夫回来了,就有了吃的。

苗子是本分的女人,尽管许多的时候,丈夫都离开家去做事,村庄里一些男人,就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用语言勾引她,苗子都不搭理。夜晚,也有男人在窗子下,偷偷的敲她的窗户,苗子要么不理会,要么就骂,惹恼了她,就倒了开水打开窗子泼出去,窗外的男人就被烫的哎哟叫着跑了,从此都知道了苗子的厉害,懂得苗子是本分的女人,不是男人不在家,就偷野汉子的女人。

当村庄里的人都知道了苗子是本分女人后,就不敢再打苗子的主意,心里也打消了念头。苗子的丈夫在家时,村庄里的男人不敢放肆,苗子的丈夫,不在家的时候,村庄里的男人,也不再胡来了。村庄里的男人,就都敬重苗子,一些女人胡来,就会被他谈说,谈后就赞誉苗子,说这些女人应该学学人家苗子。

丈夫不在家,苗子就领着孩子,操持着家务,做一些屋里屋外的家屋活,日子过的井井有条,没有人侵扰她,她也清闲。

边干活,苗子的心里,也就边想着丈夫,想着丈夫在外干活的艰辛,想着丈夫何时能回家。

虽然苗子和丈夫,依旧是照村里的风俗,是经人说媒,提亲才结婚的。但是,结婚后,两个人的感情好,丈夫做着各种的活,支撑着家,苗子死心塌地的跟丈夫过日子,小日子也过的有滋有味的。

苗子把菜园子里的草锄干净,太阳就落到山下去了,暮色来了,山在黛色里了,鸟儿扑棱棱的飞着,鸣叫着归林了,人们也都做了一天的活,从田地里扛着锄头回到了各自的家里,山村里,就在幽静中。

孩子依旧在屋檐下玩泥巴,玩的专注,苗子从菜园子里扛了锄头出来,回家放了锄头,就让孩子不玩泥巴了,给孩子洗了手,就去准备做夜饭吃。

灶房里,油灯豆大的光焰,驱散了已经来临的黑夜,灶房里昏黄,安详。苗子把灶洞的火生燃了,灶膛的火,呼呼的燃烧,散发出的光,一样让灶房里显得安详。孩子静静的坐在灶洞前,很是乖巧,可爱,也在等待母亲苗子做饭,做好了饭后,吃过了,就上床睡觉。

苗子在昏黄的灯光里在灶前忙碌着,她梳着两个辫子,额头前有发荫,眼睛大大的,眼珠子黑而深邃,灯光里,苗子清纯,漂亮。

就在这时,门前来了一个人,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站在门前,羞涩的对苗子说,他是什么什么地方的人,可是,赶不到了,想在村庄里找个地方歇一晚,明天再走,可是,村庄里的人家都关了门,睡了,就她家亮着灯,想来找个地方借宿一晚。

要是村庄里,对他心里不怀好意的人,苗子立刻就会板了脸,把人骂走的。可是,这的确不是村里的人,而且,看起来比她小好多,那么的年轻,羞涩,一看,并不是对她不怀好意的人,也的确是出门在外,遇到了事情的人。苗子想告诉小伙子,她丈夫不在家,留他在家过夜不方便。可是,如果这样,在这样漆黑的夜里,让小伙子走,他在这陌生的地方,没有留宿的地方,会出事的。苗子心里一软,想哪个没有出门的时候,哪个没有在外遇到事情的时候,丈夫不是经常在外做事吗,如果遇到了事情,也渴望有人帮助。于是,苗子就答应了小伙子想借宿的事情。

苗子让小伙子进了灶房,问他吃饭了没有,小伙子也不客气,说走了一天的路,还真没有吃饭,有些饿了。饭在做好的时候,苗子就给小伙子舀了,然后,她和孩子也在一旁吃饭。

苗子想问小伙子一些事情,但是,话到嘴边,没有问。小伙子只顾埋头吃饭。

饭吃结束,孩子就嚷着瞌睡,然后,倒在灶前的板凳上,就睡着了。苗子就去把孩子放到了屋子里的床上。然后,来了灶房,匆匆的把锅碗收拾了,拿了灶房的灯,去了屋子里的一个房间里,给小伙子铺床铺。

苗子边铺床铺的时候,小伙子边问,咋只有你一个人在家,你丈夫呢?

苗子说,去外边做事情了。

苗子话一出口,就后悔告诉了小伙子这些事情,而且,也特别的后悔留小伙子在家过夜了。她倒不怕别人谈说,小伙子夜里来到了家里,村庄里没有人知道。而且,在村庄里的人都知道她是本分的女人,不会做哪些事情的。

小伙子就说,你真好,夜里能留我借宿。只是,你丈夫不在家,你留我在家借宿,你不怕吗?

