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麻子  

2014-09-12 18:14:43|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子

 

村庄了的人,给孩子起名字,有以花草树木为名的,有以心中的寄托为名的,有些,是以孩子的身体特点为名的。麻子就因为小的时候,脸蛋上被蚊子拉了蚊子屎,有了麻子,于是,别人这样喊,他的父母也就给他起了个麻子的名字。

名字无论好坏,不论愿意不愿意,一旦喊顺了口,也就这名字了。况且,小孩子知道什么,别人都这样喊,父母也喊,喊的亲切,听着热乎,他也就乐得屁颠,屁颠的答应。

而在长大了,懂事了,知道这名字要多么难听,就有多么难听。而他的脸上,那些蚊子屎早就不见了,也没有了麻子,就把他喊叫麻子,听着别扭,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村庄里的人,喊了他几十年了,喊顺口了,他不是麻子,都是麻子,也改不了了。

麻子的成长,和村庄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从母亲的肚子里一出来,就躺在母亲的怀里吃奶,奶吃够了,就睡,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人渐渐的长大,长的胖嘟嘟的可爱,那乌黑的眼睛,也能认识人了,有人逗,就冲人笑。再后来,就能说话,走路了,长大一些,就不再安于家里那么大的地方,跟着村庄的伙伴一块,在场院里疯着玩,在河滩上搬家家,下河捉鱼,上山去找野果子。似乎还没有玩够,儿时一晃就过去了,被父亲送到村庄的学校里去读书了。

麻子在勉强在村里把书读结束,去乡里寄宿读了几天,受不了寄宿的苦,夜里冷,饭也吃不饱饿,最主要的是他读不进书,学习跟不上,在班里是最差的,老师讲的听不懂,作业不会做,想了想读书是没有希望了,也受不了那苦,就索性回家了。

父亲对他说,是你不读的,到将来不要抱怨我们没有供你读书。

麻子说,不抱怨。

父亲说,回来后,也不好玩,就要扛二斤半,种地了。

麻子说,种地就种地,扛二斤半就扛二斤半,反正比读书自由,我也读不进书,读书没有希望,还要受苦,还要白花钱。

父亲苦笑了下,见情况如此,也就答应麻子回家了。

回到家里,家里有些闲散的,轻松的活儿了,父亲和母亲才让麻子做,那些地里的活,比较重的活,父亲和母亲就去做了。让麻子做的活儿,就是提水,把柴禾剁了,晒粮食,收粮食,看门等一些空闲的活儿,有了这些活儿,麻子做的也风风火火的,没有活儿了,麻子就看家,在家里闲玩着。

那样空空的坐在门口,看着村庄,脑子里满是儿时和伙伴在一块玩的事情,麻子的心里,就沉浸在回忆里,也就感到寂寞了,就去村庄里逛,去找伙伴玩,有些伙伴还在读书,有些伙伴像他一样,已经回家了。只是,很多的时候,麻子去找伙伴玩时,都各自有各自的事情了,再也不能像儿时一样,无忧无虑随时在一块玩了,这让麻子感到有些失落。

麻子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呆在家里寂寞,就只能跟了那些比他年龄大的人去玩。有放牛的喊他去玩,他就跟了人去放牛。有上山挖药材,弄木头的喊他,他就跟了一块上山去,看人挖药材,弄木头。麻子不图什么,只图跟他们在一块的乐趣。但是,他跟一块去了后,总是会得到好处的,放牛的让他骑牛,给他讲故事。挖药材的,弄木头的,有了收获后,就给他买糖吃,后来就给他买好吃的,买酒喝,买烟抽。麻子依稀记得,抽第一口烟的情景,呛的他眼泪直流。麻子也记得喝第一口酒的情景,进入嘴里,火辣辣的,一直辣到了肚子里,最后,脑袋也晕乎乎的,那种感觉,奇特而美妙。

