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子杰  

2014-12-18 09:14:0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杰

 

1

 

子杰住在一个沟儿里。

沟儿里只住着子杰一户人家,子杰的房子,和村庄里所有人家的房子一样,是土墙黑瓦的房屋。房屋背靠着山,门前,是缓坡的田地,田地是沙土地,长玉米,洋芋,黄豆,和其他的五谷杂粮,瓜瓜菜菜。在田地外,依着对面的山脚,是一条流淌的小溪,溪水清澈,在青草掩映下流淌。在小溪里,子杰的父亲挖了一个水潭,就是他们家吃水的水井。

子杰几岁的时候,母亲就被人拐跑了,就剩下他和父亲在家里过日子。父亲没有了妻子,人就像掉了魂一样,以前爱说笑,脸上时常挂着笑容的他,脸上忽然之间就没有笑容了,人也变得沉默了,脸上,就多了皱纹,也变得漆黑了,长满了胡茬。除非所迫,他不得已才去地里干活,不再像以前的勤劳了,不想干活的日子,开始的时候,就闷在家里,不停的抽着旱烟。后来,在家里也呆不住了,就去沟儿外的村庄里,像没有了魂的人一样游荡,这家门前坐一会儿,那家门前坐一会儿,他很想和人说话,说他的女人,说他内心的痛苦,但是,却没有他听。纵然有人听了,也是哈哈一笑,反而糟践他是不是那个东西没有用,女人才跑了。父亲感到羞辱,但是,也不好发作,越发失落,痛苦的回到家里,回到家里,就默默的坐着一袋接一袋的抽旱烟,发呆。

父亲头发也不梳了,乱蓬蓬的,衣服也不时常换,直到脏的发光,看不到布的纹路了,才勉强去细一下,换一下。顺便也给子杰把衣服洗了。

衣服洗不洗,换不换,对不懂事的子杰来说,是不太重要的事情,小孩子能穿暖和,吃饱,就是最幸福的感受了。对子杰来说,最主要的是饿。父亲去干活了,一干就是一天,子杰要等待父亲回来,做了饭才能吃,一天里,就那样饿着,坐在门墩上,等待父亲回来的身影。饿极了,就去门前小溪的水潭里,和那山泉水止饿。父亲不去干活了,有时去村庄里逛了,有时就在屋里抽旱烟,发呆,屋里就满是旱烟的味道,他不饿,也就不做饭,子杰也不敢给父亲说他饿,子杰小小的心里,知道父亲没有了妻子,心里痛苦,他怕惹父亲发火。直到父亲饿了,才去做饭,也是糊弄做的,只要煮熟了,就能吃。子杰大概饿极了,不管父亲坐的什么饭,都能吃很多,也很香。

子杰的心里,很想母亲。脑子里,满是母亲的样子,母亲的笑容,母亲说话的声音。也想着母亲给洗衣服的情景,衣服上,满是洗衣服的香味。也想着母亲做饭的情景,母亲在灶台上忙活,灶洞里燃烧着火,火苗旺旺的,锅里咕嘟,咕嘟的煮。屋子里满是烟,满是饭的香味。母亲做饭总是很准时,味道也特别的香。子杰感到,母亲在家里时,家里总是充满了阳光般的感觉,让他感到明亮,温暖。

只是,母亲为什么要离开父亲,跟了人跑了。那是大人的事情,子杰不知道。子杰只在心里恨母亲,不该就那样跑了。父亲对她也不错,也不和她吵架,家里的日子过的暖暖的,她跑了,就把父亲和他留下。子杰也恨父亲,不该没有留住母亲,留住母亲,家里就有阳光,温暖,家里的日子就是圆满的。

 

2

 

母亲在家时,子杰是快乐而活泼的。他不操心穿衣服的问题。衣服脏了,母亲就给他换洗,衣服上有洗衣服的香味。也不操心吃饭的问题,早晨他起来的时候,锅里是热饭。中午和晚饭,都会准时吃。不管做什么饭,味道总是香甜,子杰总是能吃许多。

其他的时间,子杰有时会出了家住的这沟儿,去沟儿外边的村庄里,去找伙伴玩。但是,父亲和母亲告诉他,没有他们领着,不要去,小心村庄里的孩子欺生,打他。要玩就在家里玩,在沟儿里玩。

子杰听了父母的话,而家是完整而温暖的,子杰就不想去沟儿外的村庄里了,就在家里玩,沟儿里玩。

家里的每一件物品,每一个角落,都是子杰最好的玩具,最好的乐土。家之外的沟儿里,任何的物品,场地,都是子杰的玩伴,是子杰的天堂。

大概是父母怕子杰孤独,还逮了一条小黄狗,小黄狗就成了自己最好的玩伴。

家里那床铺,是子杰感到最好玩的地方,在床铺上睡够了,就在床铺上玩,又是蹦,又是跳,翻跟斗。家里的锄头,铁锨,板凳,也都是子杰好的玩具,在家里拖动,按照他喜欢的样子摆放成各种的形状。

自从那小黄狗逮回来后,子杰特别的喜欢小黄狗,小黄狗也喜欢子杰。子杰给小黄狗喂吃的,小黄狗就给子杰摇尾巴,对子杰越发亲昵。子杰做什么,它就跟在身旁,子杰要是躺在地上,小黄狗也就躺在子杰的怀里,有时,还舔子杰的手,脚,子杰的小脸。子杰有时,没有玩的了,就和小黄狗玩,逗小黄狗,小黄狗就摇着尾巴撒欢,裂开嘴巴,佯装咬子杰,就是咬着子杰的手脚,轻轻的有放开。子杰有时,就抱住小黄狗,或者捉住小黄狗的耳朵,坐在小黄狗的身上,直到他兴奋,把小黄狗玩的疼了,汪汪的叫着跑了。

屋外,有自己更多好玩的东西,和好玩的地方。场院里的一颗石子,都能让子杰玩上半天,一个蚂蚁,也让子杰好奇,就那样盯着。在场院上,玩着,玩着,有时就睡去了,做了一个香甜的梦,梦见他在天上飞,飞的好高,好远啊!