苗子说,怕什么,怕你把我咬了,吃了。我在村庄里,人人都知道是本分女人,可厉害了,谁都不敢惹我。说着,苗子把床铺铺好了,准备离开了。就在屋子的时候,回头看了小伙子一眼,小伙子一头乌黑的头发,浓浓的眉毛,眼睛很有神。人充满了朝气,一副青春的样子。就在这一瞬间,苗子的心里格的一下,一热,微微的跳了一下,又多年前,媒人提亲时,第一次见到丈夫时的感觉。那时,丈夫就是这样的青春,充满了活力。而她也就像那春天的花儿一样漂亮。只是,随着岁月的流失,生活的打破,丈夫的青春,活力,她的漂亮,也渐渐的被打磨掉了。虽然未曾苍老,却再也难以找到曾经的那份青春,漂亮。

床铺铺好后,小伙子就上床躺下了,昏黄的油灯下,小伙子打量屋子,屋子里虽然摆设简陋,但是,都井井有条,而且,收拾的干净,整洁,就连床铺都干净,整洁,散发着太阳和洗衣服的淡淡的香味。小伙子心里想这一切,怕都是女人收拾的,就想着女人,感到女人是个勤劳贤惠的女人。

吹灭了灯后,村庄里陷入到寂静中,只有窗外青草里的虫子,唧唧的叫着,使得夜晚更显得幽深,漫长。

小伙子却睡不着了,脑子里想着女人给做的饭,想着女人虽然丈夫不在家,依然留宿她。女人的容颜,就在脑海里闪现,那梳的好看的鞭子,那额前的发荫,那大大的乌黑明亮的眼睛,都让小伙子感到女人的好,心里满是感激。只是,不知道如何的回报女人。脑子里想着女人说的她丈夫不在家,也想着女人离开屋子时,最后回眸那一眼,虽然只是一瞬间,在昏黄的灯光里,小伙子看得仔细,真切,感受到了女人瞬间眼神里那炽热的目光,感受到了女人瞬间的颤动。小伙子就激动了,感到没有什么能回报女人,而在这睡不着的夜晚,夜的幽静,女人在脑子里闪现,激发了小伙子内心的欲望,心里就激动起来,身体就燥热起来,而且无法抗拒。

开始的时候,小伙子并不敢那样去做,怕女人真的会像她说的一样,害怕那样莽撞的做了,女人会喊叫起来,骂他,打他。最后,小伙子再也受不了内心的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的燃烧,觉得夜晚就这样煎熬着,是难以熬过去的,觉得女人那么好,没有什么回报女人,会让他愧疚的。于是,小伙子最后就无法控制自己,什么后果也不再想了,就起了身,到了女人的房间门口,轻轻一推门,门开了。而在门推开的时候,女人瞬间也就惊醒了,问,谁。

小伙子说,是我。

女人问小伙子,你要起夜找吧,手电在这。说着,就打开了手电,递给小伙子。小伙子没有接过手电,而是到了女人身旁,一把把女人抱了起来,往他睡的房间里走去。

女人没有挣扎,只是对小伙子说,别,别这样。

小伙子没有说什么,而是粗重的喘息着,把女人抱到了他睡的屋子里,放在了床上。

上床后,小伙子就爬到了女人的身上,只是,他太过的激动,刚进入女人的身体,眼前一闪,身子一阵山崩地裂的塌陷,就倒在了女人的面上了。

小伙子感到很惭愧,没有让女人满足,他就射了。从女人面上下来,小伙子感到特别的对不起女人。

虽然苗子是本分的女人,除了丈夫,真的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如此过。但是,和小伙子之间的那层纱既然扯开了,在这样漆黑的夜晚,村庄里的人都在沉睡,也没有人知道,苗子就放开了一个本分女人的矜持,羞涩。边抚摸着小伙子青春的身体,边对小伙子说,你真胆大,我除了我男人,真的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好过。那么多的男人想打我的主意,都被我骂走了。

小伙子没有说话,他也不想说话。

苗子继续抚摸小伙子,抚摸遍小伙子的全身,最后,就抚摸小伙子那个地方。

苗子继续说,你的年龄看起来不大,力气可还真大,怎么就把我抱起来了。

小伙子也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小伙子心里一热,在苗子的抚摸下,他那个地方又起来了,只是,没有了刚才的激动,迫不及待的样子,只是,心里满是对女人的感激,又爬到了女人的面上,死命的活动起来。只是,这时没有刚才的激动,烈火燃烧的样子,小伙子的内心里,有的只是对女人的感激,于是,那死命活动的时间就特别,特别的长。在这样漆黑,寂静的夜晚,没有任何的惧怕,担忧,在安详中,可以不紧不慢的活动。只是,彼此之间,再没有语言,只能感受到彼此的体温,那气息。最后,在女人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幸福的呻吟声中,在女人身体一阵阵的抽搐里,在女人死命的箍着小伙子,仿佛要把他箍死一样,小伙子的身体再次一阵阵的塌陷,也一样获得了从地面坠入到无边的深渊,然后,又从深渊里见到了光明,往哪光明里,越飞越个高的幸福。

