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家乡  

2014-04-07 16:06: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家乡

 

清明,本来想好了不回家,因为亲人的坟上有人已经挂过了清,我只喜欢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亲人,祭奠亲人,而不怎么喜欢到亲人的坟上去,不喜欢那张扬给别人看的形式,只喜欢默默的在心里去想念,打算就呆在乡村的小院里,没有工作的束缚,也没有世事的侵扰,晒着温暖的太阳,看着碧蓝的天,日益碧绿的群山,感受乡村的寂静,在心里静静的想念亲人,回忆我的亲人,这样,会更真实。

但是,有同行的亲戚喊回去玩,说有好酒,禁不住相约,就开车回去了。心里想不回去,嘴上也说不回去,但是,随着离家乡越来越近,过了家乡的镇子,翻越了小山梁,进入家乡的山沟儿里,面对熟悉的连绵的群山,头上狭窄碧蓝的天空,山脚下土墙黑瓦的房屋,房屋周围已经播种的一行行的庄稼,我能感受到我的心里特别的轻松,高兴。

见到了那同行的亲戚,还有其他的几个同行,一时,就特别的亲热,兴奋,随便的说着话,只是,话语更多的不是工作,而是关于生活,让人很是开心。

菜很快也弄好了,就在村庄的寂静里,我们围坐在桌子边,吃着自己炒的农家菜,喝着亲戚特意留的好酒,是菜的香,是酒的醇,让人醉了。

因为没有工作的束缚,彼此也是那么的了解,打心里熟悉,就仿佛回到了孩子时代一样,那么的轻松,无忧无虑了,而气氛起来后,也就放开了喝,直喝到尽兴,方才散去。收拾了桌子,喝了会儿茶,茶也是好茶,散发着茶的清香,喝好了茶后,就回到了家乡的小院里。

刚到小院,在有人冲我热情的打招呼,问候我回来的同时,也告诉我,院子里谁死了。

我的心里,因为回去有人冲我打招呼而温暖,而听说有人死了而一惊,一凉。

那死的人,是与我有亲戚关系,是前不久回去,家里正在给收拾棺材的事情,那时人不吃不喝了,躺倒在床上,从脸上的容颜看,还不怎样瘦削,不像是立刻就会死去的人,没有想到,真的这么快就死去了,生命在有的时候坚强,有的时候脆弱。

我就忙赶了去,人已经入殓了,装在棺材里,放在堂屋里,儿女有些赶回来了,有些正在往回赶,一道请做事情的人来。

屋里屋外,院子里的人已经忙碌开了,都是来帮忙的。我在堂屋里静静的看了看棺材,脑子里想象着他的模样,看着忙碌的人,心里刚回到小院的热乎没有了,也没有悲凉,只是脑子和身体一样,仿佛麻木了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一遍遍的想到,死了,去了。那记忆里的关于他的模样,就再也不能在现实中出现,只是成为记忆,像一个梦了。

只是,脑子里,一直想着关于死去的人的事情。

其实,死去的人是为大的,盖棺的一刻,就成了定论,无需我去评价什么。在想了会儿后,我瞬间打住,就什么都不想了。

因为小院里出门的年轻人太多,留在院子里的,大多是老弱病残的人,帮忙的人手一时不够,从没有帮过忙的我,就自告奋勇,给我安排了一份事情做。如果人手够,管事的人定是不会给我安排的,因为人手不够,不管我做的如何,管事的人听我说了后,就给我安排了事情做。

