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张老师  

2014-10-13 18:32:3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老师

 

和同事在一块闲谈的时候,我谈到了自己,大概因为个性要强,心直口快,眼睛里容不得许多的事情,于是,就得罪了许多的人,逃不到单位和上边的喜欢,工作总是就像打游击,或者乞丐一样漂泊着。而纵然自己认为才华横溢,但是,职称级别是最低的。纵然满是才华,一腔热情,但是,当用最低级别的收入来衡量自己,立刻让人感到受了愚弄的感觉,别人把自己卖了,还乐着数钱,都屁颠个屁。

我就想到了最初的自己,青春,一腔热情,满含理想,带着激情工作,渴望得到承认。但是,越是如此,反而越是得不到好的评价,招来的是更多的批评,和不好的评价。在后来,激情伴随着青春一块儿消退了,虽然梦想,理想还在,但是,却学会了随波逐流,学会了庸俗,世俗,反而是批评少了,评价竟然也好了起来,这让我感到奇怪。

只是,渐渐的从梦想里,睁开眼睛,看到了世俗,庸俗,和现实后,对工作来说,梦想,和理想都没有了,心里一片苍白,感到是受到了愚弄和欺骗的感觉。就像那监工的,不停的对自己说,要好好干活,活干好了,笼里还有馍馍吃。于是,想着那白面的馍馍,就下了死力气去干,而在干完了活,兴奋的回去吃馍馍时,才发现那馍馍早就被别的人吃了。于是,在被欺骗,愚弄了之后,忽然明白,这是个被人为笼罩了光环的职业,是被人为看做高尚,清纯的行道。只是,当清楚了之后,也才明白,这个行业里的人,这个行道,都在社会之中,现实如此,社会如此,也别指望这个行业的人多么的高尚,纯洁,这个行道,多么的高雅,洁净。其实,就像皇帝的新装,当揭开那笼罩的光环,裸露在阳光下时,现实的人有多么世俗,这个行道的人就有多么世俗,现实有多么丑陋这个行道,也一样有多么肮脏,丑陋。其实,抛开了所谓的理想,道德,让人回归到动物的本质,人和动物一样,都是趋利的,俗话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行道,和行道里的人所做的一切,莫不过与此,与别人高尚不到哪去。

我时常爱回到村里去,回到村里,当我看到村里人,一些人为了一些利益,而在争斗,吵闹,打架时,我开始是轻蔑,觉得村里人素质低,没有觉悟。当我反观我自己的行道,素质高,觉悟高的人,级别待遇就最低,但凡什么好事,都轮不到自己。这不就入村里一样,但凡老实人,可怜人,就什么好处都没有,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在地里扒拉一点吃一点。我不就是如此吗?

于是,我开始懈怠,反抗,本想要儒雅的我,学会了爆粗口骂人。于是,就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好处,反而招来更多的排挤,和灾祸。于是,在这个行道里,就成了一个猪屎一样的人,就成了一个没有人要,没有人待见的人。

我忽然就想到了张老师。

这是我的一个老同行。对他年轻的时候怎样过来的,我不清楚。我所清楚的是,是在一个镇子上工作的时候,那时,他在一个沟儿里,去沟儿里,喝酒之后,他总爱聊一些事情,有工作的事情,对上边的人某个人,对行道里的某人,某事,尤其是领导,熟悉的比熟悉自己还熟悉。而再谈古论今,他上似乎能懂天文,下能懂历史。和他聊起了台湾,聊起了民国,聊起了文革的事情,他都如数家珍。真的佩服他渊博的学识,只是,回到单位后,我谈起来是,单位的领导不待见,把他评价的就像猪屎一样。而也见过一次,他来中心校,酒喝高了之后,破口大骂的事情。那时,心里还有理想,还有雄心,青春的身体里,满是激情,想做一番事业出来,也就像单位领导一样厌恶他。

于是,无论他做了多少工作,工作做的如何,反正都不会有好的评价,而有了什么好事,自然也轮不到他。似乎,他就是一个若有如无的人。

时光匆匆,我一晃,也到了我最初见到张老师时的年龄了。而在村里工作时,与他工作的村庄不远,有幸在一块聊了些。聊起历史,他依旧那么熟悉,只是,在聊起某些人,某些事情事,他再不愿意多说了。我知道,他马上就要退休了,不说,是看透,看开,不愿意谈说,谈论了。反正改变不了现实,就改变自己,谈论那些不值得的人和事情,是对自己的贬低。他的职称和级别都很低,而再谈到职称的问题,他看的更开,觉得不就是几个钱的事情,与才华,和能力没有一点儿关系。而他在镇上房子有了,儿女也安顿的好了,到了这个年纪,只要身体好,钱多,钱少不都一样。我看过张老师写的字,我想着他懂得历史,忽然觉得,这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一辈子不得志,没有受到重用,而在这个行道里最后时刻,看开后的坦然,豁达。对这个行道,这个行道里的人,和事情,他也许比我看的更开,更透彻,只是不愿意谈说了。

话说,从长辈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我忽然能想到张老师,大概,从张老师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张老师,与自己唯一的区别就是,他只说,不写,我想,如果他要写,一定能写出鸿篇巨著,能写出对现实,对这个行道,入木三分的文章来。我虽然写,但是,写了也就写了,也许,只有自己懂得,明白。

在这个行道上,到了中年,面对最低的级别,最低的收入,遇到不满时的抵抗,谩骂,于是,在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眼里,我就是猪屎一样的人了。我想,我混到退休时,怕也是级别最低,收入最低的。而任何的好处,也轮不到我。只是,轮不到那时看透,此时我就能看透,放下。只是,当遇到不平和愤懑时,却总是难以控制内心的失望,和愤怒,就像面对夜空,和满天的乌云,总是像怒吼几句。我知道我没有能力改变什么,但是,我却无法控制不表达我的愤怒。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