就那么静静的躺着,搂着,静静的享受着幸福,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时,苗子才从那晕眩的,从来没有过的幸福里清醒过来,去要小伙子,小伙子在微微的睡着,在幸福之后,感到有些疲倦。而苗子依旧兴奋着,继续又抚摸小伙子,抚摸小伙子身体的各个角落,最后,就抚摸那个地方。苗子想到了她的新婚之夜,那个夜晚,不就像这样的夜晚一样,不知道疲倦。而且,让苗子感到,和这个小伙子的这个夜晚,比她的新婚夜晚,更为的猛烈,让她获得更为美好的感受。

苗子还想说许多的话,想问小伙子是哪的,做什么的。只是,小伙子显得很疲倦,对她说,我真的只是想感激你,感激你给我做饭,留我借宿,别的没有任何的意思,不要再说那么多,问那么多,我不会说的。过了今夜,就忘了吧!全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苗子于是就不再说什么。

当小伙子那个地方再起来的时候,又爬上了苗子的身体上面,依旧是那么的不紧不慢的活动着。

只是,在苗子那个地方开始抽搐,一阵阵的紧缩,马上要达到那美好的感激时,鸡叫了,窗前有了微明。而屋子里的孩子,忽然也哭声大作。于是,小伙子就从苗子的身上下来,下来后,那个地方很快就软了下来,小伙子感到特别特别的疲倦,身体有被掏空的感激,只想睡。而且,他感到,他让女人获得了满足,感到已经回报了女人,心里也很踏实,坦然了。

孩子停住了哭声,再入睡后,苗子又来到了小伙子的房间,上了床,紧紧的贴着小伙子,苗子还想抚摸小伙子,她的心里,依旧在激动着,燥热着,她渴望那样的感激。只是,窗户越来越明亮,鸡叫的越来越勤了,苗子知道,不能那样做了。而还想和小伙子说什么,小伙子似乎很疲倦,而什么也不想说。就连苗子想知道他的地址,做什么的,将来去找他,小伙子都不说。苗子就落泪了,对小伙子说,也许,我们的缘分,也就这样一个夜晚吧!只是,你要知道,我在我的男人外,真的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好过,今天夜晚过后,你应该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分量。我会永远记得,也请你记得,记得我,记得这个地方。我不打听你的情况,只是,以后,如果能想到我,就到这个地方来,就来找我。

小伙子依旧没有说什么。

苗子对小伙子说,我该说的说了,你起来吧,天快亮了,能看到路了,赶快走吧!要不,让村庄里的人知道了,我还怎么活。

小伙子就起来了,穿了衣服,拿了东西,就走了。

在临出门的时候,苗子猛然搂着小伙子,在小伙子的脸上,又亲又吻,泪水哗哗的落,在小伙子耳边呢喃,我会永远记得你,要记得我,不要忘我,记得来看我啊!

小伙子没有言语,门轻轻打开的时候,小伙子走出门外,就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了。苗子关上门的时候,心里仿佛被掏空了。

苗子第二天,心里虽然空落,人却莫名的兴奋,把床铺上的物品都洗了,把屋子里重新收拾了一遍,知道什么都看不出来,然后,依旧像以往一样的生活。

而村庄里,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人们依旧像以往一样的生活,谁也不知道她夜里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谈说。在村庄里,她依旧是本分的女人,让人害怕,敬畏,赞誉。

只是,苗子的心里,在回想着夜里的一切,回想着那份感觉,内心里无比的甜蜜,幸福。

只是,小伙子离开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这让苗子心里又空落。

丈夫回来了,菜园子的蔬菜,长的很好了,苗子就给丈夫做好吃的,只是,夜里和丈夫在一块,无论丈夫如何的卖命,如何的亲热,却让苗子难以找到那夜的感觉了。

当时不觉得,随着时间流逝的越久,苗子的心里,才知道那晚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小伙子,给她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她对那个夜晚,有多么的渴望,对那个小伙子有多么的思念。

无数次,她会盯着门前的小路发呆,往往看着一个人影,会认为就是那个小伙子来了,苗子会瞬间激动,兴奋起来。而到最后,发生这不是那个小伙子,又让苗子失望,落寞下去。

村庄里的人,就感到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有了改变,就是爱坐在门前,朝路口张望,面对一些身影,会从最初的兴奋,到最后的失落。

村庄里的人就说,那是人家在盼望人家在外的男人回来么,一看不是自己的男人,就这样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有人就说,他男人在家,她有时也这样。

村庄里的人就不知道了。就有人猜测,怕是在想她的心上人,等待心上人吧!

只是,谁是苗子的心上人。苗子是本分的女人,从来没有听人说她和谁好过。村庄里的人,就猜不透苗子的心思了。就连苗子的男人也猜不透。

也的确是猜不透,因为,那是发生在那个夜晚,苗子的丈夫不在家,村庄里的人都熟睡时的事情。这事情,只有苗子的内心知道,这是她内心深处的秘密,在温暖幸福她的内心,也在痛苦,煎熬她的内心。

苗子时常,就爱坐在门前,朝门前的路口张望,等待那个小伙子,只是,她不知道小伙子何时回来,还是永远都不回来了。但是,苗子会坚持下去,一直等到老,等到死去那一刻。

 

2013-6-23日草

 

故事纯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