从那之后,麻子也就学会了抽烟,喝酒。

村庄里,有会打牌的人,也爱喊麻子跟了一块去玩,他打牌,麻子就在旁边看,在想抽烟,喝饮料的时候,就指派麻子去买,麻子屁颠,屁颠的去了,买回来后,能落到一根烟抽,和赞许,说他人灵性。而就这样看别人打牌,渐渐的,麻子也看出了门道,最初开始会认牌,后来,也就知道怎样打牌了。但是,麻子没有钱,他不敢打牌。

麻子的父亲和母亲,也知道麻子在没有什么事情做的时候,就跟了人到处跑着玩,但是,父亲却没有责备他什么,反而觉得,既然书读不出来,就要适应社会,认识社会,社会上的事情,应该看,应该学。于是,就由了麻子去。

麻子虽然在家里有了活儿要做的时候,感到了束缚,但是,一旦没有活儿做,他就像飞出了笼子里的鸟儿一样,任何人喊他去玩,他都会跟了去,因此而获得了快乐,而看了不少,学会了不少。

在村庄里人的眼中,麻子是一个灵性的,机灵的,人都能喊得动的好孩子。

就跟着别人,这样玩了许久的日子,麻子一点点的长大,父亲和母亲也依旧像曾经一样心疼他,觉得他书没有读出来,他们还能动,就让他多玩些日子,还是只让他做些清闲的零碎的活儿,不让去坐地里的活,觉得,将来他真正长大了,成家立业了,想玩都玩不成了。

麻子也就在跟别人玩之中,学会了抽烟,喝酒,打牌,也了解了些社会只有,有了社会经验,小小的年龄,抽起烟,喝起酒,做起事情来,就像大人一样的老练了。

再和一年些年龄大的小伙子在一块玩了些日子后,从他们的嘴里,让麻子知道了女人。他们把女人描绘的像画,把和女人之间的事情,描绘的很是神秘,麻子听着,身上燥热,那个地方也不听使唤的挺立着。脑子里也展开了丰富的想象,什么时候,也想见识女人,也想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体味比他大的小伙子说的那神秘的感觉。

而这些事情,在麻子一天天大了的时候,也就终于有了体验。

那是村庄里有人死了,麻子跟了人一块去坐夜。到了过丧事的人家,远远的,就能看到人家屋子里灯火通明,门前屋檐下,也挂着灯笼。屋子里,摆放着棺材,唱孝歌的围着棺材转着圈儿,在唱着孝歌,歌声尾音拖的长,听着,让人感到凄凉。唱一阵,就叮叮咚咚的打一阵锣鼓。在门前的场院里,有火堆,火堆上架着柴禾,燃烧的很旺,围绕着火堆,坐了一圈的人,都是从各处赶来坐夜的人,坐在火堆旁,边听着屋子里传来的孝歌声,边聊着天。屋子里,在其他的屋子里,有许多打牌的人。麻子去了,在火堆旁坐了会儿,也去看了人打牌,夜渐渐的就深了,村庄里想回去的人都回去了,没有回去的,都不想回去了,要熬到天亮,没有人回去了,麻子一个人回去嫌害怕。在一个屋子里,麻子看到一个床铺空着,不敢回去了,就上了床躺下,想睡到天亮了回去。

就听着各种噪杂的声音,麻子迷迷糊糊的睡去,而醒来,是在感到脖子上热乎乎的感觉,让他怪痒痒的。麻子就醒来了,屋子里的昏黄的油灯已经熄灭,那些玩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去。只有堂屋里,那唱孝歌的,依旧脱长了声音在唱着,唱一阵,叮叮咚咚的打一阵锣鼓。麻子睡觉的屋子里,一片漆黑,让麻子感到有些害怕。而眼睛适应了黑夜后,看清了身旁,还躺着人,让麻子克服了恐惧。而凭着感觉,她知道身旁躺着的是个女孩子,是一头长发,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子。女孩子的头,就蜷缩在他的脖子里,那呼吸的气息,挠得他的脖子痒,才把他惊醒。

