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电话  

2014-08-11 10:58: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话

 

最早见到电话,那是在乡政府那土楼的一间屋子里,是黑色的,摇把子电话,话筒就架在黑色电话机的顶部。

我第一次见到人用电话,那是我要考学的时候,在外地考学,被人告了,只能转回到家乡的县里来考,父亲托付村里一个在乡里学校里当领导的人给办。那人倒也热情,就去了乡政府里打电话,一手压着听筒,一只手在摇动着摇把子,发出嗡嗡的声响,摇了好久,有了叮铃铃的回声,父亲托付的人就赶忙抓起了电话,脸是作着笑,很是客气的说,总机,麻烦转哪。这个总机转下去了,放下电话,又继续摇,摇到了第二个总机,这才算是把电话转到,幸好有人接,说了事情后,大概父亲托付的人,对人热情,关系熟,那电话能顺利接通,说的事情也能办,这让父亲高兴了,我也轻松了不少。虽然费尽了周折,最后幸亏这电话的联系,给我把事情办了,能转回到本县里来参加了考学。

去城市里上学时,见到了不同的电话,那是在学校的门房里的,与那黑色的摇把子电话不同,是白色的,机座子是扁平的,比那黑色的摇把子电话好看多了。在机身上有一圈孔,孔里是数字,是拨号盘。电话的听筒,就放在拨号盘的旁边。我没有用过这电话,没有事情,也没有地方打,见别人使用过,要打电话了,就把手指头伸到拨号盘的孔里,数字是几,就插到几里边波动好盘,最后就把电话拨通了,比起摇把子电话,真的是省力,文雅。

这门房里的带孔的拨号盘电话,在隔了些日子后,就换成了数字的电话,是红色的电话机,电话机更薄些了,听筒放在电话机面板的顶端,面板的中间,是整齐而规则排列的数字键,要打电话了,按动这数字,电话就拨出去了。

工作后,分配到了一个偏僻的乡里工作。虽然这地方偏僻,不通公路,不通电,但是,在我去没有多久,乡政府那办公室里,那黑色的摇把子电话就淘汰了,而有了和城市那学校里门房见过的红色的机器,数字拨号键盘的电话,听人说是程控电话,这山乡里最偏僻,得到了上边的优待,特意的给通了程控电话。那黑色的摇把子电话就没有用了,但是,那机身被人拿去,接了电线后,摇动那摇把子,在小河里打鱼,把电线伸入河里,摇动摇把子,鱼就泛白了肚皮,却是特别方便实用的。

但是,听人说,这程控的电话,是按分钟收费,特别的贵,乡里一般不让人打,我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打电话。与所有人联系,依靠的就是书信。那种平日里,淡淡的思念,那份收到了信后的甜蜜,夜里,在窗前给人写信的那份真诚,虽然人不在一块,却用文字与人说着话,似乎人就在身旁,没有离开,用心倾听别人的话语,也用心向人倾诉着自己的内心,让人的心里感到很是温暖。

而在对电话特别的渴望,依赖,那是调到另外一个单位里,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和女孩子坠入了爱河,后来女孩子辞职不干,回到家里去的时候。

给女孩子写信,觉得太慢,而女孩子的家在村里,邮递员不会把信直接送到女孩子家里去,只放在村里,写的信怕女孩子也收不到。只是,女孩子的家里,倒有电话。

单位里没有电话,乡里的办公室里有电话,于是,就偷偷的去乡里的办公室给女孩子打了电话,大概是乡里的人发现有人私打电话,那电话就套了个木头的外壳锁了,打不成了。于是,当再到镇子上的时候,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去邮局的话吧,给女孩子打电话,用话语尽情的倾诉对女孩子的思念。当在听筒里听到女孩子的声音,当和女孩子说了心里想说的话,那个时期,我感到电话,是最美,最亲密的东西,比书信迅速,快捷,也直接能听到思念的人的声音。

