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李金库在城市  

2014-03-09 12:21:2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金库在城市

 

李金库这些年手里有些钱了,和妻子赵越商量后,就想去城市里买房子了。虽然在村庄里,有山林,有田地,有房子,但是,却感到在村庄里呆不住,寂寞了,就想着进城了。

李金库和赵越感到,手里有钱了,那些山林,对他们也没有什么用处,田地,也不想种了,而祖上留下的土墙黑瓦的房屋,虽然几年前花了钱装修了一下,在村庄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面对村庄里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很稀少的一些孩子,就感到村庄苍老了,空落了,在村庄里呆不住。村庄里的一切,都吸引不了他们,对他们没有用了,他们现在手头有了钱了,一心想的就是进城,在城里买了房子,将来到城市里去住。

这样想的时候,李金库就去城市里打听房子了,那些大的城市,虽然他手头有些钱,但是,觉得那房子太贵,买不去,去不起。于是,就在离家并不远的县城里,打听到了房子,准备在那里去买了房子,然后,到县城里去住。

县城的房子,虽然比大城市便宜些,但是,要买那房子,把他手头的钱花光了还不够,于是,李金库在县城里打听好了房子后,就回到村庄里,准备把房子卖了,然后去县城里买房子。李金库和赵越也觉得,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将来他们就是城市的人了,就不用回到村庄里了,村庄里的老房子,也就没有什么用了,如其让它在风雨中垮掉,还不如卖了。

有无法离开村庄,在村庄里扎了根,准备祖辈就在村庄里生活的人,看上了李金库家的房子,觉得李金库家的房子,地点好,在村庄的中间,而且,房子的庄子也好,虽然李金库的父母去世的早,但是,对后辈的儿孙似乎没有什么影响,都活得好,更主要的是,那屋庄子发财。

李金库因为要急着在县城里买房子,村庄里那房子喊的价钱也就不高,于是,就有人看上了,把家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不够的,去村庄里借了些,就把钱凑够了,然后,找了村里的人,来把契约写了,就把李金库的房子买了。买的人觉得虽然因此欠了帐,但是,想着李金库的房子发财,说不定住进去后,要不了几年就弄发了,就把欠人的钱还了。李金库拿了钱,凑够了在县城买房子的钱,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就和妻子赵越,还有孩子一块去了县城里了,在村庄里人羡慕的眼光里离开,觉得他们从此告别了农村,不是农民,而是城里人了,觉得,他们从此过上了梦想里神仙一般的生活,天天生活在城市里,面对的是高楼大厦,看到得是灯红酒绿,双脚踩在街道上,双脚就再不沾泥土了,过上了真正幸福的日子。李金库和妻子赵越,脑子里也这样想象着告别了土地,农村,去到了城市里的生活。天天面对的是高楼,街道,新鲜的热闹事情,过的真的是神仙一样幸福的日子吧!孩子,跟着他们,伴随着他们的想象,也一脸的好奇,一脑子的梦想,去了县城的家里了。

住进了县城的家里,李金库和女人赵越,孩子都特别的高兴,觉得,从此就离开了土地,村庄,成了城里的人了。家乡那村庄,在他们的眼里,就成了偏僻,闭塞,落后的地方,土墙黑瓦的房屋,是那么的低矮,破落,没有人的村庄,显得荒凉,而城市里,有宽阔的街道,一座挨一座的楼房,街道上,有来往的车辆,到处都是人,显得繁华,热闹。李金库和赵越感到,这才是人应该有的生活,这样的生活里,才是幸福。看着父母高兴,孩子也一样的高兴,离开了寂静的,没有什么新鲜感的村庄,来到了这满是高楼的城市,孩子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豪情,眼睛睁的大大的,乌黑的眼珠子,好奇的看着城市里的一切。

住进了城市的屋子里后,手头还有点儿钱,于是,每天的日子,在吃过了饭之后,李金库就和赵越,孩子一块去街上逛,虽然对这个城市,外表还是熟悉的,以前经常来这个城市里,但是,那时是作为一个乡下人,到城里来办事,匆匆的来,也匆匆的走,心里满是乡下人的自卑,和对城市人的羡慕,敬仰。而现在,在这个城市里,有了他的房子了,有了房子,就有了家,一家几口人,都居住在这屋子里,他们就像鸟儿有了巢,在这个城市里,有了落脚点,归宿,于是,当不再像以前,作为一个乡下人,办事时才来城市里,而此时,他是作为一个在城市里,有房子,家庭的人,而生活在城市里,心里就有了踏实的感觉,也没有了以前面对这个城市,没有归宿的慌乱,可以背着手,很悠闲的散步,就像以前作为乡下人时,看那些城里人他们走路的姿态一样。有了这样归宿的感觉,李金库的心里,就满是自豪,骄傲,面对这个城市,不再像以前作为一个乡下人,需要仰头去看,而现在,他就居住在这个城市里,是这个城市里的一员,他于是就有了傲然的目光。