麻子的心里,忽然就咚咚的跳起来,一种燥热的感觉,瞬间涌遍全身。也不再害怕,而且睡意全无。他的脑子里,瞬间就想到了那些比他大的小伙子说的和女人做那事的感觉。那脑子里想象的感觉,让麻子无法控制自己,心里像火一样的烧,脑袋开始变得大,他无法控制自己,手就一点点的往女孩子身上凑去。女孩子似醒未醒的感觉,但是,麻子却能感受到,女孩子能感觉到他的举动,女孩子的身体,轻微的动了一下之后,而是变得顺应,那呼吸也越发的急促了,麻子就大了胆子,把手伸到他从那些小伙子嘴里听说的,女孩子的隐秘的地方,开始抚摸女孩子。麻子抚摸到了山峰一样的地方,是那样的柔软,像活泼的小兔子,也抚摸到了那让他感到神秘的地方,像杂草丛生的荒野,草丛中,有潺潺的溪流。

女孩子呼吸越发急促,麻子能感受到女孩子的心跳。麻子也呼吸急促,心跳的不能自己。

就在这屋子的黑暗里,麻子在女孩子的身上,体味到了那些小伙子所说的和那人之间做那事的感觉。虽然,有激动,有想象,但是,当体验了之后,只让麻子感到累,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神秘,那样的感觉,反而只感到累,还有些失落。

天微亮的时候,女孩子就起身离开了,麻子看到了女孩子,一头长发,粉红色的衣服,瘦削的脸庞,女孩子麻子不认识,女孩子也不认识麻子,起来后,就匆匆离开。

天亮了之后,麻子就起来,没有发现女孩子的身影。而他只感到疲倦,也有一种羞涩的感觉,怕敢看到女孩子,就跟了一块的人回去了。

只是,当几天后,那种疲倦的感觉消失了,而再回忆那样的夜晚,和女孩子之间的事情,麻子却感到是在梦里,是那样的让人激动,美好。如果不是经历,麻子真的感觉到是在梦里。女孩子那鼻息,身体上散发的淡淡的香味,都让麻子沉醉。

麻子就相信了那些比他大的小伙子,说和女人之间那事时的神秘,激动。麻子也难怪,那些小伙子,说起女人来时,是那么的激动与兴奋。

麻子就又想女人了。

但是,坐夜的夜里,偶然让他体味了女人的女孩子,他不认识,也不知道去了何方。麻子就像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一样。

麻子的心里,就回忆着和女孩子的那个夜晚,也边想着女人,想着能再和女人好。

麻子在村庄人的心中的印象,就是机灵,勤快,谁喊都能喊得动,跟了人一块去玩,或者被指派着做些什么,深得村庄人的喜欢。而麻子在渐渐长大,懂的了各种的事情,尤其是男女的事情,在被一些女人喊了去做什么,或者单独和女人在一块的时候,麻子的心里,就不再像曾经的纯净,而是控制不住冲动,于是,就说着一些挑逗的话语,而在挑逗里,麻子也学会了察言观色,对那些对他的挑逗,没有举动的人,麻子知道这都是正派的女人,有些迎合了麻子言语的人,就让麻子感到,是能达到他内心渴望的人。而这些女人,也渐渐的知道,麻子不是曾经的麻子,麻子不再是纯洁的小孩子,麻子是个大孩子,是个男人了。

于是,对麻子的语言,心里默契了,也迎合了麻子内心的意思的人,麻子就进行了行动上的挑逗,抚摸女人,最终,麻子就在村庄里,和一些女孩子,和女人,在僻静的地方,又体验了女人的滋味,那是在获得时,激动,瞬间的奇妙的感觉过后,无比的疲乏,然后觉得平淡,无味,而在过后,在疲倦的感觉消失,心里涌上回忆的时候,却觉得那一刻,是多么的激动,幸福,让人像在梦里,瞬间变成了神仙,在空中飘荡的感觉,于是,麻子对那人,又充满了渴望。

