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路上见到的情景  

2014-01-03 15:19:07|  分类: 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上见到的情景

 

一年的第一天,依旧睡到很迟起来,起来的时候,依旧是个晴好的天气,太阳已经晒着了整个小院,天碧蓝,碧蓝的,蓝的那么的洁净,可爱,阳光就格外的明亮,温暖。

有了太阳,人们就走出了屋子,离开了温暖的火炉,在自己家的屋檐下,或者场院里晒太阳,似乎太阳的温暖,比炉子更深厚,博大。

吃过了饭后,我也就在小院子里溜达,哪人多,往哪凑,一会儿和人们在屋檐下晒太阳,一会儿和人们在场院里聊天,说小院外的事情,也说小院内的事情,说各自的经历,各自感兴趣的事情,每个人有不同的道路,每个人也就有不同的故事。就在这样的诉说和倾听中,时间很快就过去。

院子里一户人家,喊了关系好的客人去家里玩,主人在忙着杀鸡,女人在灶台上忙碌着弄菜,喊来的客人,就在场院里,晒着太阳,打着麻将,旁边围了许多的人在看,我也去看了会儿,主人和我的关系好,喊我去屋里烤火,对我说,让我一会儿在家玩。我微笑着答应了,内心感到温暖,心存感谢。

只是,在太阳一点点的往西边,中午阳春般的温暖,渐渐的散去,寒意一点点袭来的时候,我决定离开家乡的小院,去单位了。

走的时候,怕那家人挽留,发动了车,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走的。驶出了家乡的院子,车就在灰白色的水泥路上行驶,虽然群山在枯黄中,没有什么颜色,阳光也往山上退去,但是,车里放着音乐,边听音乐,边悠然的开车,让人也感到惬意。

一气快驶出家乡山沟儿的时候,遇到了在镇子上工作的亲戚回来,拿东西,东西拿了后,就开车走了。在上到山梁上的时候,遇到几个弄柴禾的人,柴禾已经从山上放了下来,在往一辆三轮蹦蹦车上装。亲戚在路旁停了车,告诉我,他们学校快没有柴禾了,就在家乡打听了一车柴禾,这几个人就是给弄柴禾的,一会儿拉到学校去。

那几个弄柴禾的人,我都认识,打了招呼后,就看他们忙着把柴禾往车上装。

柴禾,是从一个很高,而且陡峭的山上弄下来的,在这样的山上,在这冬天干燥的季节里,山上的泥土是软的,很滑,上到山上,如果不小心,就会从那笔陡的山上滚下来的,那后果不敢想象。我感到,就是山上,从山上下来都困难,他们是如何在山上把柴禾弄下来的,我不敢想象。

我就听说过家乡村庄里,有个老人上山去弄柴禾,柴禾没有弄回来,结果人从山上滚了,腿摔骨折了,花了几万块,而且,人怕再难以站起来了。那家人今年刚把房子收拾了一下,日子眼看好过,就这样一件事情,让家庭重新又陷入到艰难中了,一辈子的辛苦,劳累,因为这意外的事故,又都付诸东流了。想着,满是同情。

眼前这几个装柴禾的人,脸上淌着汗,那飞溅起来的灰尘就粘在了脸上,人就像鬼一样,让人都不敢认了。衣服上也满是灰尘,有些衣服都撕破了。手上,满是茧子,有些地方还有血口子。看着,觉得他们真的不容易。也为他们庆幸,把柴禾从山上弄回来了,没有出事,不然的话,他们就会和我家乡村庄那个老人一样的结局。他们为了生活,背负着艰辛,承担着巨大的生存的风险。

柴禾装完了,就一路往镇子上去,在离镇子不远的地方,去一个厂子的地磅上过称,称结束了后,出了厂子的大门,准备一路顺利的往单位去的时候,不料从下边上来一辆卡车,车上拉的也是柴禾。我们以为这也是一样来称柴禾的,没有想到,我们那拉柴禾的车,没有往前走,而是倒了回来,三轮车司机下车后,一脸严肃,慌张的告诉我们,林业上的来了。