这份骄傲,自豪,那是在遇到从村庄里来的熟悉的人的时候,那是遇到在这个城市里居住的熟悉的人的时候,就骄傲,自豪的告诉他们,他在这个城市里,也买了房子,在什么什么地方,让有空了去家里玩。

也想,把那些从家乡的村庄里来的熟人,请到了家里,让他们看家里的装修,家具,摆设时的骄傲,似乎以此来告诉家乡村庄里来的人,他现在过好了,成了城市里的人了,而在家乡来的熟人的羡慕的眼光,和恭维的话语里,李金库和赵越越发的高兴,就弄菜招呼来人,是坐在餐厅的餐桌上吃的,屋子里打扫的干净卫生了,就连吃饭也有了讲究了,于是,在吃饭的时候,边吃,边喝,李金库和赵越的话语里,也满是骄傲,自豪,说着城市里的种种好处,各种新鲜的事情,也说着家里的各种事情,比如装修,家具,摆设。也说到家乡,说家乡那村庄,破败,荒凉了,说让来的人还是想了办法进城市里来。在来的人谦恭而拘谨的说,就是把下辈子搭上,就是把家里的东西都卖光,也在城市里买不起房子,进不起城市时,李金库和赵越,越发的骄傲,自豪,也从眼角多了一丝对家乡来人,轻蔑的目光,这目光,就像他们居住在村庄里时,见到在这城市里居住的熟人,曾经给过他们的目光一样。

在李金库和赵越,才进城市的那些日子里,是他们生活的最幸福,兴奋,骄傲,自豪的时候,也是家里人客人最多的时候,大凡从家乡村庄来的熟人,在这个城里认识的熟人,能喊的,对喊到家里来玩,让他们看自己的房子,然后,在弄了好菜招呼,听他们说着他们家里的事情,这个城市的好处,听着来的人的恭维,从心里得到满足。

这份满足,还在李金库和赵越结实了以前没有结识的人,这些人,都在这个城市里,有地位,身份的人。有的有权,有的有钱。这些人,是李金库去一些地方玩牌时,认识的,是赵越去广场上,和那些女人一块跳广场舞时认识的。于是,当家乡村庄里再来人时,在吃饭和谈说间,除了继续谈说房子,生活,这个城市的新鲜事情外,就多了一些内容,说他们和什么人在一块打了牌,跳了舞,还吃了饭。而这些人,都是在这个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是在乡下村庄里,听说过就心跳,害怕的人,是与自己的生活,很遥远的人。这些话,有让家乡村庄来的人,对李金库和赵越在羡慕之外,又有了另外的认识,在心里佩服李金库,能人,到底就是能人,在乡下能有各种挣钱的门道,让家里的日子,在村庄里数一数二,最后,能挣脱村庄,在城市里买了房子,离开那偏僻,破败荒凉的村庄,在城市里开始新的幸福生活。而到了城市,有了他们几辈子也买不起的房子,有了那样有闲幸福的生活,有那么多的见识,还结识了那么多的他们仰视的人,就在心里想,李金库和赵越,在城市里有了房子,在城市里有了新的生活,他们将来,还回有更大的成就,有更好的生活。在他们眼中,李金库就是个能人,走到哪都能适应生活,有一片生活的天地。于是,就在羡慕的眼光,和语言里,也对李金库说着,他将来,一定还要飞黄腾达,到时可不要忘记了他们,照顾他们,虽然他们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是,有的是力气,可以在手下跑跑腿,出出力气。李金库就笑着说,哪是一定的,哪是一定的。

只是,李金库和赵越这样骄傲,自豪,幸福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像昙花一样,一现就过去了。也像那梦一样,落在地上就破碎了。也像春天的桃花,遇到风雨,就落了。

在他们对这个城市,还满是好奇,没有读懂的时候,对这个城市里的许多的事情,许多的人,还没有完全了解,读懂的时候,在家乡村庄来的人面前,那份自豪,骄傲,还没有尽兴的时候,就发现这样没有扎根在泥土里的生活,就像树木没有根系,花儿养在空瓶子里,水没有了源头,只能是枯死,萎落,干枯。他们虽然有高楼上的房子,但是,却没有那维系居住在房子里生活的固定的收入。随着那居住进房子,带来的一些钱逐渐的花光了时,生活也就渐渐的出现了危机。