村庄里的女人,麻子都认识,而和他们曾经有了瞬间的美妙感觉之后,再有了机会,在一块的时候,麻子就更多了放肆,带着冲动,直奔他想要的而去。

麻子在村庄女人的心里,虽然是一个听话的,机灵的人,但是,却不再是纯净的,人,而是一个早熟的,什么都懂得了的男孩子了。一些人的心里,就把麻子当成了男人,防备着麻子,不再像当初一样对他,有的女人的心里,却记着和麻子那精彩的瞬间,享受在麻子激动慌乱之后的瞬间美好的感觉。

不再想女人的时候,麻子依旧爱跟了人去玩,那是跟了喊他的人一块去山上挖药材,弄木头。那是跟了人去放牛放羊,那是跟了人去,看人打牌,喝酒,然后,也讨得一根烟抽,一杯酒喝。只是,在一块的时候,当有人在聊到女人,说到和女人做那事的滋味时,麻子的心里虽然冲动,但是,却不再像当初一样的感到神秘,有无尽的遐想。那些人就问麻子,见过女人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没有。麻子只是笑,心里咚咚的跳,什么都不回答。麻子以他的沉默,回避着问他的人,害怕他们看出他内心的秘密。见麻子不说,他们就笑笑的对麻子说,那地方毛都怕没有长过几根,里边怕没有东西,怕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吧!于是,就不再问麻子,麻子就在心里傻笑。

而在身体里,有了冲动,脑子里,特的想女人的时候,麻子就抓住那些特别的机会,偷偷的,在一些僻静的地方,与那些能好的那人好,获得瞬间他渴望的感觉。

而再麻子再长大了一些的时候,麻子的心里,忽然对村庄里,一个女孩子有了很特别的感觉。麻子一天,总是特别的想见女孩子,而见了女孩子之后,心里就跳的厉害,也总是感到特别的羞涩,胆怯,而没有和那些女人在一块时的大胆,放浪。麻子喜欢女孩子的长长的头发,明亮而乌黑的眼睛,喜欢女孩子的嘴巴,喜欢女孩子的笑容,就连女孩子说话的声音,走路的模样,麻子都喜欢。麻子感到,女孩子就像他心里梦想的神仙一样。而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曾经和其他女人在一块时,所获得的感觉,都显得那么的丑陋,而没有味道。和女孩子在一块的时候,麻子的心里,没有冲动,欲望,而是有一种,在没有和女人好过时,对女人的那种想象,冲动。

麻子总是找了借口,去女孩子家。女孩子对麻子也挺热情,给麻子搬凳子坐,给麻子倒水喝。麻子的心里,就有了撒满了阳光般的温暖,很是害羞,不敢直面看女孩子,偷偷的看女孩子,喝她倒给他的水,感到温热水有甜甜的味道。

和女孩子在一块,麻子不说那些挑逗的,粗俗的话语,也不做那些下流的举动,心里只有那美好的感觉,而没有任何的邪念,欲望。

麻子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麻子知道,他的心里,有了爱,他爱上女孩子了。

面对和女人肉体上的感觉,麻子才感觉到,这纯净的爱,原来是那么的般的美好,而持久。

只是,麻子在女孩子那获得感觉,没有持久多久,女孩子就对他冷淡了,去了家里,也不理他了。不看他,也不给他笑容,而是躲避着他了。而女孩子的父亲,就凶狠的看着麻子,对麻子说,以后少来我家,别打我女儿的注意,你是一个坏孩子,小小的年龄,什么不做。你家里,也就是那么一个模样,我女儿也不会嫁给你的。