子杰也最爱去门前小溪边玩,喝那小溪的水,在小溪上,架了木头棍子做的水车,架在小溪上,水车在溪水的流动下,就不停的转着了,子杰盯着,就笑了。

子杰给水潭里,逮了许多的小鱼儿,小鱼儿渐渐的长大了,子杰去水潭边的时候,鱼儿和他渐渐的熟悉了,也不怕他,潭里的鱼儿,似乎睁着眼睛看着子杰,身旁的小黄狗,亲昵的依偎着子杰,母亲在家里洗衣服,做饭,场院边的木棒上,晾晒了许多洗干净的衣服。有父亲的,母亲的,还有他的。灶房里,屋檐下的山墙里,冒出了淡淡的烟,屋子里,母亲在灶洞里烧燃了火,锅里咕嘟,咕嘟的响着,飘散着油盐的香味。

天好蓝,两边的山,绿的那样的可爱,轻柔,阳光暖暖的撒下来,沟儿里幽静极了,子杰感到好幸福。

 

3

 

没有了母亲,子杰感到家一下子乱了,空了。虽然,家里和母亲在的时候,没有少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改变,那些东西,该在什么地方,还是在什么地方,但是,却让子杰感到,家里再没有记忆里的充实,温暖。

屋外,也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那样的场院,溪流,水潭,鱼儿。但是,子杰再也找不到记忆里那样好玩的感觉,看不到蓝天,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就连那柔和而熟悉的山,也没有了色彩。那小黄狗逐渐的长大了,自从母亲走后,不知道是饿极了,还是什么原因,也不陪子杰,许多的时候,都要跑出沟儿里,去沟儿外的村庄里找吃的,或者找其他的狗在一块玩。

子杰的性格,也一下变了,就和父亲的改变一样,父亲变得沉默了,木讷了,不爱说笑了。他变得不爱动了,也不想玩了,心里没有了那暖暖的感觉,脑子里也没有那些美好的想象了。

子杰也和父亲一样,喜欢发呆,呆坐。

有时坐在屋子里发呆,有时,坐在小溪边发呆,任凭那溪水流淌。子杰怀念家里的感觉,子杰幻想着母亲能够回来,家里依旧能找到记忆里那暖暖的感觉。

但是,在许久的日子之后,母亲不见回来,没有一点儿音讯。父亲知道,妻子不会回来了,跟了别人跑了,和妻子之间的往事,就成了最美好的记忆。子杰也知道,母亲不会回来了,家的温暖,充实,母亲给洗衣服,做饭就成了最温暖的记忆了。

子杰就和那在家里呆不住的黄狗一样,也在家里呆不住了,沟儿里呆不住了,闷极了,就爱走出山沟儿,去沟儿外的村庄里玩,直到天在暮色里了,才回沟儿的家里。

父亲在痛苦里,一样木讷着,人也越来越懒惰,他连自己都管不了,也就不管子杰,任凭子杰想怎样,只要子杰没有惹什么事情,没有事情找来,就任凭他怎样去。

 

4

 

子杰到了沟儿外的村庄里,很快就认识了些年龄相同的伙伴,在一块玩,这让子杰一下就感到快乐了。

家里没有了母亲,子杰再感受不到快乐了,就更不留恋家了。

子杰和那些伙伴,在一块做游戏,玩跳绳,荡秋千。还和他们玩搬家家,抓石子。和他们在一块玩的时候,让子杰找到了快乐,忘却了家里的空荡。

只是,这些孩子,都有父母,被父母疼着,也被父母管着,玩着,玩着,有时候有点儿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被喊回家去了。而那些事情,不管是不是子杰惹出来的,都会受到那些孩子父母的自卑,虽然不是直接当着子杰说,但是,却边拉着自己的孩子走,边给自己的孩子说,说那是没有妈的孩子,妈跟人跑了,现在没有人管教,是个野孩子了,不要跟他在一块玩,小心学野了,学坏了。

快乐刚开始,没有多久,也就结束了。子杰在家里呆不住,在家里寂寞,孤独。去村庄里,也没有伙伴跟他玩了,他往一些孩子门前凑,那些孩子的父母唬着脸,对他说,他们的孩子要怎样,怎样,不要子杰来他们家和他们孩子玩。而一些孩子,还骂子杰,是没有妈的野孩子,抓了石子打他。

子杰好孤独,心里好难过,边想着母亲,边默默流泪。

那些同龄的伙伴,不跟子杰玩了,意外的是,那些比他大的,却愿意领了子杰一块去玩。

那有放牛的,放羊的。那有村庄里,不做什么农活,一天也游手好闲,没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就在村庄里游荡,抽烟,喝酒打牌的人。

 

5

 

和那放牛放羊的在一块玩,是子杰最开心的时候。羊儿咩咩的叫声,那样的好听,羊儿洁白的身子很好看,竖着两只耳朵,两只大眼睛,嘴巴下边,有一撮胡子,吃草的时候,胡子一搓一搓的,怪可爱的。羊儿叫,他和放羊的也学着咩咩的叫,那叫声,在群山里飘荡,那样富有幽韵。

把羊儿赶出村庄,到了没有田地,庄稼的地方,就由羊儿吃草去,羊儿边咩咩的叫着,边埋头吃草了。子杰就和放羊的,在河边找了一处平整的石板躺下来。石板旁,是野柳,是芦苇,石板上很是阴凉,空气中,是青草的气息,柳林和芦苇外边,河水哗哗的流淌,蝉在知了知了的鸣叫,山里富有了韵致。子杰和放羊的就躺着,四周的山,绿的那样的弄,天蓝的很可爱,天上有朵朵的魔蘑菇似的白云。放羊的就给子杰讲故事,都是一些爱情故事,子杰虽然不懂,但是,那最后结局都完美的爱情,让子杰还是睁大了眼睛,脑子里展开了丰富而美好的想象。

牛长着高大的身躯,长长的尾巴,一对竖立的大耳朵,一堆亮晶晶的大眼睛,大大的嘴巴,翻着嘴唇,吃草的时候,嘴巴也是一搓,一搓的,很可爱。边低头吃草,边发出长长的哞叫,那叫声,在山里传的那样的远。