夜里,一家人都上床睡了,也就罢了,在醒来的一刻,生活就开始,而一开始生活,就要开支。而那维持生活必须的水电是必须的,而在这钢筋水泥,没有土地,不庄稼,蔬菜的城市里,仅仅有水电还是不够的,那还必须有维持生活的粮食和蔬菜,纵然不吃大鱼大肉,只维持最基本的乡下生活时一样的生活,每天一家人的开支,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乡下时,有土地,可以种粮食,蔬菜,柜子里有自己种的粮食,蔬菜想吃了随时去地里拔。而在城市里,没有种粮食和蔬菜的土地,什么都要靠买。而物价越来越高,每天买粮食,蔬菜都是不小的一笔开支。而最最关键的是,在乡下时,他有各种挣钱的门道,有熟悉的人,熟悉的事情,李金库虽然没有固定的收入,但是,却有那源源不断而来的金钱,足以维持家里的生活,他就不用种地,那些收入,他买什么都可以。而在城市里,面对这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他没有像家乡村庄里一样熟悉的人,和事,虽然对这城市外表熟悉,但是,走进这个城市时,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陌生,没有挣钱的门道。

没有了收入,没有了金钱的支持,那高楼上自豪,骄傲,幸福的生活,就像空中的楼阁,也像没有根基的房屋,瞬间就会倒塌。

面对这样的情况,李金库和赵越间开始有了矛盾,赵越唠叨李金库不该去打牌,输了钱。李金库说他没有输多少钱。赵越就又抱怨,说李金库不该认识的什么人都往家领。李金库说,那些人都是关系好的熟人,还不是为了给家里装面子,总不可能住进了城里,就六亲不认,和人不来往了,那还不是坐牢吗?赵越就又说别的。就这样朝着,孩子就哭了,在孩子的哭声中,那骄傲,自豪,幸福的生活,就不见了,屋子里有了悲怆的味道。

在争吵过后,也明白争吵解决不了问题,首先面对的,是每天的生活,而要维持每天的生活,需要钱,而想挣到钱,就是要想在乡下一样,去找事情做。而这里不是家乡村庄,不是乡下,没有那样真正熟悉的人,也没有那样熟悉的事情,能找到什么事情呢!

赵越就说,她去试着找和她跳广场舞的人,看能不能帮忙找点儿事情做,李金库去找那些打牌,喝酒时认识的人,看能不能帮忙找点事情做,只要有了事情做,有了收入了,家里的日子就慢慢能过下去,过好了,再慢慢感谢人家。

李金库就和赵越,就分头去找他们认识的这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满以为人家能像曾经在一块一样热情,给找一些事情,一听到他们的话,人家要么说忙,要么就以其他的理由推脱了,而脸上那份漠然,话语的冰冷,眼光的蔑视,就根本没有把他们当成认识的人。

李金库和赵越才感到,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在一块玩的时候,看似热情,但是,遇到事情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冷漠,知道这些人靠不住了,心里一下又失望了,陷入到了自豪后生活没有着落的艰难中,心里一片茫然,失望的。

夜里,再没有了刚来城里,住进这屋子时的兴奋,仿佛回到了青春时代,进入城市,焕发了青春,就像初恋一样兴奋着,那幸福的感觉,一浪高过一浪。而是面对生活没有着落,心里很慌乱的睡着了。生活没有着落,就不知道第二天的早餐在哪里,也睡不着,心里就烦,想想在这个城市里找不到活干,生活没有着落,没有希望,而回到村庄里去,房子也卖了,没有了落脚的地方,真的是前进无路,后退无门,被悬空在这高楼上,进退两难,真的是要在这高楼上,眼看着为生活所迫,饿死吗?

赵越开始了抱怨,说在家乡的村庄里,过的好好的,什么没有,有山,有土地,有房子,有钱,生活是数一数二的,什么都不用操心,考虑,可以顾了人来照顾自己的生活,就像神仙一样,被人敬着,悠闲的生活,这下进了城,就落下这套破房子,什么都没有了,生活都没有着落了,快要成要饭的,被生活逼死了。

李金库就反数落赵越,说是赵越嫌家乡村庄破败,荒凉,带着寂寞,没有什么前途,想离开,进城的,现在怎样能怪到他了。

就这样争执着,数落着,也没有争出个所以然,到了半夜累了,才睡去。

穷则思变,人是活的,总不能被生活逼死。早晨吃了最简陋的饭之后,赵越和李金库又各种想着挣钱的办法,赵越想着她能做的事情,可以去一些商场,超市打工,或者就是去当保姆都行。然后,也给李金库想能做的事情,那些认识的人帮不了他,那么,让他做那些管人,管事的事情是不行的,必须自己要去做事情,赵越就想着,李金库会开车,去给别人开车,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是,李金库没有车,给谁开车呢!赵越就说,让李金库去蹬三轮车,李金库就说,那碰到熟人,还不如让他去死,脸往哪放,在乡下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 进了城了就给人蹬三轮车了。