事情安排后,我就和其他的人一块忙碌开了。和我一块忙碌的有几个人,我不会的地方,他们就给我说,或者给他们打下手,很快,把分的事情也就一点点的开始做了。

边做,边看着忙碌的其他人,觉得过事,起身只要把人安排好,各负其责,事情看似多,在忙而不乱中,把事情还是做下去了。

只是,边做事情,脑子里依旧控制不住的去想棺材里的死者,年轻的时候,我不大知道,听说去什么地方修过水电站。后来,有了妻子,儿女,只是,人有些懒,或者说是不负责任,在儿女需要养育,家庭需要支撑的时候,他什么都怕做的,听人说过一个笑话,凡是到了忙的时候,就在床是睡着,一睡多少天,不吃不喝,什么也不做。后来,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他和老婆离婚了,分给他的儿女,他也没有养育,一个人搬到一个偏僻的山沟儿里去过日子去了。他的老婆,就和一个老光棍结了婚,那老光棍对家很是负责,尽责任,把家庭支撑了下来,把儿女都拉扯大,虽然不是亲生的父亲,胜似亲生的父亲,得到妻子,和女儿的爱戴。而他在那沟儿里,和一个女人好了一些日子,然后,又离开那沟儿,跟了大儿子过日子,后来大儿子的媳妇出了事情,大儿子又去别的地方当了继父,就不能领着他了,他就一个人过着日子,缺什么了,儿女给送回去。前些年,看着,看着有病了,吃了几块钱的药竟然好了。只是,他妻子后来的丈夫,看着人很刚强,而说病,竟然就病了,到处去看,都没有看好,没有多久,人就去世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妻子,家里做了好吃的,时常给他送。他也时常去妻子家坐坐,儿女回来了,去看母亲的同时,也去看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亲生父亲。

只是,在去年的岁尾,他的妻子,忽然生病了,去查,是不怎么好的病,辗转了许多的医院,无法治好,今年,人已经很是枯瘦了,他在前不久,也就忽然病倒了。本来,他的性子就懒,大家都认为他好好的,有是什么不如意,懒病发了,要睡一些日子就好了,而先离去的,可能是他曾经的妻子。而没有想到,他病倒了,就没有起来,竟然这样匆促的去了。

儿女回来,把他弄到了家里做事,算是尽了最后的孝心。只是,因为家里还有生病的母亲,事情就做的匆促。

回去,我用心的做着分给我的事情,也根据风俗随了礼,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也一直想着这亲戚对我,按说,和我是很亲,很亲的人。但是,就像他对所有的儿女,都没有尽到责任,很是冷漠一样,对我也一样的冷漠,记忆里,没有感受到他的任何温暖。所以,在这最后一程上,我能做出这些,觉得从良心上,生命上,我是对得起他,也对得起自己的。

在事情结束后,我就离开家乡了。是因为假期结束,我要去我的小院工作了,是因为怕看到家乡的小院里,有人离去,小院里,本来人就日益的稀少,人再离去,只剩下空落的村庄,土墙黑瓦的房屋,让人感到荒凉。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呆在家乡的小院,我在回去时,一时的温暖,兴奋后,面对那份空落,就像缺氧的鱼儿,感到压抑,只想赶快走出家乡的山沟儿,去外边透透气。

一路上,我想着那已经入土的亲戚,一生就这样定格了。也想着他那生着病,在他的丧事时,依旧操心着,忙碌的结发妻子。谁也无法知道他妻子的心情,看着他结发妻子枯瘦的样子,谁也不知道能挺多久。只是,我感到,这亲戚在生命终结的时候,有结发的妻子陪他,送他,是他的福气,他应该感到满足。而他突然意外的先妻子而去,是否是在前边开路,先去天堂里建筑温暖的小屋,带给妻子幸福,弥补在人世间的亏欠。

而这死去的人,就葬在父亲坟的旁边,我看了父亲的坟,依旧那么静静的躺在山脚下,坟上,长满了绿油油的草。忽然想到,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了,父亲已经成了古人,但是,却依旧那么新鲜的活在我的心中。而这死去的亲戚,就睡在父亲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了陪伴,想必父亲不会寂寞。

不知道,我不知道,清明,说好了不回家乡,竟然意外的回了家乡,经历了一场丧事,去看了父亲的坟,内心里沉甸甸的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