子杰喜欢牛的可爱,憨厚的样子。最喜欢的,却是看放牛的爬上牛背,让牛驮着他走,骑在牛背上的放牛的,很是神奇,还边唱着歌儿,歌儿在山里,传的远远的。子杰也好想骑牛,但是,他又不敢,在一次鼓足了勇气,想去骑牛,差一点让牛给蹄了,从此再不敢骑牛,只在一旁看着放牛的骑牛,那牛驮着他过河的情景,充满了羡慕。

和放牛的,放羊的,很是玩了一些日子,让子杰获得了快乐。而后来,那放牛的,放羊的,把牛羊卖了,不再放牛放羊了,去别处找了事情做,子杰就没有玩伴了。

子杰也到了上学的年龄,要去村庄里的学校里读书了。但是,读了几天的书,子杰感到学校里太拘束人,没有家里好玩,而父亲也挣不来钱,供子杰读书,也不能准时给子杰做饭,洗衣服,子杰也就不想读书了,就回到了家里,而在家里又呆不住,依旧去沟儿外的村庄里,找别的人玩。

 

6

 

沟儿外,和子杰同龄的伙伴,都在学校里读书,就是放学回来,也没有和子杰在一块玩的,那些孩子的家长,都得对孩子说,子杰是没有妈的孩子,是个野孩子,一天也不落屋,到处游荡,是个二流子,迟早要学坏,不能和子杰玩。

父亲一天忧愁着脸,闷着头抽烟,地里的活,不做实在不行了,才去做一下。有时,也在家里呆不住,就像无家可归的人一样,出了沟儿,在村庄里飘荡。想和人说话,没有人和他说话,想和人玩,没有人和他玩。子杰在家里呆不住,家里没有母亲,父亲又是这样个样子,家里就显得空荡,而凄清了。子杰总是爱到村庄里玩,没有同龄的人和他玩,倒是有几个年龄大的,已经出了社会多少年的,抽烟,喝酒,打麻将什么都会的人,倒是喜欢子杰,说子杰可怜,没有了妈,就喊了子杰一块玩,子杰没有人玩,正孤独,也就高兴的跟着他们在一块玩。

跟了他们在一块玩,他们对子杰也很好,他们打牌,子杰就在一旁看,要抽烟了,喝饮料了,就给了钱,让子杰去买。子杰就屁颠,屁颠的跑着去买了,不一会儿,就喘着粗气,从那小商店里,给买回来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开始,他们只是有了喝不完的饮料了,才给子杰喝,不给子杰抽烟,喝酒的。后来,在他们赢了钱,特别高兴的时候,就买了许多好吃的,买了烟,酒,边吃边喝。给子杰吃那些好吃的,也给子杰烟抽,酒喝。子杰不敢喝,不敢抽,他们就冲子杰笑着说,你也不读书了,出了社会了,就是社会上的人了,虽然年龄还小,但是,该学会的,还是得学会。那妈也跑了,你老子也不管你,怕啥。人活在世上,也就是吃喝嫖赌抽,活人不抽烟,活得不如仙,活人不喝酒,活得不如狗。

见他们这样说,子杰也就怯怯的接过了他们递过来的烟和酒。抽了一口烟,呛的眼泪就出来了。喝了一口酒,辣的嘴里要冒火,眼泪也直流。但是,瞬间,那辣从嘴里一直下去,到了喉咙,到了肚子里,肚子里就暖融融的,脑子里也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感觉,是飘飘渺渺,朦朦胧胧,就像儿时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让子杰仿佛躺在了母亲怀里,仿佛母亲又回来了,他们在一块,过着记忆里那样暖暖的日子。

从这以后,子杰就学会了抽烟,喝酒。

 

7

 

子杰第一次抽烟呛,第一次喝酒辣,但是,在呛过之后,辣过之后,涌上心头的是那样美妙而难以忘却的感觉,那感觉,让子杰忘记了孤独,凄凉,找到了母亲在家时,那种温暖而快乐的感觉。于是,子杰就喜欢上了抽烟,喝酒,他要在烟酒里寻找那种美好的感觉。

但是,子杰没有钱买烟抽,买酒喝,子杰就跟了那些比他大的伙伴去玩,他们有了烟酒了,就给子杰抽,子杰喝。看着小小的子杰抽烟,喝酒,不再呛,也不再辣的时候,他们就冲着子杰笑着,说,狗日的,这样小的年龄,就会抽烟,喝酒,而且,还有模有样,拿起了架势,将来,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子杰只是笑,很享受那样美好的感觉。

村庄里的人,也就看见子杰抽烟,喝酒,就知道了子杰抽烟,喝酒,给子杰的父亲说了,子杰的父亲说,孩子不上学了,出社会了,就应该什么都学会。他也说,他连自己都管不了了,也更管不了子杰,只要他不惹出事情来,任凭他怎样去。子杰的父亲不管,村庄里的人只是谈说,就更管不了了。只是,村庄里的人就对自己的孩子说,子杰没有妈,抽烟,喝酒样样都学会了,是个野孩子,坏孩子,不要和子杰在一块玩。于是,就更没有同龄的伙伴跟子杰玩了,子杰怕孤独,家里呆不住,就只有跟了村庄里,那些比他大的,出社会多少年了的人在一块玩。

子杰跟了那些一天吃了饭,什么都不做,游手好闲的人在一块,跟他们一块,看他们打牌,给他们跑腿买东西,然后,混的酒喝,烟抽。

子杰也跟了村庄里,另外一些做事情的人在一块玩。他们喊了子杰一块上山去做伴。他们上山,是想了门道挣钱,有的是挖药材,有的是下套套牲口,有的是偷偷的弄木材。子杰跟着他们一块,看着他们做这些事情,有时,给当个下手。在他们挣了钱的时候,总不忘记给子杰几块钱,让子杰去买吃的。

子杰有了钱,买好吃的,也买烟,买酒喝。

子杰渐渐的就融入了社会,也学会了一些社会生活,见了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事情该怎样做,他都知道了,而且,抽烟,喝酒,也成了拿手,尤其抽烟,那拿着烟的姿势,比大人还老练,抽了烟后,从鼻子里能冒出烟来,还能吐出眼圈。