麻子的心里立刻明白了女孩子的冷淡,心里特别的灰暗,痛苦。在这痛苦里,他好恨自己,不该过早的跟了那些大他的男孩子玩,抽烟,喝酒,打牌什么都学会了,而且,还学会了和女人之间的放浪,虽然,在做的时候,能获得一时的快乐,也自认为是在偷偷的幽僻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所做的事情,无形中,让人知道了。

麻子感到,在村庄里,虽然他的机灵,随和得到人的喜欢,但是,他抽烟,喝酒,打牌,和女人偷偷的好,在村庄人的心里,他是个坏孩子,无论怎样改变,都难以改变形象了。尤其是难以再得到他心里特别爱的女孩子,和她家人的喜欢了。在不懂爱的时候,放浪了,而在懂得爱的时候,爱情远去。

麻子的心里,立刻感到了痛苦后的无望,呆在村庄里,就像坠入到深渊里一样。

于是,在有人喊他一块出去找活干的时候,麻子就想跟了人去。是想忘却了获得不了喜欢的女孩子的爱情的痛苦。父亲和母亲,见他在家里,也做不了什么,也不忍心让他做什么,一直只让他帮闲,没有做什么,现在虽然长大了,能做什么了,怕也懒得做,做不了,他想做什么了,就去做什么吧!孩子长大了,他们也管不了他,由他了,只是,叮嘱出去,不要学坏,不要做违法乱纪,不安全的事情,挣不挣钱无所谓,到时人能好好的回来就行。

麻子就跟了村庄里的人一块,去了家乡村庄之外的地方打工去了。

麻子跟了人一块出去,开始在建筑工地干活,干了几天,麻子干不了。又另外找了活儿干,是在酒店当服务生,虽然工资没有在工地上的高,但是,活儿轻松,没有工地上累,而且,穿的都是统一发的制服,不像在工地上流血流汗的,灰尘把人糊弄的像鬼,而是干净,体面,再加上许多年轻的人在一块干活,让麻子比较喜欢这样的活儿。

尤其是一天的活儿结束了之后,跟了一块儿干活的出去玩,去酒楼里喝酒,喝醉了之后,就去那些娱乐的场所。麻子在这些场所,算是开了眼界,见识了光怪陆离,也见识了纸醉金迷。在闪烁的灯光下,尽情的喝酒,然后,和那些衣着暴露的女子在灯光下扭动着身躯,跳舞。麻子开始有些紧张,也不怎么会,但是,在酒精的刺激下,在一块人的蛊惑下,就大了胆子,虽然不会跳,就在灯光下,和那些穿着暴露的女孩子乱扭,只图扭动的刺激,谁也不会注意到谁扭的好看或者不好看,扭着,扭着,就和那些放浪的女孩子,纠缠在了一块,迷迷糊糊的,就被两个女孩子架着,到了后边幽暗的屋子里,然后,就和这女子交融在一块了。麻子还有些羞涩,但是,这些女孩子,比他还大胆,放浪,也脱的一丝不挂,和麻子交融在一块,在这些女孩子身上,让麻子体味到了不同的感受,获得了刺激。

在走出这些场所的时候,麻子感到身子像纸一样的轻飘,脑袋也晕沉沉的。耳朵里,只有震天的音乐,和女孩子放浪的声音。脑海里,满是那赤裸的情景。

从一块的人的口中,麻子知道了,那些女孩子叫小姐。在家乡他只听说过,现在见识了,是如此的放浪,在放浪中,让他获得了刺激,和不同的感受。在这感受里,他曾经好过的女人,在心里就淡了,模糊了。而就连他喜欢的,让他痛苦的女孩子,也在心里模糊了,淡了下去。觉得,在这城市里,只要有钱,在这样的场所里,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想怎样玩都可以。而父亲让他出来,是想想让他找到活干,锻炼他,也没有指望他把钱带回去,所以,只要挣了钱,自己够花就可以。于是,麻子就有了更加放浪的自由。加上一块干活的人的带领下,麻子很快见识了许多他听说过,而没有见识过的事情。麻子在村庄里,吃喝嫖赌,什么都学会了,到了这陌生的城市里,融入到了这样的生活里,他就像鱼儿得水,越发的放荡了起来,而且,在这样的地方,没有人注视他,谈论他,他想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而把内心深处的野性,彻底的释放出来。