我和亲戚听了后,觉得没有多大的事情,我们弄的是柴禾,也不是倒卖木料。而且,是为了单位,为了那十几个同事,和一百多个孩子。如果没有这柴禾,水马上就烧不开了,饭也没有办法做。纵然买的有煤炭,但是,没有柴禾引,断然是不好然的,而且,煤炭的造价也太大了。

就带着这样的心理去给那林业上的领导说,说明了情况,满以为那领导能网开一面,但是,没有想到那领导说要罚款。一听,我就急了,想罚学校的,单位断然是没有这笔支出,罚那几个弄柴禾的,那也太冤枉不说,而且,那承担着巨大风险,辛苦弄的柴禾就白弄了。也许,正指望这卖柴禾的钱,去添置过冬的衣物,或者家里的柴米油盐钱。于是,我就急了,那领导也急了,亲戚见此,忙挡了说,说我们不是一个单位的,他去说。就那么细说,好说,歹说,那林业的领导总算是网开一面,但是,说套要过,最后,就交了一百块的罚款。而地磅上那大卡车的柴禾,也并不是来过磅的,而是被着林业上的扣下了,不但要罚巨额的款,说不定人还要受牢狱之灾。这人我认识,是附近一个沟儿的村庄里的,但是,我们都自身难保,也没有办法再去替人家说情,相比这些村里的人,我觉得算是幸运的了。

回到单位后,脑子里老想着那几个弄柴禾的人,想着他们弄柴禾艰辛的场景。也老想着那个被扣的一卡车柴禾的人,想着他那无助,乞求的眼神。这弄的一车柴禾,也许家里炉子烧的,驱散冬天的寒冷。也许是卖了,想弄点儿钱,添置过冬的衣物,和油盐钱,也许是指望这钱,过一个温暖幸福的年。而现在,这一切的愿望都成了奢望,落空了,反倒就像我村庄那个出事地老人一样,不但没有实现愿望,反而要把家里掏空,让日子陷入到艰难中去,过个幸福祥和的年,也就成了泡影了。

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鱼。我们这山里的人,每在冬天的时候,总是想乘着空闲的天气弄些柴禾,因为买不起煤,煤太贵,想用这柴禾驱散冬天的寒冷。也想冬天里空闲时间弄的柴禾,够第二年一年烧。因为开年了,就要忙各种的事情,或者出去打工,或者要忙农活,就顾不上弄柴禾了。有些,还想弄点儿柴禾,卖点儿钱, 补贴家用。

但是,个人的愿望,与上边的政策,总是有矛盾,冲突的地方,于是,当想去实现这些愿望的时候,不但承受着弄柴禾随时会出事的风险,而且,还承担着被逮住,遭受罚款,或者牢狱之灾痛苦。

我就想到了我小的时候,林业的政策没有现在的紧,那时,不但有林场在伐木,而且,农民为了吃一口饱饭,就在山上大片的砍伐树木,开荒种地,家乡四周的山上,在我小的时候,就是光秃秃的的。后来,上边有了政策,给了粮食,还补贴钱,封山育林,家乡四周的山上,树木就又长了起来。林改后,山林也都划归了个人的名下,人们砍伐树木,就不能乱砍伐了,各自砍伐各自山林里的。看着那些被砍伐下来的树木,也的确有些心疼,感到可惜,但是,却也理解,同情。觉得农民不是不爱树木,而靠山吃山,要靠这些柴禾生活,他们每做的任何事情,也都是为了生活。而他们砍伐树木,也并没有一些人理解的滥砍滥伐,毕竟,现在山林都是自己的了,他们砍伐的都是挑选着伐的,砍伐之后,山上并不是光秃秃的的,那些比较小的树木,依旧在更开阔的空间里成长, 不久的时间里,就会成为上好的木柴。

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敌对上边的政策。也不是开拓那些砍伐树木的农民,只是,当心里涌上他们为了生活,那艰辛的情景时,心里久久难以平息,老在心里念叨着白居易《卖炭翁》的诗句,也想告诉那些坐在空调中的人,懂得底层人过冬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