只是,在岁月流逝中,时间会告诉人,什么是真诚,什么是虚假。虽然电话里包含深情,也能听到人的声音,但是,在现实中,女孩子和我却一步步的走远,最终也并没有因为电话,而维系或者改变我们的情感,最后,女孩子走出了我的情感和生活。

于是,我的电话,再没有地方能打。

后来,工作的单位,有了电话,我却很少打电话,除了亲人打电话来问候,或者告诉我家里的事情,除了一些朋友偶然之间会打电话来,没有人给我打电话。我除了有了工作上的事情,我才打电话,与人交往,尤其是情感上的事情,我依旧喜欢书信,喜欢书信寄走后,等待书信的日子里淡淡的思念,喜欢收到书信,坐在屋子里读信的那份温馨,也喜欢坐在桌子前,给人写信的那份真诚。

只是,电话没有维系我的情感,而书信也没有呼唤来我渴望的爱情。也许,是时代变化的太快,一切都太过匆匆,容不下那太过缓慢而温暖的情感。

在一个单位里工作后,那单位里通了手机。看着同事有了手机,让人羡慕,于是,也就买了手机,有了手机后,很是激动,兴奋。就给亲人,朋友,同事打电话告诉了自己的号码,也留了他们的号码。开始的日子里,控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发短信,打电话。虽然便利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但是,电话费却砰砰的涨。而再回首和感受间,觉得,电话里除了工作上必须要联系的事情外,和一些人说的话,不过是废话,空话。发的短息,也是文字里充满了情感,而在现实中满是虚假。于是,兴奋下去,除了亲人间必须的联系外,让他们知道我的事情,也知道家里的事情,一般的电话少打了,短息也懒得发了。

而在手机相伴了人许多年,对手机也就没有了新意的感觉,而手机也从最初简陋的只能打打电话,发发短息,到了现在的智能手机。只是感到,电话虽然方便人办一些事情,也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没有书信时代的深沉,淳厚了。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就是一串的数字,在手指拨动间到达。虽然声音里包含情感客套,而在现实中,谁又能感受到彼此心里的渴望,情感。也许,有的记住的只是个名字,而当手机没有电,或者不翻看手机的情况下,是否还能记得那个电话号。

工作也基本稳定,一眼能看到头,只想熬完剩下的岁月,告老还乡,也不用打什么电话。随着对电话里的人,与现实中的人不同的感受,是越来越怕打电话了。觉得,现在的交通,就像通讯一样的便利,如果思念某个人,就去见他,哪怕在一块坐坐,散散步,喝喝茶,而不需要用电话来维系情感,那会让人感到空洞,虚假。人无论关系再好,情感再深,一旦离开,不在一个生活圈子里了,随着对人和事的逐渐远离,也就逐渐的陌生了起来,哪怕外表再熟悉,哪怕电话里再亲热,也难以找寻曾经的感觉,维系那在一块的情感。也许,在电话里特别的亲热,而在现实中再相遇,竟然无话可说,是那么的茫然,漠然。

人一旦走出了一个生活圈子,如果在现实中,再没有来往,在两个不同的圆里,无法交融,所能做的,就是忘却。如果在现实中,都没有走动,还奢望那架空的电话,能维系彼此的情感,在挂断电话的一刻,让人感到更虚空,仿佛出现了一个幻影,在与一个虚幻的声音说着虚空的话语。

于是,怕打电话,也怕接到那不在自己生活圈子里,与自己没有多少走动,内心也不了解的人的电话。所以,在多年后,经历了对电话的好奇,羡慕,渴望,需要,到最后的冷静,此时的拒绝,电话对我似乎没有什么用,带在身上是个累赘。不过,现在的智能电话,就像一部小的电脑,电话的用途,在与人交际之外,更多的功能,却是让我了解窗外更广阔天地里的世界,阅读那么多在现实中读不到的文字,和其他能帮助我生活的作用,要不,我真的就不需要电话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