就这么想了一地,也没有想出个什么事情来。

但是,李金库就是李金库,他忽然做出了个觉得,给赵越在小区外开个店,就买蔬菜和水果,他发现小区外没有蔬菜水果点,这生意一定不错。

赵越说,家里生活都成问题了,哪有钱去开店。

李金库说,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我李金库什么人,是干事情,管人,走江湖的人,在乡下村庄里,还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点事情,应该能办的来。

赵越就睁大了眼睛,问李金库怎么办。

李金库说,他回乡下去,这城里认识的人,遇到事情了不认识人,对人冷漠,但是,乡下那些认识的人,遇到事情了,求到了,就是脱了裤子都会帮的,去问他们借,只要有都会拿出来借的。

赵越不信,说他们在乡下房子都买了,在那没有居住的地方,不是那的人了,人走茶凉,人家还放心,借吗?

李金库说,谁说人走茶凉,他们不是时常来城里,来咱的家嘛?咱对他们好了,他们心里一定会感恩,记得,回去了还回对咱好,说的事情,他们一定帮。穷人的心,都是在一块的。况且,就是生活有点困难,在这城里,有这么大一套房子,还愁他们不借。

赵越觉得李金库说的有道理,就带着很大的希望,让李金库会家乡村庄里去办事去了。

几天后,李金库带了许多的钱回来,给赵越在小区外开了蔬菜,水果店,开张那天,家乡村庄里来了许多人恭贺,放了鞭炮,李金库在餐馆里订了菜,气氛高涨,很是热闹。从他们无拘无束的谈话里,赵越才知道,李金库回去这几天,天天有人喊喝酒,喝到最后身体受不了了,才离开的。赵越看着家乡村庄里的人,想到刚来县城居住,在骄傲,兴奋中时,面对家乡人,在心里对他们有了蔑视,忽然间感到惭愧,忙去给他们倒酒,在心里忽然明白,人无论走到哪,处于什么位置,在何时,何地,家乡人,永远都是最亲的人,而在最危难的时候,能尽心帮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亲人,家乡的人。在和家乡人碰杯的时候,想着家乡的村庄,看着这些熟悉的家乡人,赵越忽然落泪了,她不知道这泪水,是终于在城里找到了事情做,有了收入,生活将有着落的泪水,还是被家乡人感动的泪水。

赵越的店铺开业了,因为是独门生意,生意果真特别的好,让赵越和李金库高兴的。在把赵越的店铺安顿好之后,李金库就回家乡村庄去了,他对赵越说,虽然在城里有了房子,但是,他的根是扎在家乡的土地上的,在那有熟悉的人,熟悉的事情,他要回到家乡的村庄里去,和家乡熟悉的人在一块,这样,在城市里,他们才能生活下去,回县城,是空闲的时候回来。

赵越在城里打理小店,李金库时常就在村庄里,做他能做的事情。每次回到城里时,总会带许多家乡的人过来,赵越再不唠叨李金库不该带那么多的家乡人来了,反而是热情的招呼,忙碌的给弄菜,还陪他们喝酒,看着他们玩的开心,喝的兴奋的时候,也特别的高兴。

每次回去的时候,李金库不再像刚进入城市一样,把自己当成城市人,而是当成了乡下人,李金库知道,虽然他在城市里买了房子,但是,他是乡下人,他的根在乡下,这样,心才能和家乡村庄的人溶在一块。

只是,李金库也在心里想,什么时候,家乡村庄里的人,能都像他一样,在城市里能买了房子,在那个城市里,他们又生活在一块,平时互相走动,有了事情互相帮助,那可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李金库感到,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后,虽然没有改变他是个乡下人,但是,却改变了他的心灵,他不再像没有买房子以前那样,用羡慕,仰视的目光,看这个城市,城市里的人。在城市里有了房子,也了解了城市的人,城市的生活后,觉得,城市外表的繁华和精彩掩盖下的生活,是不用羡慕,仰视的。行走城市中,看着城市,面对城市里的人,和事,反而多了蔑视,嘲笑,觉得面对城市人的冷漠,虚伪,还没有乡下人带给人最真诚,温暖的感觉。

李金库知道,他虽然在城市里有了房子,进了城,但是,在这个城市里,他永远都是个过客,是寄居着,给孩子搭建好的平台,让孩子有好的未来,而在内心深处,他的家乡永远是那个村庄,能温暖他的,永远也是那个村庄的人,那个村庄的事情,那里才能寄托他的灵魂,才是他渴望的归宿。

 

2014年3月8日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