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继泽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书,写作,思考,散步。山村教师,写作二十余年,涉猎小说,散文,诗歌,随笔,作品以乡土体裁为主,追求清新,空灵。作品主要发表在网络,分别发表在本人新浪,网易,天涯,搜狐,凤凰博客,以及网易云阅读,,在中国移动,电信手机阅读基地有六十余部作品上架销售。如果喜欢本人文字,请百度:余继泽。或者进入相关网站搜索:余继泽。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一组  

2015-04-20 13:44:45|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这样

 

周末的时间

是属于我的

不去想工作

没有孩子叽叽喳喳的吵闹

呆在家乡的村庄

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或者躺着

就是幸福

 

村庄人

 

洋芋种了

玉米也种了

村庄四周的土地

像村庄人绣的画

期待生长出梦想的生活

在等待种子发芽

梦想生活的日子里

村庄的人空闲了下来

一些人走出村庄

去寻找更高远的梦

一些人坚守在村庄

阳光晴好的日子里

坐在场院里聊天

隐晦寒冷的日子

生燃了炉子

坐在炉子旁打牌

这样悠然闲适的生活

让人忘却了山外的世界

也让我充满了羡慕

不想离开

 

给自己放假

 

周末的时间

工作与我无关

我不想思考

也不想读书

写作

就融入村庄人的生活

听他们说着村庄里的事情

看他们打牌

和他们喝酒

就这样无忧无虑的活着

让人感到在有的时候

没有知识

而就这样活着

是那样轻松自由

这样的生活

与梦想

追求无关

只与生活有关

 

风雨中的花儿

 

温暖晴好的天气

忽悠迎来了风雨

也忽然像回到冬天般的寒冷

在村庄人家场院边

有花儿正在盛开

粉红色的桃花

白里透红的苹果花

花儿那样美丽

像也像柔弱的女子让他爱怜

可是

在寒冷和风雨中

花儿在飘落

也显得那样的可怜凄凉

让人在爱怜的同时

也感到世间美丽的东西

总是会被风雨

岁月摧残

 

周末与诗相伴

 

相伴多年的电脑

离开了我

周末的时间

回到家乡村庄小院里

相伴我的

是手机

无法像在电脑上一样

用散文抒发情思

用小说寄托梦想

我只能在手机上

用这分行的

像诗

又不像诗的文字

倾诉我的内心

在场院边静坐时

在屋子里人打麻将

我百无聊赖的躺着旁边的床上时

在手机上

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内心的感受

在悠然间流淌

这样美好的感觉

让我在村庄的寂静

单调的生活里

感受到了诗意

再看那充满绿意的群山

村庄中盛开的花儿

欢快流淌小河边的嫩绿的野柳

让我感受到了村庄田园般诗意的美丽

周末

我与村庄自然真实的生活相伴

与诗相伴

 

小黄猫

 

土墙黑瓦的房屋

大门紧闭

那位守候在老屋的老婆婆

不知道去了哪里

门墩上

蹲着一只小黄猫

小黄猫显得很柔顺

也很孤独可怜

眼神里充满期待

在等待老婆婆的回来

不知道老婆婆离开时

没有带上小黄猫

小黄猫用它对老婆婆的依恋

和忠贞

像老婆婆守候着老屋

等待她在外的儿女一样

等待老婆婆的回来

以它的柔顺

乖巧

陪伴老婆婆

老婆婆许是终于等待儿女回来

但是

却留下了小黄猫

是老婆婆的有了儿女陪伴

狠心抛弃小黄猫

还是老婆婆的儿女

他们生活的空间

容不下小黄猫的存在

小黄猫用它的柔顺

忠贞

在守候着老屋

只是

小黄猫不知道

老婆婆也许明天回来

也许

永远都不会回来

 

一对鹅夫妻

 

村庄里一家人

逮回来了两只大鹅

鹅有小孩子高

一身洁白的羽毛

红红的嘴巴

长长的脖子

走路时

高昂着头

摇摆着身子

沉稳的迈着脚步

高贵而骄傲

看着鹅时

让人感受到了鹅的高贵

 

 

这两只鹅

一只是公的

一只是母的

是一对鹅夫妻

它们走路时

紧密依偎在一块

就像一直在热恋中

让人感受到它们爱情的幸福

甜蜜

当有人

或者小猫小狗走近身旁时

那只公鹅

就嘎嘎叫着

伸长脖子

展开翅膀

用它尖利嘴巴的叮咬

翅膀的拍打

把入侵它们生活的外物击退

然后

公鹅就有了胜利的骄傲

高声叫着

迈着高傲的步伐

依偎着母鹅远去

到小河里亲密嬉戏

看着这对鹅鹅

忽然让我羡慕它们爱情的甜蜜

公鹅捍卫爱情的勇敢与伟大

 

大门紧闭

 

村庄小院里

有几家人家大门紧闭

看着那土墙黑瓦的房屋

熟悉的门扉

我的脑子里

透过紧闭的大门

仿佛看到了屋子里

那些我熟悉的人

他们有的是永远离开

长眠在村庄外山脚的角落里

只留下着老屋

是在人世间唯一的记忆

有些

是走出村庄

去村庄外的地方

寻找生活的梦想

在过年的生活才回来

或者在外边遇到风雨了回来

村庄

老屋

是他们内心的依靠归宿

过年幸福的记忆

而在平时

只要他们关闭的大门

土墙黑瓦的老屋

他们在屋里时

屋子里有他们的生活

有了人来人往的热闹

离开时

只要寂静的老屋

门前的场院

像没有人气的屋子一样空荡

脑子里

就只有他们的记忆了

无论长眠的

还是离开寻梦的

记忆都一样鲜活

是他们的容颜

他们痛苦时的悲伤

幸福时的欢笑

但是

此时

对于我

对于村庄

只有记忆

而记忆也是那样虚空

透过那紧闭的大门

仿佛能看到他们的音容笑貌

他们的生活

但是面对沉寂的老屋

紧闭的门扉

在冰冷中感到

那一切此时都抓不住

寻找不到

都是记忆

一些人一旦离开自己的生活

生者和死者给予的感受原来相同

也许只有他们在村庄里

一切才是那样真实鲜活

只是

长眠的人永远不会回来

去村庄外的人还能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