随着年龄再长大些,子杰已经是熟悉了社会,社会中的人事,游刃于社会中,不再依靠父亲而生存,而不再留恋家。在外边有吃饭留宿的地方,他就不回家,没有地方吃饭,住宿的时候才回去。家就像一个旅店一样了。母亲一走,再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的音讯,家对子杰来说,已经找不到记忆里那暖暖的感觉了。

 

8

 

子杰虽然小小的就抽烟,喝酒,但是,因为眼尖,嘴甜,腿勤快,遇到事情了,就帮忙做,有人喊去帮忙做事情,也就乐意的去了。而在村庄里,也没有因为喝酒,抽烟,跟人在一块玩,惹出什么事情来,倒是让村庄里的人喜欢。在子杰再长大了些,村庄里的人就没有谈说子杰的了,说起子杰,还觉得子杰的好。而村庄里,哪家人有了红白喜事,总是会在帮忙的名单上,给子杰安排一些事情做。

有时,让子杰发烟,倒水,有时,让子杰管火。因为子杰烟见,嘴巴甜,腿勤快,忙帮的好,对待来的客人,总是笑脸迎接,招呼的周到。而子杰做事情细心,就是贪烟抽,酒喝,而过事的人家,为的就是过事,并不怕人多抽烟,喝酒,只要把人招待好,喜事有喜气,丧事顺当,比什么都好。于是,也就放心子杰,让子杰去做这些事情。

子杰得到了村庄里人的赏识,重用,做事情也就不懈怠,马虎。遇到来了客人,就笑脸迎接上去,给发烟,倒茶,让坐的,并大声的吆喝,来客人了。让来的客人受到了热情的迎接,心里高兴,也让主人因此而感到有了脸面。

在村庄里人家过事时,子杰是最活跃的一个,到处都是他的身影,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里,往往熬的整夜,整夜不睡,在白天里,在白天空闲的时间里,随便找个地方躺一下就好了,而熬习惯了,也就没有瞌睡了。

子杰做的事情,做的圆满,受了辛苦,让主人和管事的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于是,在专门招呼帮忙的时候,就给子杰发了烟,红包,然后,把子杰安排在最好的位置,要子杰放开了吃,放开了喝。离开了帮忙的岗位,在酒桌子上,子杰也是活跃的人,他知道他年龄小,没有人会陪他喝酒的,他就主动的和人打官。于是,屋子里,就满是子杰的笑声,划拳的声音,赢输对子杰都无所谓,输了,就把酒一杯杯的倒在酒壶盖子里,倒满了,拿起酒壶盖子,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喝的豪爽,直接,让在坐的都害怕,怕把子杰喝坏了,也去给自己的父亲说,让挡下子杰,莫把他喝坏了。

子杰的父亲就去挡子杰,子杰喝了酒,有了豪气,就更不怕父亲,就对父亲说,你把自己管好就行了,莫管我。子杰说这话,是出自内心,也是母亲走了之后,家里的凄冷,而在他内心里产生的对父亲的怨气。

人家过事,父亲也不好再说什么,就默默的走开了。

虽然说不管,却还是盯着。倒最后,子杰喝醉了,溜到桌子底下去了,父亲就赶忙去抱起了子杰,把子杰背了回去。

管事的人,过事的主人家,没有介意自己的醉酒,只是笑笑的说,子杰喝醉了,到底是年龄小,拿不住自己的酒量,控制不住自己。不过,忙了这么些的日子,多喝点儿,喝好点儿,应该的,应该的。

父亲把子杰背了回去,放在了床上,看着醉了酒,香甜的睡去的孩子,父亲忽然有些内疚,想到了妻子在时,子杰那时的快乐,幸福,而想着妻子跟人跑了后,家里的空荡,凄凉,子杰也没有人照看,吃饭饱一顿,饿一顿,穿的衣服没有人洗,破破烂烂的,就是这样,孩子煎熬着,长大了。但是,受了多少的苦,凄凉啊!醉了,就让孩子醉吧!醉了,孩子什么都不想了,如果有梦,也是回到母亲在家时的情景,那样的温暖,幸福。

看着子杰,想着,父亲忽然心里酸酸的,落下了几滴泪。

 

9

 

虽然喝醉了,但是,子杰也并不是每次喝酒,见了酒就醉的。醉了几次后,子杰渐渐的知道了自己的酒量,也知道了酒最后的难受,吃不了,喝不了。于是,子杰再喝酒的时候,虽然依旧有年少时的冲劲,豪爽劲,但是,却学会了在喝酒的时候,控制自己。

渐渐的,自己就成喝酒,抽烟的高手,牌看多了之后,也会打了,但是,子杰没有钱,只能看人打,他不敢打。只在看人打牌时,有手气背,输了钱的,让子杰代着打几把,隔个手气。子杰大概刚学会打牌,胆子大,手气总是很好,往往总是能赢,给输钱的人,把钱捞回来,请他打牌的人就很高兴,给子杰买酒喝,买烟抽。

子杰就在跟比他大的人一块玩,随着岁月一天天逝去,他也一天天长大。子杰的身上,再也找不到孩子气,就是比同龄人,他都显得老道,成熟,他已经对社会,人和事情乱熟了,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事情怎样做,他都知道。加上嘴巴甜,眼睛尖,腿勤,更是让人喜欢,村庄里人家有了事情了,也总是去帮忙,忙帮的又特别的好,让主人和管事的喜欢。子杰在村里混得游刃有余,比他的父亲在村庄里混得还好,威信还高,在村庄里,总是有人喊他吃饭,喝酒,夜里也让住。就有人对子杰叹息,说子杰书读少了,要读多了,就是个人才,比他父亲能多了。

子杰的父亲,听着只是笑,也并不恼,不与儿子争高下,觉得,自从子杰的妈跟了人跑了之后,家里就空了,子杰也在家里呆不住,他也做什么也没有了心思,心里一直空荡荡的,就那样消沉的活一天,算一天,而子杰在没有母亲,和他的关怀中,就那样一点点的长大了,懂事了,能在社会上混,能养活自己,生活下去,也没有惹出什么事情来,这就是让父亲感到高兴,而轻松的。