麻子在城市里,这样放浪的生活了一些日子,直到有一天,感到麻木了,疲倦了。就在这样的放浪里,在女人赤裸,放荡之中,再也找不到那样刺激的感觉了时,麻子就感到心里和身体一样空落了,很是想念家乡。而和家里联系上后,父亲也让他回去,说家里遇到了好的事情,不要他在外边打工了。

麻子不知道什么好事情,辞别了城市,匆匆的回去。

回到家乡,见到家乡的山,水,和家乡熟悉的人,才感到是那么的亲切,踏实。

回去后,麻子才知道,他家里将要发一笔横财了。有外地的客商,看上了村庄的地方,要开发村庄,把他家的土地,房子都征用了,给修新房子,还要补偿不少的钱。麻子将有新房子住,也有花不完的钱了,就不用这样辛苦。而且,有了新房子,有了这么些钱,如果他看上了那个女孩子,娶媳妇,都是不用发愁的事情。

虽然在外边打工时的放纵中,让麻子忘却了心里没有获得心爱的女孩子的爱,而获得了一时的放纵时的快乐,但是,真正的回到家乡的时候,心里才发现,其他的那些女人,在心里都淡了,只有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在心里依旧那么的沉重。他喜欢他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梳着小辫子,明亮乌黑的眼睛,那么有神,鼻子端直,嘴巴小巧,笑的样子,就像盛开的花儿。说话的声音,就像唱歌一样动听,走路的样子,也特别的优美。麻子发现,他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女孩子,依旧爱着他。

但是,他从别人的嘴里知道,这女孩子跟了人出去了。麻子就想到了他在城市里的生活,想到了那些女孩子,知道再清纯的女孩子,去到了城市里,经不住诱惑,就会变得放荡,而再没有曾经的清纯。麻子的心里,就对这女孩子失望了。

就在这时,他曾经去坐夜的那户人家,给逝去的人做事,麻子就跟了村庄的人去玩。而无意中,麻子见到了那个女孩子,让他品尝到了女人滋味的女孩子。麻子的心里,瞬间咚咚的跳起来,全身涌动着热流,人很激动,害羞,不敢看女孩子。而女孩子也像她一样害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看他。人也一样的激动。麻子的心里,忽然那么清晰的涌上那个夜晚的情景,那份紧张,好奇,女孩子粗重的呼吸,给了他那样美好的感受。麻子心里的感受,和女孩子心里此时的感受一样。

麻子和女孩子就认识了。虽然都很羞涩,也不敢提到那个夜晚,但是,心里是默契的,激动的。

麻子就和女孩子说到了爱,女孩子在羞涩中,默许了麻子。

麻子就托人去女孩子家提亲。麻子家这地方,是好地方了,麻子家有新房子住,有许多的钱了,女孩子的家人,说只要他们愿意,他们没有意见。

在按照风俗,经历了一些过程,最终,女孩子就成了麻子的女人。

这时,麻子家也有了新房子,也买了小车,麻子是开着小车,去迎娶女孩子的。

这天,麻子的心里,特别的激动,觉得,他和女孩子是有缘分的,女孩子,才是他真正的女人。只是,想着后来的放荡,放纵,麻子在心里觉得对不起女人。只是,他想,既然有缘和女人走到一块,在将来,只要女人和他好好的过,他会用心对待女人的,和女人恩爱一辈子。

经历了懵懂的成长,学了一些坏毛病。而经历了一些放荡,和放纵,麻子才感到,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爱自己,自己也爱的女人,在一块好好的过日子,改掉身上的怀毛病,把日子在平静中过下去,才是最幸福而美好的。

 

2014-9-12日草毕

 

故事纯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