子杰在村庄里人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去帮忙,喜事的时候,他把忙帮的有了气氛,事情做的周到,让主人和管事的高兴,放心。而在丧事的时候,子杰除了把事情做的周到,把人招待的圆满,有对一件事情感了兴趣,那就是给死去的人唱孝歌。

子杰开始的时候,并不会唱,就坐在旁边,看人唱。渐渐的听懂了。子杰虽然识字不多,但是,记忆里特别的好,慢慢的就把那些人唱的孝歌,就记在了心里,记住了歌词,也记住了那唱的强调,还知道了什么地方停顿,怎样敲锣打鼓。

一次,在唱孝歌的人,熬的实在不行了,也没有人接的时候,就有让人子杰去唱。子杰就胆怯的接过了鼓,开始学着别人的强调,像模像样的唱,然后,像模像样的打鼓。开始有点儿紧张,时常忘词,鼓也打不到点子上,与锣配合不好。但是,也没有人责怪,反而说子杰唱的好,那样小的年龄,就会唱孝歌,打鼓,同龄的人还都不会呢!说子杰就应该学会,不然的话,将来唱孝歌,打鼓的失传了,人再死了,就没有唱孝歌,敲锣打鼓的人了。子杰受到了激励,镇静了下来,那些遗忘的歌词,强调,就都涌上了脑袋,他就放开了唱,沉浸在孝歌里。鼓也跟上了点子,与锣配合着敲,把过丧事人家的事情,过的圆满,那孝歌,把那死去的人的亲人听的哭的死去活来。

管事的人,过事的主人受了感动,在有了酒席的时候,就安排了子杰去坐,然后,给子杰发烟,给子杰倒酒,向子杰说着感谢的话。子杰小小的年龄,受到了如此的敬重,心里也很骄傲激动。只是,也不骄傲,就像人也客气的说着,做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是小事。在喝酒的时候,子杰知道了自己的酒量,控制着喝。在吃好,喝好,在微醺里,又去给人帮忙。子杰在村庄里,就越发受到人的夸赞,喜欢。

子杰给人帮忙,挣了烟的时候,也总不忘给父亲拿回去。看着父亲抽着自己给的烟,在那烟雾里,似乎排遣着内心的痛苦,子杰心里,也就感到了释然。

 

10

 

子杰虽然跟了年龄大的人在一块玩,学会了抽烟,喝酒,打牌,但是,却从来不做坏事。只是图和他们在一块玩的快乐,排遣内心的孤独。

在不和他们玩了,子杰就跟了那些时常约他山上的人一块去山上,他不再是给他们做伴,也用他们的办法,自己也用这样的门道挣一些钱。学着他们挖药材,学着他们下套套牲口,学着他们弄一些木头。

子杰渐渐的,就学会了挣钱了。能自己挣钱买烟抽,买酒喝。但是,他却从来不打牌,实在是熬不过,有人喊着打牌了,他就打最小的,输个一点,或者赢一点,就借故有事走了。

有了钱了,买了烟,酒,总不忘也给父亲买一些回去。父亲抽着烟,也喝点儿酒,在烟雾里,在酒的那种微醺的感觉里,父亲的脸上,有了笑容,那皱纹也舒展了开来,子杰见到了父亲的笑脸,想着母亲走后,家里的空落,留在他内心的阴影,想着父亲的痛苦,消沉,脸上的忧愁,再看着父亲此时的模样,自己的心里,在和父亲一样难过时,也感到高兴,毕竟,他们就这样相依着熬过来了,他渐渐的长大了。虽然,心里能记得母亲在家时的温暖,但是,母亲在心里,却逐渐的模糊了。子杰想母亲在家时的温暖,对母亲充满了爱。而想着母亲走后,家里的空荡,他心里的阴影,父亲的痛苦,子杰又恨母亲,恨她那样心狠,扔下他们不管走了,过她想要的幸福日子去了。子杰就想,将来就不想母亲,如果见到母亲,他也不会认她了。

子杰有了钱了,也给家里买油盐酱醋,给父亲和他买衣服。在父亲忙,或者难过的时候,子杰也就动手学着做饭,渐渐的,子杰会做饭了,做出的饭,比父亲做的还好吃。

村庄里的人,见到子杰如此的变化,就说子杰真的长大了,懂事了。小小的,没有妈的孩子,长大能这样,真的不容易。

也有人对子杰说,像自己这样懂事的人,好好努力,多挣些钱,将来一定能找个好媳妇的。

而这话,也说到越来越大的子杰心里,他也渴望着将来能找个媳妇,让这个家里有人操持,而显得完整,把母亲走了,带给家里的残破弥补起来,又用家的温暖的感觉,来温暖父亲的内心,让父亲在逐渐来去时,不如此的痛苦,能享受到一丝生活的甜蜜幸福。

子杰的心里,就对懂他内心的人,充满了感激。也在心里暗自努力,做一个村庄里人谈说的好人,也在空闲的时间,多想了办法挣钱,实现他内心里,开始萌动的梦想。

 

11

 

梦总是很美丽,但是,现实总是很无奈。

子杰虽然在村庄里,有了人们好的评价,他在社会上也混的乱熟,村庄里也有人知道他内心里美好的梦,子杰也在努力,改变着自己,做一个村庄里眼中的好人,变得勤快,想了门道去挣钱,把屋子也收拾了,墙面用报纸糊了,地面用土填平了,把屋子里的物件摆放的整齐,还请了木匠,做了一些家具,屋子里的确也温馨,家也像个家了。

把场院也打扫的感觉,在场院边,还种了许多的花儿,和一些果树。屋子在沟儿里,幽静中,给人田园般的生活。

但是,子杰在到了年龄,却找不到媳妇。

子杰的心里,默默的喜欢的女孩子,还没有等子杰表白,人家就成了别人的媳妇。子杰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女孩子,尽管子杰对人家表示殷勤,却得不到人家的回应,最后,也纷纷的成了别人的妻子,有在嫁在村庄里有钱有势的人家,有的就嫁到了村庄之外更好的地方去了。

子杰的年龄,一晃,就慢慢的大了,父亲虽然着急,但是,一直在妻子走了之后的痛苦里,难以自拔,也给子杰帮不上任何的忙。子杰也很着急,煎熬,失望,却没有一点儿办法。他在村庄里,能改变的都改变了,也有了好的口碑,对社会也熟悉,家里也收拾了,手头上也有一点儿钱,但是,子杰就是不明白,他找不到媳妇。

在村庄里找不到媳妇,而在村庄之外,就更没有女孩子愿意嫁到这来,因为,村庄本来就偏僻,他家又在沟儿里,就更不会有女孩子嫁到这来的。

年龄一大,就连无所谓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女孩子都没有了。这让子杰很是痛苦,失望的。

人一旦内心里,没有了梦想,希望,也就会变得消沉,堕落,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评价了,就会彻底还原内心最真实的自己。

子杰不再勤快的去干活,卖力的挣钱了,也不再怎样收拾家里,家里是怎样,就是怎样了,那曾经收拾整齐的物件,又杂乱了,那做的家具上,就落满了灰尘。门前的场院,时常落满了枯枝败叶,那些花草,任凭开花,凋落,也没有人欣赏,自生自灭。只要手上有闲钱,子杰就像没有了魂一样,在村庄里游荡,和人抽烟,喝酒,也打牌。以此来麻醉自己,忘却了内心的失望,痛苦。

和子杰在一块玩的,大多都是像子杰一样,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就那样得过且过的人,也都是梦想着有个温暖的家,守家的妻子的人,但是,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找到女人,在岁月的流淌中,渐渐的成了光棍。

和他们在一块,因为内心里,有一样的失望,难以言说的痛苦,于是,也就有了共鸣。在酒醉了后,就敞开了心扉说话,说曾经的梦想,渴望,那绚丽浪漫的爱情,那温暖的家。也说梦想的破灭,内心的失望,痛苦。于是,就骂那些女孩子势力,喜欢有钱有势的,喜欢地方好的,就发狠到,哪一天发财了,就把那些女孩子包养了。而至于哪一天能发财,他们也不知道。又骂这社会,现实,说这社会,现实,就是喜欢金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什么爱情,都是哄人的。说着,说着,也都感到只是嘴上说说,却难以改变冰冷坚硬的现实。面对彼此都越来越大的年龄,家里的空落,知道在村庄里,再没有希望,就是光棍了,心里难过,禁不住落泪。

而不经意的话,虽然渴望的爱情得不到,想要的温暖家庭,不过是空梦。而人终究是肉体凡他,那躯体的本能,却是逃不过的现实。不说爱情,不说家庭,就说到了那些有关肉体本能的事情。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黄色的笑话。说到了各自怎样搞女人,搞了哪些女人的事情。

这些事情,子杰有过,又似乎没有过,一切只是在他的心里。他听够了他们的诉说,轮到子杰,子杰就装作喝醉了,没有说。

只是,在不久之后,村庄里的人都渐渐的发现,子杰和一个女人好上了。在村庄里,没有希望,也就不忌讳什么了,子杰也不偷偷摸摸的,就明着和那女人好,白天就光明正大的到女人家去。女人男人,懒惰,也怕女人,就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任凭女人和子杰好去。

子杰和女人好之后,总是会给女人钱。从别人口中,和子杰的体悟里,觉得除了爱情,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肉体的本能解决了,子杰也不想爱情了,虽然内心里失望,痛苦,却没有父亲那样的铭心刻骨的消沉。子杰的外表,活的越发的洒脱,开心。遇到有人喊去玩,就去玩,在一块抽烟喝酒打牌。有时,也喊人到屋里来玩,弄了菜喝酒,抽烟,让母亲走后,一直空荡荡的屋子里,因为有了人的说话声,和酒肉的香味,而充满了人情的味道。在和人的玩乐中,在烟酒打牌的麻醉里,让子杰渐渐的忘却了内心的失望,痛苦。

村庄里的人,开始有谈论子杰的,但是,当明白了一个正常人肉体的本能后,也不谈论子杰的。子杰在村庄里,一旦有了什么事情,依旧是个热心的人,是个红人,受到主人和管事的人的喜欢。子杰也就落得喝杯酒,抽根烟。只是,子杰忽然之间,喝酒老醉,一醉就一沓糊汤,让父亲往回被。

 

12

 

子杰离开村庄,告别这样无所谓希望,无所谓不希望的飘荡生活,是在母亲回来之后。

其实,子杰的母亲,离开家后,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在不远的一个镇子附近,嫁了人,又生了孩子。

回来,不是要和子杰的父亲和好,来守着家,带给子杰记忆里的温暖,而是来看子杰的。

看到屋子走后,没有什么变化,屋子里也空荡荡的,再看着子杰的父亲,那样消沉的样子,子杰的母亲没有说什么,越发在心里感到她当初选择了离开,是对的,起码,她现在在一个好地方,有完整的家庭,男人也勤劳,家里的日子,过的很是充盈,幸福。

不过,回来了,她还是帮着把家里收拾干净,衣服被子给洗了,还给做了饭,让屋子里变得干净,整齐。屋子里,有了女人,和烟熏火燎的气息,一下让子杰的父亲,似乎走到了记忆,感到温暖。子杰虽然在心里,恨母亲,不愿意理母亲,心里觉得她不该走,才让家里变得如此的空落。但是,看着忙碌的母亲,感受着烟熏火燎的感觉,和变得整齐感觉的家,让个子杰一下又似乎走回到了记忆,找到了儿时最温暖幸福的感觉。一下,感到家里暖融融的。而在对渴望的爱情,变得失望了后,母亲回来,所给的这样的感觉,就越发显得珍贵,美好,温暖了子杰冰冷的消沉的心。

母亲当知道了家里的情况,知道了子杰年龄日渐的大了,还没有找到媳妇,心里也很难过,这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啊!不能让他过的这样的恓惶。于是,就对子杰的父亲商量,说是在他们那,想了办法给子杰找个媳妇,往回找的可能不大,人家那是镇子变上,条件好,不可能嫁到这偏僻的沟儿里来,就让子杰去那做上门女婿。问他舍不舍得子杰,子杰愿意不愿意去。

父亲虽然舍不得子杰离开家里,但是,想着如果把子杰捆在家里,将来就找不到媳妇,老了,就会像他一样,过得孤独,可怜,连个照料的人都没有。想了想,说,如果能给子杰找到媳妇,让他过的好,就让他去吧!只是,将来有了家庭了,日子过好了,不要忘记了我,在我死的时候,回来能给收个尸。

子杰的母亲就说,看说的,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还能将来不管你的。不管咋样,你也是父亲,他将来有了家庭,日子过好了,为人父母,就会体味到父母的,又咋能不管你呢!

这话,母亲让父亲说给了子杰。

子杰的心里,虽然对母亲离开家,有了怨气,恨,对母亲也陌生了。但是,听到了这事情,在家乡这沟儿里,在婚姻上已经没有希望的他,有了希望,感到,母亲虽然跟人跑了,和别人过日子,不要父亲,不要这个家了,但是,心里还是操心他的,操心着他的婚事,心里,一下就高兴了起来,把对母亲的恨也放下了,就对父亲说,只要能找到媳妇,他答应去,就这样一个人漂泊着,混着,也不是个事情,将来是没有希望的。只是,子杰操心父亲,说他离开了,他咋办。

父亲对子杰说,你有这心,我就感激了,我还能动,自己能照顾自己,你的人生大事要紧,路还长,去找你的幸福。只是,在将来我动不了了,能回来看看,死了,能回来埋了,不要让狗吃了。

子杰说,哪,哪能呢!我咋能不管你呢。说着,心里暖暖的,也酸酸的,不禁落了泪。

 

13

 

子杰就跟了母亲,去了母亲那。

没有多久,子杰就在母亲那地方,当了一户人家的上门女婿。那户人家没有儿子,只有女儿,人母亲都了解,都是普通的农民,人也都和蔼善良,子杰喜欢那家的女孩子,也喜欢女孩子的父母,女孩子的父母,也挺喜欢子杰的,子杰能呆的住,能融入到那家人的生活中,于是,子杰就成了这户人家的上门女婿。

事情没有大操大办,子杰按照风俗拿了彩礼,子杰没有什么钱,钱是母亲给的,然后,把女孩子的亲戚,和村里有威望的人在一块坐了坐,子杰就算是这户人家的上门女婿了。

子杰有了自己的女人,家庭,人一下从消沉,失望里走了出来,很是精神了。人嘴巴甜,眼睛尖,腿勤快,深得女孩子和她家人的喜欢。村里人家有事情了,子杰就像在家乡村庄里一样帮忙,见了人该喊什么,喊什么,这让这的人也都喜欢子杰。

只是,有了家庭,有了女人,子杰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的豪放了,喝酒能控制,不喝醉。给人帮忙,既然要帮好忙,让主人和管事的高兴,又不能张扬。而子杰也懂得了过日子了,有农活的时候,就忙农活,没有农活的时候,就把在家乡学的挣钱的门道,用来挣钱。

只是,去山上套牲口,挖药材,弄木头挣钱越来越不容易了,子杰就想别的门道。打牌当然不是门道,有了家庭,有了女人,子杰烟抽的少了,酒也喝的少了,就更不打牌。想来想去,子杰忽然想到了一个门道。在有人过丧事的时候,越来越没有什么人唱孝歌了。

子杰以前会唱一些孝歌,有了这样想法的时候,就在有人家过丧事的时候,再去听人唱孝歌,子杰虽然不认识字,也没有文化,但是,子杰的记忆力特别的好,听人唱孝歌,一遍就能记住,有些长的,复杂的记不住,下来问一下,就记住了。子杰嘴巴甜,问的时候,也总给人发烟抽,见子杰对唱孝歌有兴趣,对于年轻人来说,真是难得,于是,子杰问了,这些歌把式也就给子杰说,给唱,子杰也就学会了。就这样,子杰慢慢的,就学会了许多的孝歌。

在有人家过丧事的时候,没有人唱孝歌了,子杰就去唱。但是,却又不好提说钱的,子杰一唱,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没有人换了,一唱就是一夜,主人和管事的都过意不去,就给自己弄了酒菜,招呼子杰吃好,喝好。给子杰发烟,不是一根,一根的给,而是一包,一包的给。虽然没有钱,子杰吃好了,喝好了,有了烟了,受到了人的尊重,也就十分乐意,卖力的给唱孝歌。

子杰人年轻,强调好,渐渐的,他也探索出不同的孝歌内容,有不同的唱法,在悲戚的内容时,也就唱的悲戚,让死去的人的亲人,忍不住流着眼泪,放声痛苦。就都说,子杰唱出了亡者亲人的心声,让他们忍不住哭,就评价子杰孝歌唱的好。

有的人家过事,请的还有道士来,道士唱的咿咿呀呀听不请,子杰就无法学,子杰也感到,道是比较深奥的东西,他也无心学,但是,却会敲锣打鼓,看得多了,也知道做道时的一些过程,于是,子杰也往往被道士请去帮忙敲锣打鼓,当一些下手。子杰做的好,认真,让道士和过事的人家特别的高兴,依旧有是好烟好酒好茶的招呼。

渐渐的,子杰在村庄方圆就出了名,人虽然年轻,但是,孝歌却唱的好。加上人嘴巴甜,眼睛尖,腿勤快,见人客气,更是讨了人的喜欢。

于是,再有人家过事的时候,没有人唱孝歌了,就请子杰去唱。在最初的时候,子杰不好意思提说钱的事情,也就是落得好吃好喝,落些烟。而给子杰钱,是一户有钱的人家过事,就请子杰去唱孝歌,好烟好酒招待结束后,硬是给子杰发了个红包,子杰不要,人家硬给了,说子杰孝歌唱的好,有熬更受夜的,过意不去,要给点钱的。子杰就接下了。从这以后,子杰被人请去唱歌了,好吃好喝招待后,就总是给子杰红包。钱多钱少,没有人定价格,主人凭心给。多是三五百,少的也有一两百。于是,子杰的家里,就有了各种烟,过日子也不却钱的。

 

14

 

子杰有了钱了,就给交给老婆,老婆很是高兴,夜里对他格外的亲热,把子杰照顾的更加的周到,让自己感受到了家他幸福,找到了记忆里母亲在家时的感觉,心里对母亲,对老婆充满了感激。

有了烟了,子杰就给岳父,岳父接过,对子杰越发的亲热。一家人,就幸福的在一块。

子杰也时常去母亲那,给母亲钱,也给烟,让母亲给他丈夫抽。母亲没有要子杰的钱,对他说,他有了家庭,要知道支撑家庭,有了钱了,不能乱花,将来多的是花钱的地方。倒是把烟接了,说子杰有这份心就够了。

子杰的心里,忽然就想家乡山沟儿的家了,想念家中的父亲了。夜里,把这话说给了老婆,老婆让子杰回去看看。

子杰把心里的想法,也给岳父岳母说了,他们也答应子杰回去看看。临走的时候,子杰拿了給人唱孝歌挣的烟,老婆给了他钱,子杰告别了老婆一家人,又去和母亲告别后,就回老家村庄去了。

子杰回到家乡村庄,村庄还是那样的村庄,村庄里的人,见了子杰,都和他热情的打招呼,他们也知道子杰找了媳妇,做了上门女婿,就问子杰媳妇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在那过的可否习惯,可否好。子杰都给他们说着,告诉他们,他过的好,习惯。

见了那些小时候跟着一块玩的,虽然现在有了家庭,有了担子,但是,子杰没有忘记小时候跟他们在一块玩的快乐,他们对他的好,在村庄里人的眼中,他们虽然是游手好闲的二流子,但是,在子杰的眼里,他们却是好人,从他们身上,他学得了好多,也获得了许多的快乐。

子杰就给他们说话,发烟,邀请他们去家里玩。大概因为子杰有了家庭,又离开了家乡村庄,虽然子杰对他们表示热情,依旧像以前一样对他们,但是,他们对子杰却有了拘谨,不好意思,从他们的眼里,子杰看到了他们的自卑,虽然玩的好,但是,因为找不到媳妇,没有家庭,这无论如何在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子杰回到了沟儿的屋子里,门前的小溪依旧,在欢快的流淌着,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场院依旧,那土墙黑瓦的房屋依旧,回到屋子里,屋子里杂乱的放着东西,到处都落满了灰尘,比他在家时,还空荡,破落,子杰立刻就想到了父亲一个人,过得孤独,凄凉的,比先前还消沉的。想着,子杰有些难过。

父亲没有在家里,许是一个人在家里太寂寞,孤独,就去村庄玩去了,或者去做什么去了。子杰放了东西,就开始收拾屋子,把那灰尘扫去。

忙结束了,父亲回来了,真的是比先前还消沉,头发乱蓬蓬的,穿的衣服,也破烂,而且脏,人显得很消沉,脸上胡子拉碴的。不过,见了子杰,脸上离开有了笑容,眼睛也明亮了起来,冲子杰说,回来了。子杰说,回来了,就把那些烟给了父亲,又给了父亲一些钱,让他想要什么了子杰去买。

第二天,子杰把村庄里,小时候领他玩的人喊到家里来,弄了一些菜喝酒,在喝到兴奋的时候,回忆过去在一块的快乐,他们也流露出对子杰的羡慕,子杰就要他们有空了去家玩。一直玩到尽兴才散去。子杰把父亲也喊到了桌子上,父亲也喝了酒,抽了烟,在烟酒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的痛苦,而看着子杰此时因为有了媳妇,家庭后的精神,也打心里高兴。只要子杰过的好,一切就好。父亲心里就这样想。

 

15

 

子杰在家乡村庄的时候,有人去世了。

子杰又去帮忙,村庄里的人,都知道子杰人嘴巴甜,眼睛尖,腿勤,有礼貌,客气,都很喜欢子杰,给子杰安排了帮忙的事情,子杰就乐意去做。

只是,夜里,唱孝歌的时候,没有人去唱,村庄里的人知道子杰会唱孝歌的,子杰就去唱,唱了许多,不同的歌,用不同的强调,情感去唱,唱出了悲凉,和过事人家的心声,让他们泪流满面,丧事过的隆重,也有气氛。子杰帮忙的事情,就临时安排给了别人,就让子杰专门唱孝歌,然后,好酒好烟招待。在事情过结束了,主人过意不去,就给子杰发了红包。

子杰在家乡村庄里,唱孝歌一下也就出名了。

子杰回去后,就买了手机,他做上门女婿那地方,许多人都知道他的号码,家乡村庄里的人,也知道他的号码,但凡哪过丧事了,就给子杰打电话,请他来唱孝歌。开始是好烟好酒招待,封红包,到后来,事情逐渐的说白了,就直接给子杰说了价钱,多少钱一个夜晚。

子杰又买了摩托车,从这以后,子杰就以唱孝歌为业了,有时,请的人太多,忙不过来。子杰就又带了几个徒弟,教他们唱孝歌。

就靠这唱孝歌,子杰支撑起了家庭,也时常回家乡的村庄,和父亲在一块,给父亲买了新衣服,给父亲烟抽,酒喝,有了子杰的照顾,父亲竟然比以前精神了不少,见了人脸上也就有了笑容了,虽然依旧独自一个人,但是,大概品尝够了痛苦,已经痛苦的麻木了,就不痛苦了,现在,子杰过的有希望了,他也就有希望了。再听子杰说,媳妇的肚子里,有了孩子,马上就有孙子了的时候,父亲的眼睛里,就有了明亮的目光,越发充满了希望。于是,也就不再那么的消沉了,有活的时候,就去干活,农闲的时候,就想了办法挣钱,对子杰说,在孙子出生了,能把孙子领回来看看。子杰连说,好好。

村庄里就有人,冲自己的父亲说,你儿子孝歌唱那么好,你赶快死,让你儿子好好的给你唱。

父亲就眯着眼睛笑着,说,我那么苦都熬过来了,现在马上有孙子了,我还想抱孙子呢!死是将来的事情,如果那时子杰还唱,就让他好好唱。

看着儿子此时的幸福,和有希望的生活,父亲的心里,充满了希望。但是,他却不敢回忆过去,那是他心里,难以言说的疼。而用他的疼,换来了孩子的幸福,父亲感到,那疼也值得。

 

2014-12-17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